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如何打通屏障,纪录片未来路

2019-08-21 作者:中国史   |   浏览(110)

孤山是杭州西湖边的一个小景区,当浙江卫视总编室副主任、纪录片导演许继峰将镜头对准它时,从没指望靠它引发一场围观奇迹。

        新媒体竞争、观众老化,是全球纪录片面临的共同问题。未来的纪录片之路到底怎么走?这个问题不仅困扰着中国的纪录片人,也困扰着世界上一些老牌的纪录片品牌,更是值得业界不断思考的现实问题。

《民族艺术研究》2017年第3期发表欧阳宏生、徐书婕文章《纪录中国风格多样化打造品牌提升传播力——2016年中国纪录片发展研究报告》。在创作与传播上,纪录片在各大城市的排播中稳固在黄金时段,收视率稳步提高,逐渐稳追电视剧和综艺节目,纪录片的电影市场表现突出,娱乐化纪实类电影减少,精品化、高质量的纪实性纪录片逐渐成为主流。一、创作类型:“中国梦”为主体,纪录题材多样化2016年在以“中国梦”为题材的不同纪录片作品类型中,政论片、革命历史题材有突出的表现,其他非宏大叙事角度的题材,也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中华民族优秀传统的延续和传承。国内主流媒体、一线门户网站纷纷开辟纪录片频道,进入纪录片的网络市场,为纪录片在新媒体环境中的传播搭建了平台。

文/王禹

孤山是杭州西湖边的一个小景区,当浙江卫视总编室副主任、纪录片导演许继峰将镜头对准它时,从没指望靠它引发一场围观奇迹。

是传统栏目制还是项目制?

纪录片;传播;媒体;题材;中国梦;创作;民族艺术;互联网;品牌;叙事

图片 1

11月14日,《孤山路31号》在浙江卫视首播,随后移步网络和新媒体平台,收视热度、口碑一路飙升。最后一集《石头记》于11月28日晚收官,引发一众网友伤感:“有点不敢看,生怕一下子看完。”

        “为什么今天我们看到央视出品的大片,从《舌尖上的中国》到《航拍中国》、到《大国崛起》等这些大有影响力片子的导演,没有一个从央视十套出来的?”在上海广播电视台纪实频道总监、云集将来传媒董事长干超看来,这是因为不同平台选择了不同的发展模式。他认为,央视九套的出现,代表了一种根本性的改变,代表了纪录片频道从传统栏目制转向了项目制,转向了更加高精尖的制作方式。

《民族艺术研究》2017年第3期发表欧阳宏生、徐书婕文章《纪录中国风格多样化 打造品牌提升传播力——2016年中国纪录片发展研究报告》。

“面向未来,四川卫视2018年将持续提升内容创新能力,努力优化结构、拓展空间、增强实力,着力破解制约转型发展的突出问题,全力打造更加优质、高效的传播平台。”四川广播电视台台长助理、四川广电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力在四川广播电视台2018年全国电视广告推介会上这样说道。

日前在广州落幕的中国国际纪录片节,许继峰分享了拍摄《孤山路31号》的故事。这部人文历史纪录片,拍摄团队主力是“90后”,播出时也抓住了相当多的年轻观众。“项目启动第一天,我们就开通了公众号‘西泠不冷’,整个拍摄过程中,很多年轻粉丝给了批评、建议。我们打破了传统人文纪录片和自然纪录片的界限,以花鸟虫鱼为讲述主角,这种叙事视角的改变,得到年轻人的积极响应。”许继峰说。

图片 2

文章指出,2016年纪录片市场总量稳定上涨,相对2015年同期增幅约为15.1%。在保持增速的同时,纪录片整体质量也有大幅度提高。在创作形态和创作意识上,“中国梦”题材纪录片仍旧占据主流地位;在创作与传播上,纪录片在各大城市的排播中稳固在黄金时段,收视率稳步提高,逐渐稳追电视剧和综艺节目,纪录片的电影市场表现突出,娱乐化纪实类电影减少,精品化、高质量的纪实性纪录片逐渐成为主流。随着近年来“纪录片+互联网”模式的推进,融媒体的传播成为纪录片未来发展的重要渠道和趋势。

