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与欧盟19国签署高等教育学历学位互认协议

2019-08-11 作者:中国史   |   浏览(150)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学生选择出国接受高等教育,国际学生流动性逐年增强。根据经合组织公布的最新数据,全球范围内跨国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人数从1970年的80万增加到2015年的460万。世界大学新闻网2017年 12月 15日发布挪威教育质量保证局高级顾问艾那·迈耶(Einar Meier)的文章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继续推广《关于承认高等教育资格的全球公约》,目的就是进一步促进国际学生流动,加强各国之间教育体系建设和学历互认。目前,美国、英国、中国、法国、澳大利亚仍然是世界范围内最吸引国际学生的国家,在这些国家受教育的留学生总数占世界留学生总数的三分之二,而在英国和澳大利亚的留学生人数能够达到全部留学生总数的20%。

本报综合外媒报道 7月19日,伦敦大学学院教育学院全球高等教育中心发布的一项研究称,英国很可能由于政策原因,被澳大利亚超越,失去其全球第二大留学目的地的地位。

图片 1

新华社北京10月 8日电目前,我国已与欧盟机构以及欧盟28个成员国建立了稳定的教育交流与合作关系,并且与法、德、意、荷、葡等19个欧盟成员国签署了高等教育学历学位互认协议。截至2015年底,我在欧盟国家留学人员总数为303451人,占出国留学人员总数24%,比2014年增长了7.5%。2015年当年前往欧盟国家留学人员总数为123018人,占当年出国留学人员总数23%,比2014年增长了29%。据介绍,我国目前已与英国、德国、法国、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奥地利、葡萄牙、荷兰、意大利、爱尔兰、瑞典、丹麦、西班牙、拉脱维亚、马耳他、爱沙尼亚、立陶宛、波兰等19个欧盟成员国签订了相互承认学位、学历和文凭的协议。

高等教育;公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资格;学历资格;留学生总数;全球化;成员国;接受;教育质量

伦敦大学学院教育学院全球高等教育中心教授西蒙·马金森(Simon Marginson)利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调查数据,追踪国际留学趋势。他表示,通过数据可以看到全球留学市场正在发生巨大变化。英国的高等教育在国际上仍然受到高度认可,但政府近年来的留学生工作签证等政策变化抑制了国际学生数量的增长。与此同时,其他与英国竞争的国家正在大力发展自身的国际教育。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国际教育与价值教育联合会会长周南照在分论坛致总结词

留学人员;学位;欧盟成员国;高等教育;欧盟国家;学历;签署;文凭;公派;增长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学生选择出国接受高等教育,国际学生流动性逐年增强。根据经合组织公布的最新数据,全球范围内跨国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人数从1970年的80万增加到2015年的460万。世界大学新闻网2017年12月15日发布挪威教育质量保证局高级顾问艾那·迈耶(Einar Meier)的文章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继续推广《关于承认高等教育资格的全球公约》,目的就是进一步促进国际学生流动,加强各国之间教育体系建设和学历互认。

研究显示,自2012年以来,英国的国际留学生人数增长缓慢。2011—2015年,英国的国际留学生人数增加了2.6%,美国同期的增长率为27.9%。虽然英国几十年来一直排在美国之后位居第二,但澳大利亚等国家正在实施积极政策吸引更多的国际留学生。2016年,澳大利亚吸引的欧洲以外的留学生人数已超过英国。

  2010年3月13日,第十五届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暨2010年中国留学论坛之课程差异对跨境学生流动的影响分论坛在北京举行。本次活动由教育部批准,中国(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主办,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与新浪教育共同支持。论坛主题为学生跨境流动与优质 视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 发展留学要有战略眼光 媒体来源:新浪教育

双方签署高等教育学历学位互认协议

留学已成热门现象

马金森表示,2018年澳大利亚可能会超过英国,成为国际留学生总数排名第二的国家。

教育资源。到场嘉宾针对主题展开热烈讨论。以下为会议主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国际教育与价值教育联合会会长周南照的对分论坛的总结发言。

