雍正刻意出版自己,吕四娘刺杀雍正皇帝之说

2019-09-02 作者:中国史   |   浏览(163)

自汉代儒学定于一尊之后,承孔孟之学的士人渐渐成为教化天下的人师。这种师道意识出自“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理想,归宿则在于儒者的天下国家之责。从宋到明,理学流布天下,成为中国文化主流,感染和影响着越来越多的读书人。与这个过程相伴的,则是儒生的士气日益高涨。西汶艺术网用儒学的理想来度量并不合乎理想的时政,一定会产生批评,而儒生的国家天下之责则成为一种动力,驱使读书人把批评发为议论。明代君主则动用廷杖来对付言路,但“血溅玉阶,肉飞金陛”之下,也出现过一个个不肯在棰楚面前低头的人。这种勇气里含有那时读书人在悬杖下的思考。满清入关之后,爱新觉罗氏成了亿万子民的人主。他们以君权的力量改变了那个时候的士气,由此产生的残酷和霸蛮,常常给人们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雍正六年,湖南人曾静投书策反岳钟琪,经穷治之后,牵出了浙江人吕留良。虽说此时吕留良已死去半个世纪,但被雍正斥为“逆物”的曾静却是他留下的著作点化出来的。所以,“曾静之谤讪,由于误听流言,而吕留良则出自胸臆,造作妖妄。是吕留良之罪大恶极,有较曾静为倍甚者也。”这种比较,说明雍正把制造思想的人看得比传播思想的人更可怕。吕留良以夷夏别满汉之日,曾说:“今欲使斯道复明,舍目前几个识字秀才,无可与言者。”他把一腔心事托付给了天下士子。雍正用满纸憎恶痛诋吕留良的人品,着眼的也是天下士子,他是借吕留良的尸骸作教具,向每个读书人昭示思想和文字出界之后带来的家破人亡。在刀锯迫视之下的思考产生出来的只能是恐惧。当恐惧汩没士气之后,读书人在趋避危险的过程中,渐渐地远离了儒学精神的义理。西汶艺术网[;

清朝入主中原以后,一些死抱“华夷之辨”的士大夫,在著作中处处表露憎恨清廷、思念明朝的思想感情。康熙时期的浙江“东海夫子”吕留良即是其中之一。湖南永兴人曾静原是县学生员,因考试劣等被革退,于是放弃举业在本地教书,失意无聊之中常杂记一些道听途说的东西,对吕留良宁可削发为僧也不赴清之荐举的事迹深为敬仰,于是在其著《知几录》、《知新录》中多有抒发愤懑的“悖逆”文字。西汶艺术网曾静还将思想付诸行动。雍正五年,曾静派学生张熙到吕留良家乡去访书。此时吕留良已过世。张熙于途中听到手握三省重兵的川陕总督岳钟琪已上书指责雍正帝。这使希望“变天”的曾静产生了将要“变天”的感觉。他决定以岳钟琪为策反对象。雍正六年,曾静与张熙商拟策反信,派张熙前往投呈。九月二十六日傍晚,张熙在陕西西安的一条大街上,拦住正乘轿回署的岳钟琪。岳钟琪接过书函,见封面所写收件人名号是“天吏元帅”,不由十分诧异,当即把投书人带进署中交巡捕看守,自己连忙拆读书函。原来,“天吏元帅”是写信人对岳钟琪的敬称,写信人自称“南海无主游民夏靓遣徒张倬上书”。信中对雍正帝极尽责骂之词;又认岳钟琪为岳飞后裔,以岳飞抗金的事迹激励岳钟琪,劝他掉转枪头指向金人的后裔满洲人,为宋、明二朝复仇。岳钟琪是雍正帝破例重用的汉大臣,早就遭到部分满洲贵族的忌恨和猜疑;但雍正帝仍对他格外信任,当然会令他感恩图报。然而,“张倬”心存警戒,无论是套供还是动用大刑,均不肯实说。次日,岳钟琪单独见“张倬”,假意与之盟誓,表示愿意聘请“夏靓”同谋举事。“张倬”信以为真,于是将实情通通说了出来。案情弄清之后,雍正帝在震惊之余,一面作朱批赞扬岳钟琪,一面传谕捉拿吕留良亲族、门生和曾静、诸“同谋”及各家亲属。雍正六年十一月,雍正帝又派刑部侍郎杭奕禄到长沙审问曾静等人。经过一番攻心战,曾静当场痛哭流涕,俯首认罪;后来又照清廷的安排写了悔罪颂圣的《归仁录》,颂扬雍正帝得位之正和勤政爱民的圣德。雍正七年,所有在押人犯被解到京师等待最后处理。成竹在胸的雍正帝得意地向宠臣田文镜、鄂尔泰说:“遇此种怪物,不得不有一番出奇料理,倾耳以听可也。”雍正帝的处理方式真可谓奇特:曾、张案件中牵涉到大量“反面材料”,其中最触目惊心的是曾静列举雍正帝谋父、逼母、游兄、屠弟、贪财、好杀、酗酒、淫色、诛忠、任侫的“十大罪状”。按理说,这类材料应该严格保密,可雍正帝却有意公开。他下令编辑两年中关于此案的《上谕》,附以曾静口供及其《归仁录》,合成《大义觉迷录》一书,让大量“反面材料”公开成书。雍正帝命免罪释放曾静、张熙,同时宣布将来继位的子孙也不得诛杀他们。理由是:岳钟琪已与张熙盟过誓,岳是股肱大臣,不能使他失信;曾静遣徒投书,使朝廷得以顺藤摸瓜,查出谤言的制造者。这样说来,曾静当“有功”。《大义觉迷录》刊印后,雍正帝下令颁发全国所有学校,命教官督促士子认真观览晓悉,玩忽者治罪;又命曾静到江宁、苏州、杭州等地,张熙到陕西各地去宣传这部奇书,为雍正帝作宣传。然而,雍正帝驾崩仅两个月,雍正十三年十月,已经继位尚未改元的乾隆帝即违背父训,公开翻案,于十二月下旨把曾静、张熙二人凌迟处死。当初雍正帝的宽容,是为了显示自己光明正大,问心无愧。而乾隆帝这样做,说明他极不赞成雍正帝对此案的处理。本来,禁毁谤书才是封建统治者的一贯立场与方法。<