与移动互联网、新媒体相遇,口碑流量双丰收

        在这一点上,中视协纪录片学术委员会副会长、纪录中国理事会副理事长陈大立也非常认同。在他看来,平台注重的是通过平台完成回收,除了投入制作播出之外还要运营,必须要从源头开始策划,从全球认知上有所考量,之后才有可能实现大循环回收。他指出,央视九套和央视十套走得完全是两条路,央视九套更多的考虑市场回收,而央视十套,更多的是完成任务,二者初衷的不同,是他们在结果上产生差异的主要原因。

一、创作类型:“中国梦”为主体,纪录题材多样化

依托市场,打造优质内容,全力推动媒体融合及技术创新

纪录片刚晋升收视热点,就迎头碰上席卷而来的互联网和新媒体浪潮,从电影、电视到网络,从大屏、小屏到移动屏,转型的过程充满困惑和挑战。如何应对传播的新形态与新模式?正如许继峰等与会纪录片人所言,记录时代变迁的纪录片,本身也在变。

图片 3

2016年在以“中国梦”为题材的不同纪录片作品类型中,政论片、革命历史题材有突出的表现,其他非宏大叙事角度的题材,也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中华民族优秀传统的延续和传承。以“中国梦”为主题的《长征》《一带一路?连接历史的辉煌》等纪录片多采用意象和现实糅合的方式,突破传统主旋律的思维定式和表现手法,叙事视点以小见大,显现出对于当下国家政策和现实生活的关照和追问。创作者们还采用更为敏锐的视角,在《中国梦365个故事》《手艺》《建设者》等纪录片中呈现个体在“中国梦”背景下的故事和荣光,细致阐释个体梦想、家庭梦想、国家梦想三者的关系;而个体化的表达也使中国故事极具张力,并取得了良好的传播效果。为了更好地走进大众市场,《红军不怕远征难——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发现美丽中国》系列微纪录作品等“中国梦”题材纪录片在叙事手法上采用梦想叙事,关注普通人的普通梦想,故事的主人公是我们身边的人,是梦想赋予了平凡人不平凡的力量,拥有强大的行动力和意志力;这些纪录片以普通人的故事拉近了其与受众的距离,从而使观众移情,产生了强有力的传播效果。

导演张景寻访199位手艺人、历时3年创作的纪录片《寻找手艺》,刚拍完时被十几家电视台拒绝,理由是“声音不行,画面不行,不够专业”。直到2017年秋天,《寻找手艺》被上传到视频网站哔哩哔哩半年之后突然走红,点击量从每天几千增至每天上万。短短一个多月,片子在哔哩哔哩的浏览量已达到60多万次,在爱奇艺的播放量超过了90万次。

        不过,干超也提到,二者的创作需求是不同的,但像央视九套和央视十套也没有高下之分,因此,到底是采取传统栏目制还是项目制,还得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二、创作手法:精巧的构思,故事化的叙事

现有格局下,市场、内容、收视依然是卫视持续发展的三个轮子,市场是依托,内容是基础保障,收视是衡量标准,缺一不可。

突如其来的幸福,让张景惊喜之余,更多的是愕然。说实话,他没想过在影片拍摄和剪辑中加入互联网思维,为了在哔哩哔哩上传视频,他甚至花了4个小时才完成注册。

        除此之外,干超还提到,制作一个符合市场需求的节目,它可能包含四个方面,其一是内容本身必须有足够的创新,足够的品质;其二是把这些内容卖给受众,必须考虑用户在哪里;其三是平台的思考,从电视首轮选择卫视平台实现商业回报进而转为互联网,第二轮在其他省级卫视以及央视进行播放,这些如何形成一个策略都需要根据每一个节目的特性进行考量。