中国大学文凭已被欧盟19国承认

从广泛的意义上理解留学现象,可以说是学生为了适应全球化发展趋势,通过变化学习环境去提高个人综合能力。英国文化教育协会新闻处高级新闻官尼古拉·诺顿(Nicola Norton)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学生跨国学习,通过接触不同的教育环境、教学方法以及人文环境,能够更好地开发自己的创新能力,同时还实现了科学技术、教育资源的全球化流动。具体来说,就是在国外留学可以接触不同的文化、语言,有利于学生从比较视角思考问题,提高跨文化交流能力和认知水平,强化学习动机,可以帮助学生在未来获得更好的就业机会。同时,随着国际学生的增多,也有助于提高学校的教学质量、丰富学生构成等。

研究显示,全球学生流动性持续增强,英国高等教育的对外出口却停滞不前。此外,英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欧盟学生,是最受欧盟学生欢迎的留学目的地。2015年,英国近1/3的国际留学生来自欧盟。如果英国“脱欧”阻碍学生的自由流动,那么英国的欧盟留学生人数也可能会大幅下降。

  周南照:各位与会者,各位发言人,刚才我们的讨论就留学当中面临的一些重要问题,课程的设置和区别都进行了重要的讨论,我们有很多不同的观点,我们有来自不同机构或国家的经验都是非常丰富的。对我来说,总结这样内容多样的讨论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但我还是试着总结一下我们所讨论的成果吧。我总结了十点:

新华社北京10月8日电 目前,我国已与欧盟机构以及欧盟28个成员国建立了稳定的教育交流与合作关系,并且与法、德、意、荷、葡等19个欧盟成员国签署了高等教育学历学位互认协议。

国际教育研究所2017年10月公布的报告显示,留学生来源国已经不仅限于高收入经济体,自2000年以来,中高收入经济体成为留学生的主要来源国。2000—2012年,来自中高收入经济体的留学生人数增加了161%,来自高收入经济体的留学生仅占总数的29%。俄罗斯、沙特阿拉伯、新加坡、阿联酋等国推出了一系列政策和奖学金计划,为本国学生外出留学提供了更多机会。

作者简介

  第一,我们要有战略眼光。

这是记者8日在教育部召开的中国-欧盟国家教育部长会议和第四届中国—中东欧教育政策对话吹风会上了解到的。这两个会议将于2016年10月11日在京举行。

诺顿提到,许多国家都在积极推出系列政策吸引外国学生。目前,美国、英国、中国、法国、澳大利亚仍然是世界范围内最吸引国际学生的国家,在这些国家受教育的留学生总数占世界留学生总数的三分之二,而在英国和澳大利亚的留学生人数能够达到全部留学生总数的20%。据调查,最能驱动留学生留学的原因包括:想要独特的经历、体验不同的文化、提高语言能力、建立自信和自理能力。他们对留学目的地最关心的是生活成本、是否容易交到朋友以及自己目前的语言能否适应当地生活。吸引留学生不仅能够促进学术、文化方面的交流,也有助于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正如美国爱荷华大学公布的最新报告显示,该校每年国际学生学费为3300万美元,对当地经济贡献能够达到6700万美元,而对所在州的经济贡献超过2.45亿美元。学生强劲的消费能力以及能够与其他大学建立合作关系,成为不少学校不断增收国际学生的主要驱动力。

姓名:王晓真/编译 工作单位:

  出国留学不仅仅是要得到一个学位,也不仅仅是学位的相互认可和学分的相互认可。对所有的大学来说,无论是公立大学、私立大学或合办的大学,我们都有这样的使命,提升相应的知识价值和技能,对国家经济发展提供服务,对社会发展提供服务,对个人层次和社会层次我们的目标都要寻求发展,对留学必须有一个战略目标。

