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歼仇,咱们别说白天

2019-08-27 作者:中国史   |   浏览(175)

有一群乌鸦和一群猫头鹰结下了怒仇。它们经常互相攻击、残害对方。 乌鸦知道猫头鹰白天眼睛看不见东西,就在天亮时冲进猫头鹰群中,啄死猫头鹰,吃它们的肉。 猫头鹰知道乌鸦一到夜间便什么也看不见,到了晚上,便去啄食乌鸦,开膛破肚,吃它们的肉。就这样,这两群鸟,不分昼夜,冤冤相报,无有止境。 一天,乌鸦群中有一只颇聪明的鸟,对众乌鸦说:“我们和猫头鹰已结下了深深的怨恨,不能和解。最后,不是我们消灭了它们,就是它们杀光了我们,不可能共同生存。我们该想个办法来消灭这群猫头鹰,然后我们才能快乐地生活。否则的话,说不定我们会被它们吃光的。” 众乌鸦觉得它的话很有道理,可是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便问那只聪明的乌鸦说:“你说得很对,但是有什么好办法,能帮助我们消灭仇敌呢?” 这只聪明的乌鸦说:“你们大家一起来啄我,拔掉我的羽毛,啄破我的头,我便有一个办法,去消灭敌人。” 众乌鸦听了,一哄而上。有的啄它的头,有的拔它的羽毛……一会儿功夫,这只乌鸦便头破羽落,形容憔悴。 这只乌鸦独自飞到猫头鹰的巢穴外面,声声悲伤地哀鸣。猫头鹰听到乌鸦的叫声,都从巢穴中出来,它们看到那只可怜的乌鸦,一只猫头鹰便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头破血流,羽毛也快掉光了。我们本是仇敌,你为什么到我们这来?你叫得这么凄惨,是不是有话要说?” 乌鸦声泪俱下,音调悲切地对猫头鹰说:“我没法活下去了,乌鸦们都恨透了我,它们一见到我就攻击我。为了躲避仇人,我只好逃了出来。现在,我无处安身,想来投奔你们。” 那只问话的猫头鹰看这只乌鸦的样子实在可怜,便想把它收留下来。其它的猫头鹰见状,提醒它说:“乌鸦是我们的仇敌,你怎么能随便收留它,做帮助仇敌的事呢?你可要小心啊!” 那只猫头鹰回答说:“它是遇到了困难,才来投奔我们。它现在孤单一身,还能伤害咱们吗?” 于是,那只猫头鹰便收留下了这只乌鸦,每天给乌鸦一些剩肉吃。过了一段时间,乌鸦的伤渐渐好了,羽毛也长丰满了。它每天装作生活得很高兴,但内心却在悄悄地打着主意。 一天,乌鸦从外面衔来一些干树枝和一些干草,放在猫头鹰的巢里。猫头鹰见了不解地问:“你衔这些干草和树枝来干什么?”乌鸦回答说:“你对我这么好,我要报答你的恩情。我看你的巢穴里全是冰冷的石头,冬天就要到了,我衔些草和树枝来抵御风寒。” 猫头鹰以为乌鸦真是这样想的,便没有说什么。 一天,寒风猛烈地刮着,天下起了大雪,猫头鹰们全都钻进了巢穴里,躲避风雪。乌鸦一看机会来了,高兴极了。 乌鸦从牧牛人那里衔来火种,点着了猫头鹰的巢穴,猫头鹰被烧得在巢穴中乱撞乱冲,可是眼睛看不见东西,怎么也飞不出去。最后全被烧死了。天神们知道了这事,说道:“所有的人都不能轻易相信自己的敌人啊!”