随着大众文化和消费文化的兴盛,社交网络愈加呈现出解构性、多元性、碎片化和个性化的“后现代主义”特征。纪录片也正在完成其极为重要的审美转型。近年来纪录片正逐渐摆脱传统的宣教式拍摄手法,不断探索表现层次更为丰富、更具思想性和观赏性的叙事策略。2016年的《生门》《家有一老》《做种》《摇摇晃晃的人间》等纪录片以更为平民化的视角切入现实问题,显现出对社会命题的深度思考和现实关照。众多人文社会题材纪录片都是以生活化的故事为依托,切入普通百姓的寻常生活,显现出人文社会题材纪录片应有的深度和广度的。为将中华自然及人文环境、历史文化传统及现实人物情感、地域及民族特征抒写在银幕和银屏上,2016年的纪录片《舌尖上的新年》《我们诞生在中国》《我在故宫修文物》《中国文房四宝》等,以还原真实作为纪录片创作的首要原则和典型的创作特征,为受众走入影片内核提供了多角度、多层次的视觉平台,而其细节化的艺术捕捉使这些作品更富渲染力、说服力和影响力。

图片 4

互联网、新媒体与纪录片相遇后,激发出很多意想不到的化学反应。“之前一些很优秀的‘网红’纪录片,都是在移动端被催发的。”今年广州纪录片节开幕首日设置的“当纪录片遇到融媒体的跨界发展”论坛上,很多与会专家有此同感。

图片 5

三、产业聚焦:借势新媒体,开启融媒体发展之路

近年来,四川省以开放的姿态主动融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经济总量超过3万亿,排名升至全国第六,2017年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长8.1%,高于全国水平1.2个百分点。总体来看,四川市场人口众多、消费实力强劲,是创业、投资、旅游、生活的理想选择。

移动互联网正日益成为视频产品的核心传播渠道。随着5G时代的来临,视频行业在移动端的发展未来可期。

        “当下的纪录片从理念到操作是一个全新的变化,这种变化靠的不是经验,靠的是创新,靠的是跨界的力度。”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同道补充道。

互联网时代,快速发展的互联网和宽带业务为纪录片在新媒体环境中的发展提供了受众基础和潜在的收视需求;国内主流媒体、一线门户网站纷纷开辟纪录片频道,进入纪录片的网络市场,为纪录片在新媒体环境中的传播搭建了平台。由此,2016年中国纪录片借势新媒体,开启融媒体发展之路。首先,纪录片借势新媒体宣传力度加强,台网联动各级媒体发力。反映社会变革期和谐医患关系建构的《人世间》,将内容碎片化通过社交媒体主动分享出去,与医院共同举办线下活动呼应线上纪录片;微纪录片《甲乙丙丁》采访11位行业代表人物和89位普通人以弘扬正能量,借助凤凰新媒体的网络资源和传播平台,结合微博、电视等媒体进行强有力的造势宣传,注重受众的参与性、互动性和现场感。其次,针对互联网传播的特点,吸引年轻受众。《我在故宫修文物》在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成为引爆点;微博大号、微信公众号等的宣传文章自主转发,也为影片造势不少。历史题材类纪录片《重生》上传至以年轻人为主的弹幕网站,单集播放量超过10万次。《重生》在技术运用上采用跨国合作的模式,在海内外多平台多语言播出,取得了良好的收视效果。第三,“纪录片+互联网”模式成为公众时代宣传的重要手段。记录了电视剧《芈月传》幕后花絮的乐视网的独家纪录片《芈月传奇》在《芈月传》开播过半时一上线播放量便超过百万,强力助推该剧上映。作为娱乐综艺节目《中国新歌声》幕后揭秘环节的纪录片《真声音》在过去几季的收视率一直居高不下。最后,VR技术的发展为纪录片的延伸和拓展带来了新的生机。《山村里的幼儿园》首次以虚拟现实的方式拍摄留守儿童、进城务工父母以及在农村工作的志愿者教师。这使得VR的影像传达打破时空界限,以全新的媒介形式进入人们的视野。

图片 6

在这种趋势下,对于收视新宠纪录片,嗅觉敏锐的移动互联网平台也主动拥抱。百度好看视频制作微纪录片《中国故事》并在旗下多个产品矩阵上推广,获得8000多万分发量。中国移动咪咕视频引入7000个小时海内外纪录片的内容,授权平台覆盖了其全终端产品。

如何与创意结合不断创作出新IP?