据了解,会议的主要议题之一是推动中欧学分互认,促进中欧学生双向平衡流动。欧盟成员国是我学生学者出国留学主要目的地之一。截至2015年底,我在欧盟国家留学人员总数为303451人,占出国留学人员总数24%,比2014年增长了7.5%。2015年当年前往欧盟国家留学人员总数为123018人,占当年出国留学人员总数23%,比2014年增长了29%。其中国家公派留学人员7961人,占当年公派人员总数的37.7%,比2014年增长了21%。

推动高等教育合作

  第二,要把全球化和本地化结合起来。

近年来,欧盟来华留学人员规模不断扩大。2015年全年,欧盟成员国来华留学人员总数为45125人,与2014年基本持平,占2015年全年来华留学生总数的11.3%。其中3027人获得中国政府奖学金资助,比2014年增长了12%。

迈耶认为,全球高等教育资格互认是进一步助推国际学生流动性的先决条件。留学生在一国获得的学历资格证书是否能够得到其他国家认可,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大多数留学生完成学业后会选择回国或是去第三国就业,而就业的基础是学历资格。之前国际上有很多关于教育资格互认的公约,但大多数处于“休眠”状态,直到《里斯本条约》成为了欧盟各个成员国之间学历资格互认的条款。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在积极推动第一个全球范围内教育资格互认的规范性公约《关于承认高等教育资格的全球公约》,其中包括成员国需要以公平、非歧视性和透明的方式评估外国教育资格;如果认为外国学历不够权威,国家政府需要承担举证责任等。

  很多发言人都提到了这一点,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全球化和本地化,我们都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经历提出了他们的认识,这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不仅仅在我们合作办学过程中,在我们课程设置、教材设置中这都是非常核心的问题。

据介绍,我国目前已与英国、德国、法国、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奥地利、葡萄牙、荷兰、意大利、爱尔兰、瑞典、丹麦、西班牙、拉脱维亚、马耳他、爱沙尼亚、立陶宛、波兰等19个欧盟成员国签订了相互承认学位、学历和文凭的协议。

迈耶表示,该公约除了保障留学生的权利之外,还确定了一些重要的原则,可以当作国与国之间进行教育资格和教育制度互信的工具。该公约规定,只有具有完善的高等教育机构和良好的道德品质保证的国家,才有资格成为该公约的签署国。同时,每个成员国都可以提出关于承认外国学历资格认证的标准和程序的意见,以便形成更全面、更具法律效力的公约。留学生不仅为学术流动性增添动力,也为全球高等教育合作铺平了道路。

  第三,改善政策环境。

记者 赵琪

  留学事业受国家政策的影响,我们支持留学,鼓励留学回来,对质量进行了非常好的监控,所以,这个政策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我们将来希望有非常好的环境有利于我们留学事业的发展。学分互相认可和课程相互认可也是非常重要的。

  第四,创造一个良好的法律框架。

  我们有《中国教育法》,《中国对外合作办学管理办法》,但这都是一些办法,不是法律,我们要贯彻这个办法还是面临很多的困难。留学和课程设计有一些区别,最重要的是国家体系要建立起来,不仅要进行知识教育,还要进行职业教育,比如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美国都有自己的资格认证体系。我们希望在亚太地区能促进这种学位和课程、学分的相互认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有这样的目标。这实际上也是能够确保我们未来的项目能正常发展的重要保障。

  第五,质量保证。

  质量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因素。无论对中国大学还是国际组织,国际机构或国际办学项目来说,质量都是首当重要的,我们要帮助适应他所在国的文化、课程、教学及评估。刚才讨论当中,主持人和嘉宾也都谈到了,测量评估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保证质量非常重要的因素。这方面无论我们做多少工作都是应该的,我们要不断强调质量的重要性,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第六,区别化的教材和教材的适应性。