从前,有一群乌鸦和一群猫头鹰,生活在同一座森林中,两群鸟结了怨仇。 乌鸦知道猫头鹰白天看不见东西,于是每到白天就杀进猫头鹰的巢中,啄杀猫头鹰,吃它们的肉。 猫头鹰知道乌鸦夜里看不见东西,于是每到夜里就杀进乌鸦的窝里,啄杀乌鸦,剖腹开肠,吃它们的肉。 两群鸟你杀我、我杀你,互不相让,怨仇越结越深。这边怕白天,那方怕黑夜,整天胆颤心惊的,谁也不得安宁。 有一只乌鸦特别聪明,它对其他乌鸦说:“我们与猫头鹰的怨仇,是无法纾解的了,双方不共戴天,势不两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们只有想办法彻底消灭它们,才能安心地过太平日子。否则的话,它们身强力壮,终有一天,我们会被它们全部杀光。” 乌鸦们说:“事情的确像你所说的那样,那么你到底有什么好办法,能消灭那伙可恶的仇敌呢?” 那只乌鸦说:“你们都过来啄我,把我的羽毛啄光,把我的头啄破,我就有办法消灭这些猫头鹰。” 乌鸦们就依照它的吩咐,统统拥上来啄它,把它啄得遍体鳞伤,浑身的羽毛也被啄个精光。 这只乌鸦挣扎着来到猫头鹰的巢外,假装悲伤地痛哭起来。 一只猫头鹰听到哭声,就探出头来,看见乌鸦那副狼狈相,便好珍地问:“你是怎么弄成这副模样的?你为什么哭着到我们这儿来?” 乌鸦回答说:“我劝乌鸦们说:‘猫头鹰身强力壮,我们根本打不过它们,干脆投降了吧!’它们就生气了,把我啄得遍体鳞伤,还把我赶了出来,并说下次再看见我,非杀了我不可。我现在无家可归,又怕它们追杀我,所以来投靠你们,希望你们能收留我。” 这只猫头鹰见它说得挺可怜的,就想收留它。 但其他猫头鹰都说:“这是我们的冤家对头,不能亲近。 要是收留了它,就等于帮助我们的敌人。” 想收留乌鸦的那只猫头鹰说:“它是为了说服其他乌鸦投降我们,遭到反对,才落到今天这种地步的。它现在来投靠我们,我们怎么能不收留它呢?再说,不就是一只小小的乌鸦嘛!即使它有什么坏心眼,量它孤单单的,也起不了什么风,作不了什么浪!”其他猫头鹰听它说得有理,就不再反对。 于是那只乌鸦便被收留下来,猫头鹰们每天觅食回来,都会把吃剩的肉送给它吃。 日子一天天过去,乌鸦身上的伤全好了,羽毛也重新生长出来。乌鸦装出非常感谢的样子,每天欢天喜地的。 过了些日子,它便经常飞出去,衔一些树枝、干草什么的回巢中来。 猫头鹰们问它:“你叼这些东西回来干什么?” 乌鸦回答说:“我们这个窝在山洞里,四周全是冷石头,到冬天寒风吹过来,多冷啊!我叼些树枝、干草回来,到时候可以挡风御寒。” 猫头鹰们听了挺高兴的,都不再吭声,也不再阻挡它。 过了些日子,乌鸦又说:“为了报恩,我愿意为你们效劳,希望你们让我看守洞口,我保证不让任何别的鸟进来。” 猫头鹰也答应了。 冬天来了,狂风怒号,雪片纷飞,天气一天比一天冷。猫头鹰们纷纷飞回洞中,挤成一堆取暖。 乌鸦看机会来了,就用干草塞住洞口,飞到牧牛人那儿,衔来一点火种,把干草点着。火苗就着风势,呼呼地烧起来,洞里塞满了干树枝、干草,火越烧越旺,洞里的猫头鹰全被烧死了。

乌鸦歼仇

  小幽灵和瑞典大将军托斯顿·托斯顿森的故事讲完了。两个朋友在树权上默默坐了一阵子,又往山谷里眺望:望月光皎洁的河面,望猫头鹰市的塔楼和房顶,以及房顶的风向标和烟囱,还有山墙和挑楼。他们清点和欣赏着那为数不多的亮到深夜的灯光。灯一盏接着一盏地熄灭了:这里一盏一那里又一盏。猫头鹰岩古堡上的小幽灵发出了一声长叹。  

乌鸦歼仇 从前,有一群乌鸦和一群猫头鹰,生活在同一座森林中,两群鸟结了怨仇。 乌鸦知道猫头鹰白天看不见东西,于是每到白天就杀进猫头鹰的巢中,啄杀猫头鹰,吃它们的肉。 猫头鹰知道乌鸦夜里看不见东西,于是每到夜里就杀进乌鸦的窝里,啄杀乌鸦,剖腹开肠,吃它们的肉。 两群鸟你杀我、我杀你,互不相让,怨仇越结越深。这边怕白天,那方怕黑夜,整天胆颤心惊的,谁也不得安宁。 有一只乌鸦特别聪明,它对其他乌鸦说:“我们与猫头鹰的怨仇,是无法纾解的了,双方不共戴天,势不两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们只有想办法彻底消灭它们,才能安心地过太平日子。否则的话,它们身强力壮,终有一天,我们会被它们全部杀光。” 乌鸦们说:“事情的确像你所说的那样,那么你到底有什么好办法,能消灭那伙可恶的仇敌呢?” 那只乌鸦说:“你们都过来啄我,把我的羽毛啄光,把我的头啄破,我就有办法消灭这些猫头鹰。” 乌鸦们就依照它的吩咐,统统拥上来啄它,把它啄得遍体鳞伤,浑身的羽毛也被啄个精光。 这只乌鸦挣扎着来到猫头鹰的巢外,假装悲伤地痛哭起来。 一只猫头鹰听到哭声,就探出头来,看见乌鸦那副狼狈相,便好珍地问:“你是怎么弄成这副模样的?你为什么哭着到我们这儿来?” 乌鸦回答说:“我劝乌鸦们说:‘猫头鹰身强力壮,我们根本打不过它们,干脆投降了吧!’它们就生气了,把我啄得遍体鳞伤,还把我赶了出来,并说下次再看见我,非杀了我不可。我现在无家可归,又怕它们追杀我,所以来投靠你们,希望你们能收留我。” 这只猫头鹰见它说得挺可怜的,就想收留它。 但其他猫头鹰都说:“这是我们的冤家对头,不能亲近。 要是收留了它,就等于帮助我们的敌人。” 想收留乌鸦的那只猫头鹰说:“它是为了说服其他乌鸦投降我们,遭到反对,才落到今天这种地步的。它现在来投靠我们,我们怎么能不收留它呢?再说,不就是一只小小的乌鸦嘛!即使它有什么坏心眼,量它孤单单的,也起不了什么风,作不了什么浪!”其他猫头鹰听它说得有理,就不再反对。 于是那只乌鸦便被收留下来,猫头鹰们每天觅食回来,都会把吃剩的肉送给它吃。 日子一天天过去,乌鸦身上的伤全好了,羽毛也重新生长出来。乌鸦装出非常感谢的样子,每天欢天喜地的。 过了些日子,它便经常飞出去,衔一些树枝、干草什么的回巢中来。 猫头鹰们问它:“你叼这些东西回来干什么?” 乌鸦回答说:“我们这个窝在山洞里,四周全是冷石头,到冬天寒风吹过来,多冷啊!我叼些树枝、干草回来,到时候可以挡风御寒。” 猫头鹰们听了挺高兴的,都不再吭声,也不再阻挡它。 过了些日子,乌鸦又说:“为了报恩,我愿意为你们效劳,希望你们让我看守洞口,我保证不让任何别的鸟进来。” 猫头鹰也答应了。 冬天来了,狂风怒号,雪片纷飞,天气一天比一天冷。猫头鹰们纷纷飞回洞中,挤成一堆取暖。 乌鸦看机会来了,就用干草塞住洞口,飞到牧牛人那儿,衔来一点火种,把干草点着。火苗就着风势,呼呼地烧起来,洞里塞满了干树枝、干草,火越烧越旺,洞里的猫头鹰全被烧死了。