原文作者: 欧阳宏生,四川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新闻传播研究所所长;徐书婕,四川大学新闻传播研究所博士研究生。

2017年,四川卫视先后策划推出了《诗歌之王》《围炉音乐会》等大型季播节目,不仅收视位居全国省级卫视前列,同时受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充分肯定和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

微博台网运营部电视合作总监贾保成介绍,虽然发展才不到半年,但通过微博的社交媒体传播能力来提高纪录片的整体传播量,已经取得了惊人的成绩。目前微博的纪录片合作方累计超过60家,总计发布视频条数超过2.3万条,视频播放量9.7亿次,相关纪录片话题词总阅读量超过4.1亿次,“核心目的就是让优秀的纪录片能够走到年轻微博用户面前,能够被年轻的用户关注。”贾保成说。

        “从平台角度来看,中国现在影响力较大的纪录片大概有两种传播方式:一种是自上而下的(像《大国崛起》),先引起上层关注,进而逐步引起向下传播,一种是自下而上的(像《舌尖上的中国》),先符合每个普通观众根本需求,形成热议以后,一批学界开始总结归纳这其中的文化意义。”干超认为,在这其中,如果想要抓住这样的传播模式,不是做一个新的节目仅仅在卫视播出,或者仅仅有着一年的盈利。它是需要能够在第一季播出反响不错以后,第二季它的发行收入会翻倍,形成真正的IP化。像“舌尖上”的IP无疑是有非常大的商业空间利用前景,但是同样有影响力的《大国崛起》不是一个大IP,不会有第二季、第三季,不会有更多跟商业结合的点,所以,我们现在跟创意结合起来,让这些IP不断地创作出新的IP,才能在未来有更多方式传播纪录片。

原文标题:《纪录中国风格多样化 打造品牌提升传播力——2016年中国纪录片发展研究报告》

2017年1-8月,四川卫视周间920节目带收视较2016年全年涨幅达33%,市场份额涨幅47%,全国省级卫视排名提升5名,是截至目前周间920时段进步最大的卫视平台。

改变拍摄边界和手法,走向“小而美”和年轻化

        在中国教育电视台副台长、纪录中国理事会副理事长陈宏看来,《纪录中国》的功能之一就是整合资源,抱团取暖,摊薄成本。现在只有五六家,如果一家出10万,那五六十万就可能达到拍片子的基本要求,现在高清技术,大片几百万的也有。同时,平台多了,五六家,特别到五六十家的时候广告价值就凸显出来了。并且,影响力以及社会传播价值也会掀起一个新的高潮。所以,要很好地探讨《纪录中国》这种运营模式带来的纪录片社会价值传播效果。同时,要考虑同一个节目在不同地区、不同频道播出的效果。现在的观众对时段收视是分层次的,因此,要考虑如何把时间安排好,避免卫视重叠覆盖带来的收视重叠。

原文出处: 《民族艺术研究》 2017年3期

内容品质的保证换来了市场的认可度,2017年,四川卫视从内容生产、剧场排播、广告运营等多方面着手,进行全方位、多维度的转型升级布局,屏幕形象持续优化,品牌价值不断提升。2017年1-9月,四川卫视女性受众占比达52.5%,大学以上学历受众占比超过30%。

纪录片从大屏幕到移动屏,并不是简单的地点迁移,纪录的边界和手法也因为媒介的改变而被打破。正如许继峰在讲完《孤山路31号》的故事后所总结的,新媒体的主力受众是年轻人,纪录片要想在新媒体上走得好,一定要“抓住年轻人”。

应该如何解读跨屏融媒体?

(中国社会科学网 胡子轩/摘编)

图片 7

年轻人感兴趣的是什么?新技术的应用当然很炫酷、吸睛,而在中国移动咪咕视讯副总监叶楠看来,年轻受众不仅满足于看,更希望有互动,“纪录片向互联网化和年轻化靠拢的过程中,要获得年轻受众的认同,需要有趣味、有品位、有视角、有态度、有衍生、能参与。”

        在纪录片和新媒体如何在未来进行有效合作的现实问题上,北京新媒体集团总经理金鹏认为,要有大片意识、融合意识、用户意识。在他看来,有新媒体介入的纪录片,其受众会年轻化,或许,不久的将来,中国纪录片就会迎来它的春天。