  中国留学服务中心成功地实施和苏格兰学历委员会,英国学历委员会的合作实践。开展了30多个合作项目。我认为成功之处在于适应性教材的制定。同时,我们还在探索新的模式,比如我们和美国学校正在探索“2 2”的本科合作计划。美国学校比较注重普遍教育,如何适应中国的大学和学院,我们一起努力来适应美国前两年的普通教育。中国学生在中国获得的学分可以被认可和转换到美国大学里,我认为这是一个新的突破和创新。我们也与TAF进行合作,在职业教育和继续教育方面进行合作。教材的制定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来确保这些教材是适应中国学生的,他们的学分可以被国外合作伙伴认可和转移。

  第七,学生的互认和学历的互认、学位的互认。

  质量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因素。无论对中国大学还是国际组织,国际机构或国际办学项目来说,质量都是首当重要的。我们要帮助适应他所在国的文化、课程、教学及评估。刚才讨论当中,主持人和嘉宾也都谈到了,测量评估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保证质量非常重要的因素。这方面无论我们做多少工作都是应该的,我们要不断强调质量的重要性,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第八,促进多元化。

  我们已经看到了许多新的模式,像西安交通利物浦大学,厦门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都开发出新的合作模式,而且这种模式在不断地出现。所以我认为,促进和鼓励多元化教材、多元化模式是非常重要的。

  第九,留学项目的相关性。

  留学项目的相关性非常重要。留学目的地不光是美国、英国这些大学,其它国家也有很多好的大学和好的专业,适合有不同需要的中国学生。我们不太认为,所不太熟悉的学校学历就不如那些好的大学学历、学位那么重要。留学项目不光要有学校的排名,我们还面临着新的需求,我们为此要制定新的战略来回应更新、更多元化的需求。就业率方面,中国正花很大的力气,来提高毕业生的就业率,但是我们看到有很多外国学校培养的中国学者需要在劳动力市场进行竞争,他们要为雇主带来价值,要有团队合作精神,所以,对于中外合作办学项目来说,他们也面临着就业的检验。你们可以看到,在展厅上有许多学生来参观,也有一些留学回国的学者。我要强调的是可雇佣性,而不光是就业率,他们要学会用学到的技术,团队合作精神,国际视野。这是雇主所看重的。

  第十,重组我们的国际合作伙伴关系。

  我们的一位发言人谈到双向的战略而不是单向的,不光是中国留学生到国外学习,现在中国的高等教育已经有能力吸引外国留学生,他们不断地在提高他们高等教育的质量。实际上,中国在双向国际交流方面还是有比较充分的资源。昨天我也谈到了,如何使留学变成双向,而不光是单向,如何使双方都从中获益,不光使东道国获益,不光使发达国家的大学和学院获益,还必须使派出国获益,尤其是那些发展中的派出国家。所以,这种合作伙伴是基于质量、基于互相认可、基于互利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而不是单向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个人补充:改善国际指示体系

  我们的发言人从不同的角度,从不同的体会和经验谈到了这些问题。除了这十个问题以外,我还想提另外一点。这一点人们讨论的似乎还不太充分。那就是如何改善国际指示体系。中国是一个很大的派出国,那些发达国家是主要的接收留学生国,留学项目某种程度上增加了国际指示体系的不平等性,我们有很多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我们须要进行转换,就是如何使发展中国家人才流失的趋势进行转变或逆转,这是我们所有提供方和学生所面对的政策问题。

  出国留学是服务贸易的一部分,在世界贸易组织框架中,中国是成员国之一,相关协议当中,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职业教育、成人教育、远程教育是教育服务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需要的教学项目都是在这个框架下进行的,包括澳洲、新西兰和其它国家。但这在国际层面上还是有争议的问题,无论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是在WTO框架下都有这个争议。出国留学或国外消费是否应该被列为教育服务贸易的一部分?我想我们论坛上谈到的问题仍然值得我们进一步地关注和进一步地交换意见,我们要保持密切的联系。

  我们今天早上举办了一个成功的国际论坛,我想感谢所有的发言人,以及郑通涛院长。今天的论坛就到这里。

图片 2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 发展留学要有战略眼光

来源:新浪教育

播放视频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已与欧盟19国签署高等教育学历学位互认协议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