  “可惜,”他说,“我只能在夜间看到这条河和这个小城,只能在月光底下,从来不是在白天!”  

据《杂宝藏经》卷十《乌鸦报怨缘》改编。参见《大正藏》第四卷第498页。

  乌乎轻蔑地哼了一声。  

  “咱们别说白天,”他恳求道,“我一听到这个词就眼睛痛!我觉得月光已经够亮了,再亮我可不喜欢!”  

  “尽管如此,”小幽灵说,“但我还是想在白天看看这个世界,哪怕就一次!只是为了知道其中的差别。我可以想像,这对我很有教益……令人激动……”  

  “呸!”乌乎发怒了,“您作为明白事理的小幽灵,怎么会产生这样奇怪的愿望?!请相信我,亲爱的朋友──我曾经有一次白天出去过,光是那一次就永远够了!”  

  小幽灵注意地倾听着。金沙澳门官网,  

  “这事我一点也不知道,您得给我讲讲,舒乎先生!最好是现在就讲!”  

  乌乎展开他的羽毛,竖起耳朵,抖了抖身子。他似乎觉得把这个故事说出来很不容易。  

  “那是在我年轻的时候,”他开始说,“当时,我偶尔会飞到比猫头鹰岩的四周更远的地方去,有时是为了捕食,有时是出于好奇。一次,我看错了时间──您猜怎么着:我突然发觉,天快要亮了!喏,我可以告诉您,那时我离猫头鹰岩至少还有七里路!我在日出之前是不是还能赶回来呢?我飞啊飞,奋力飞,可是太阳比我更快。飞到半路上,它就突然袭击了我。我不得不马上闭起眼睛,因为它那耀眼的光芒使得我眼花纷乱……您可知道,两眼一抹黑,什么也看不见,那么飞该是什么滋味?”  

  “我大体上想像得出。”小幽灵说。  

  “噢,不!”乌乎·舒乎叫道,“若是没有亲身经历过,谁也想像不出!您可以相信我,那真是可怕极了。但是,最最可怕的事儿还在后头呢!”  

  乌乎·舒乎说到这个地方认为应当休息一下,首先是要清清嗓子,其次也为了让气氛更紧张。小幽灵在橡树枝权上不安地动来动去。  

  “最最可怕的事儿是什么?”他问。  

  “是乌鸦。”乌乎·舒乎说,“我忽然听到乌鸦叫。大概是一大群,有三十至四十只这种讨厌的家伙。这些无赖发现了我,发觉我眼睛看不见,束手无策,于是就扑过来,围着我乱飞,紧挨着我,往我耳朵里灌最可恶的咒骂。这样还不够,有一只乌鸦更放肆,在飞过时竟然用他的喙啄我。我无法反抗。别的鸟鸦看出了这点

──他们也向我扑过来,又啄又抓。我当时以为我马上就要完蛋了。确实可怕极了,亲爱的朋友,简直像到了地狱!尽管如此,但我还是挣扎着飞回了家。我到底是怎么做到这点的,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半死不活地回到了我的洞里。回到这里,我才安全了,不再受乌鸦欺负了。可是,您千万别问我当时的惨状!真是惨极了,糟糕极了,亲爱的!”  

  乌乎拍了拍翅膀,就好像他要甩掉对那个不幸早晨的回忆似的。  

  “因此,”他结束了他的故事,“我发誓,将来永远要当心,白天要留在家里。我们是夜猫子,不适合白天,您也不行,尊敬的朋友,您尤其不行!”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乌鸦歼仇,咱们别说白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