《广电视界》了解到,2017年四川广播电视台在媒体融合、技术创新、产业探索等方面动作很大,10月13日,四川省21个市(州)电视台与四川广播电视台签约成立“直播四川联盟”,并入驻川台新媒体平台——“四川观察”客户端。

叶楠总结的另一个趋势是“轻量化、碎片化、小而美”:“信息爆炸的时代,尤其是年轻观众,对视频的关注度和耐心是有限的,他们不喜欢‘长篇大论’。”

        那什么才是真正的跨屏融媒体?秒拍视频平台总经理张剑峰认为,跨屏融媒体有两个关键词屏和融,核心不是那个屏而是背后的人。在他看来,我们的人在哪里,我们为什么做,我们做给谁看,我们的用户想看什么,我们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这几个问题背后体现的是非常大的载体牵引或人群牵引、消费升级。“跨人群,消费升级,是成为我们接下来急需关注的领域和方向。”张剑峰说道。

该联盟成员以“四川观察”为传播平台,向上连通“央视新闻 ”客户端,向下聚合全省广电新媒体力量,发挥视频、直播优势,坚守主流传播阵地,传递社会正能量、传播四川好声音。

基于“小而美”的需求,百度好看视频携手中国电影资料馆启动了“纪录片守护者”计划,修复1950年拍摄完成的新中国第一部彩色纪录片《解放了的中国》,并选择其中的精华片段在全网推送。“通过这种方式,让老的纪录片焕发新的生机。”百度好看视频副总经理安承海说。

图片 8

图片 9

碎片化、短平快的传播方式,会让有内涵、有深度的纪录片变得肤浅、快餐化吗?贾保成认为“不用担心”。新浪微博一般会让合作方以大概5—8分钟时长的短视频进行物料传播。他认为,“碎片化的传播,更有利于纪录长片在整个品牌传播过程当中进行社区化沉淀。”换句话说,通过短视频在社交媒体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再引导其中一批目标受众回到大屏,回到院线,形成一种彼此促进的闭环。

        二更短视频平台联合创始人、首席市场官张文广也提到,平台上是一个物理形态,传播内容是最重要的,坚持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内容,这是二更非常坚守的点。

与此同时,四川广播电视台与凤凰卫视重点打造“一带一路”主题纪录片《蜀道风流》,并在加强四川对外宣传、电视剧拍摄、电视节目制作、文创产业开发等领域开展广泛深入的合作,发挥各自资源优势和品牌优势,实现优势互补和整合联动发展;未来,还将与凤凰卫视、甘孜州政府联合打造“中国情歌节”、《情歌中国》季播节目、“中国情歌小镇”,联合开发以爱情为主题的文化演出、精品旅游、文化商业地产等系列文化衍生产品。

优质内容、优良制作,是打造爆款的核心竞争力

        谈到跨平台融合的“融”,张剑峰认为,一个是纪录片作品和平台融,和平台后面的人群去融,还有就是要和时间去融。他提出,有两类时间是大家在不同的生活场景下消费的,一类是沉浸式的,比如长的影视剧或长的纪录片。他认为,回归到平台本身来讲,在碎片化的状态下,能够吸引受众的内容,第一个是受众情趣,第二是触碰情感。

图片 10

宫照鑫大学毕业后返回家乡,萌生了种有机水稻给妻儿吃的念头。第一年种植面积是8亩,今年已增加到了18公顷。

        在内容和受众兴趣上,张文广也有着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有两种内容是受众比较感兴趣,第一是费时间的,第二是节约时间的,所以说像为内容付费,有的人真的拿出一两个小时或者花电影票去看,但是有的没有那么多时间了解这些有价值的内容,就可能会等一些新的平台出现之后,看它在五六分钟解读一些东西。

宫照鑫种有机水稻的故事,被导演马志丹拍成纪录片《宫之稻·稻之道·非常稻》,在广东卫视播出。同时段,浙江卫视、湖南卫视等播出大型综艺节目,广东卫视以一档人物纪录片排名收视第六,马志丹觉得,“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数据。”