雍正十三年八月,雍正帝前往圆明园居住避暑,但住了没多久便患病,八月二十一仍然可以照常办事,但是等到二十三号子时突然驾崩。雍正突然暴毙,死因众说纷纭,直到现在还存在争议。雍正虽然走得很及时,但还是留下了遗言,除了对于死后人事进行了安排外,雍正还立下了一条十分特别的遗言,善待曾静,当时乾隆满口答应,但是等到登基之后却立马下令将曾静凌迟处死。曾静是什么人,为何清朝两代帝王对他态度截然不同。

雍正皇帝无疑是清朝历史上争议最大,留下疑案最多的皇帝,除了众说纷纭的继位之谜,他的死亡之谜也同样备受关注。据记载,雍正十三年,阴历八月二十三日凌晨,雍正皇帝胤禛突然暴死于圆明园中,雍正帝平时身体十分健康,用不是年老衰亡,怎么会突然死亡呢?

图片 1

在关于雍正皇帝之死的各种传说中,以吕四娘刺杀雍正帝的说法流传最广。那么吕四娘为什么要刺杀雍正呢?事情是这样的:雍正流年秋天,读书人曾静派自己的学生张熙,给当时的川陕总督、清军名将岳钟琪送了一封策反信,这封信的内容充斥着大量的反清思想,信中还列举了一些关于雍正帝弑父篡位、杀兄屠弟的种种罪行,鼓动身为岳飞后人的岳钟琪,为了民族大义,起兵推翻满人的统治,恢复汉人的天下。岳钟琪见信中全是一些大逆不道之词,于是马上派人将张熙拘禁,经过一番审讯,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曾静出生于湖南永兴县,是一名普通士子,和普通士子一样十年寒窗苦读,期待一朝中第光耀门庭。曾静应试靖州的时候,无意间读到隐士吕留良的文章,里面夷夏之防理论令曾静十分感兴趣。于是他托人前往浙江吕家求书,吕留良病逝不久他的儿子便把父亲遗留著作书信全部交给了曾静。

原来曾静是湖南永兴县的一个读书人,年轻时曾应试入学,中过秀才,后来连试不中,于是开始安心耕读生涯,他还收了两个徒弟,分别叫张熙、廖易。后来由于生活变得穷困潦倒,他开始愤世嫉俗,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吕留良的书,愈加滋生了推翻满人的统治,光复汉人天下的想法。岳钟琪将张熙的口供如实上奏雍正皇帝。雍正帝大怒,他认为吕留良这种反满思想的传播,对清朝的统治极为不利,必须加以惩处。

吕留良作为明末清初隐士,颇有才学,但是却主张倡导反清复明。曾静看过吕留良的著作之后,受其影响越发相信不为满清效命的想法,并且和吕留良弟子严鸿逵和沈在宽成为密友,三人常常一起商量反清复明之事。

雍正八年,吕留良和他的长子吕葆中被开馆戮尸,斩首示众,吕留良次子吕毅中被斩立决,吕留良的其他家人都被流放到宁古塔给披甲人为奴隶,吕留良所著的文集、诗集日记全被被烧毁。此案还株连甚广,其他刊印、收藏吕留良著作的相关人等,也都分别被判以斩监侯、流放、杖责,下场都极为凄惨,吕留良一案死难者共达100余人,是雍正朝一起极为残酷的文字狱,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就因为这件事,雍正帝死后不久社会上便流传开了吕四娘刺杀雍正之说。

图片 2

图片 3

恰逢雍正皇帝即位,大肆报复九子夺嫡中其他皇子,八皇子胤禩被软禁,他的党羽都被发配至广西,经过湖南的时候,宣扬雍正阴谋夺位的说法。曾静听说之后,奋笔疾书写下一封书信,列举雍正皇帝种种罪状,派人给手握重兵的川陕总督岳钟琪,希望他能够举兵反清。

岳仲琪收到信件之后,立马上书雍正皇帝,雍正皇帝大怒,派人逮捕曾静和其党羽,亲自审问,但是令人意外的是,雍正认为:”曾静乃是乡野迂妄之辈不足为惧“,随后便将曾静和他的党羽无罪释放。

图片 4

由此开始雍正开始大兴文字狱,不仅将吕留良著作全部焚毁,还将吕留良子孙后代发配宁古塔,挖出吕留良尸体当中斩首,众多人首次牵连身亡。而为了表示自己的大度,雍正并未对曾静下手,而且在临终的时候还特意交代乾隆善待曾静。

乾隆登基之后,并未听雍正的遗言,下令逮捕曾静,判处他诽谤先帝的罪名,党羽一众都处以凌迟的刑罚。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雍正刻意出版自己,吕四娘刺杀雍正皇帝之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