        除此之外,张文广还将利于传播的因素总结成了“美利新情”的四字金言。其中美是看起来漂亮的东西,他认为,所有人对美的东西都很好奇,都愿意看它和参与到它;利是利益,比如从节约时间的角度来讲,花五分钟时间能解决的事情,对用户而言时间就是利益;新是新奇的新,比如刚才一个视频专门讲述文物修复,如果再有第二个跟其讲述的东西是一样的,用户就不会看,但是再出一个类似这样的东西,比如去敦煌,或者去其他一些地方进行新事物的讲解,那么新的内容就体现了出来;最后是情怀情感,看完内容之后能够打动人。所以,“美利新情”都是利于传播内容的特点。

持续深耕精品内容,在改革创新中实施战略突围

“在创作上我一直倡导两点,一是纪录片本身要有人性的温度,创作者要投放深度的人文思考,获得百姓的情感共鸣;二是拍摄纪录片要有实践积累,故事本身要蕴含生命的长度、厚度、宽度和高度,展示时代变迁的缤纷图景。”马志丹说。

        另外,在什么平台上传播也是考虑的范畴,任何用户在平台上都有自己的特色,什么样的平台传播什么样的内容,基本上把所有视频都做全媒体传播的时候,是想要达到全场景的覆盖。比如,在公交系统里边传播视频是为了在交通场景中把我们的内容传达给用户。如果是微博或者新媒体,那么,稍微娱乐化的场景会更多一些,如果在PT端传播,想得更多的是在办公场景里传播。所以,参与讨论的嘉宾认为,任何视频既然其诞生出来,就应选择它应该在什么样的媒体下传播。但是有个大前提,想要把好的内容在尽可能多的渠道上做传播,需要将有些用户在精准渠道上做一个靶向的传播。

纪录片的发展瞬息万变,不变的是什么?

在传统媒体面临困局之下,“内容为王”仍然是保证持续发展的不二法则。2018年,四川卫视将坚持文化创新的内容生产理念,大力推进内容研发创新,打造更多文化精品。

马志丹的分享已经给出答案——优质的内容。“无论媒体的趋势如何演进,技术革新如何加速,优质内容、优良制作才是占领高峰的根本途径。内容为王,守正创新才能产生真正的爆款。”马志丹说。

《广电视界》获悉,2018年四川卫视将先后策划推出多档大型季播节目:

怎样才算优质的内容?作为新媒体代表的安承海这样概括:唯有真诚、真实、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才能打通大屏、小屏和移动屏,穿透时代的隔膜。他强调,“最重要的,就是把优质的、有价值的内容提供给用户。如果这个事情没有做好,纪录片未来也很难更好地发展。”

《穿越吧》:体验历史纵深,树立文化自信。

“说这么多,最关键的是大家有一个共识,都在讲中国故事,都要讲好中国故事。然而,现在我们的纪录片教学、实践、评奖体系,基本上都是按照西方学院已经规范好的一种方式来执行的,不管介入还是旁观,基本上已经给我们规划好纪录片学术的逻辑。”基于此,许继峰进一步提出,是时候在纪录片里面表达中国人的美学主张了。

图片 11

记者 贺林平

《诗歌之王》:传诵中华经典,讲好中国故事。

作者简介

图片 12

姓名:贺林平 工作单位:

《围炉音乐会》:周四晚间综艺王者,网络传播蝉联第一。

图片 13

《峨眉传奇》:巡回全国线下发力,打造体育周边产业。

同时,还将推出《蜀道风流》《沉银追踪》《四川历史名人系列》等精品纪录片及多部现代题材、都市情感精品剧集。

面对日益复杂的市场环境和异常激烈的媒体竞争,深化改革将是传统媒体唯一的出路。

2018年,四川广播电视台将大力推进媒体融合发展,集全台之力打造新媒体产品“四川观察”客户端,以互联网思维重构变革内容生产流程,并积极探索互联网新技术和新应用,推动转型发展。

图片 14

在此基础上,将进一步加大对外开放合作,抓住国家大力推进文化产业发展的契机,积极推进“熊猫梦工场”“东胜街40号文化产业园区”等系列重点产业项目规划建设,依托产业园区搭建的平台,在渠道延伸、产品销售、版权合作等方面进一步探索创新。

图片 15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纪录片如何打通屏障,纪录片未来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