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淫的地苦,佛男同性的地苦

2019-07-23 作者:中国史   |   浏览(70)

男同性的地苦: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更有以不。彼知。有。名多苦。是合地第六。生何生於彼。彼有人邪行。行多作。合地多苦。生偷及果。如前所。何者邪行。男行男。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多苦受大苦。作集力。於地中。本男人。炎。一切身皆悉炎。其身[革*]。如金。抱其身。既被抱已。一切身分皆悉解散。如沙抟。死已活。以本不善因故。於彼炎人。生怖畏。走避而去。於岸。下未至地。在於空中。有炎嘴。分分攫。令如芥子。合。然後到地。既到地已。彼地有炎口野干而食之只有骨在。生肉。既生肉已。魔人。取置炎鼎。而煮之。如是量百千年。煮之食之。分之散之。以致未未。未。於一切苦不仅仅。若。於多苦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家禽之道。若生人中同之。失量妻。不得一妻。终究如是。自有妻。之。喜旁人邪行因余果。

口交的地苦: 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有什么。 彼知有。名割刳。是合地第二。生何生於彼。 彼有人邪行。行多作。合地。生割刳。生偷及果。如前所。 何者邪行。於女可怜。口中央银行淫。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生割刳。 受大苦。所苦者。魔人。以。 其口中。而出。出已急拔。又其口。 耳中而出。以。盛汁。其口中。 汁炎。燃其唇。次其舌。既舌已。 次其眼。如是咽。次其心。次其肚。 如是次第。以至。下而出。如是邪行。 行多作。果。在於地。 如是如是受苦。乃量百千。常被煮。以致未未。未。於一切苦不仅。 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家畜之道。若生人中同之。口中常臭。如臭。如是熏他一切所。是彼余果。 肛交的地苦: 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有什么。彼知有。 彼名。是合地第三。生何生於彼。 彼有人邪行。行多作。合地。生偷及果。如前所。 何者邪行。於女。非道行淫。彼不。自力逼。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受大苦。 所筒。盛汁。置口令。唱吼作如是言。作者今孤。 如是量百千年。以至未未。未。於一切苦不仅。 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家禽之道。若生人中。所得妻。旁人。彼人之。不能够遮障。是彼余果。彼作集果不失。故受。 娈童的地苦: 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有啥。彼知有。 名。是合地第四。生何生於彼。 彼有人邪行。行多作。合地生。生偷及果。 如前所。何者邪行。全数人。取他子。逼邪行。自既力多。令彼啼哭。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生。 受大苦。所本人之子。以故。 自子在地中。於彼子。生重心。 如小编中。如是已。魔人。若以杖。 若以。刺在那之中。若以。在那之中。 既自子如是苦事。自生大苦。心悲。 不可堪忍。此心苦。於火苦。 十四分中未有其一。彼人如是心苦逼已。受身苦。 所彼。魔人之所持。面在下炎。 盛汁。灌其。入其身。其熟藏。 熟藏已。次大。大已。次小。 小已。次其胃。既胃已。如是次第。 次其咽。既咽已。次其喉。既喉已。 次舌根。舌根已。次其舌。既舌已。 次其。既已。次其。既已。 次其。如是已。在下而出。彼邪行人。 受如是苦。如是量。百千年中。以化故。 自子。自己心苦。具受如是身心二苦。 如是量百千年中。常受大苦。以至未未。未。於一切苦不仅仅。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家畜之道。若生人中。息。有不。不成子。世人皆言。这厮不男。一切嫌*。是彼。余果。 交的地苦: 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更有以不。彼知。有。名。急相似。是合地第五。生何生於彼。 彼有人邪行。行多作。合地。生於。生偷。及以果。如前所。 何者邪行。全部人。若牛若草等淫道已。心生疏。此如是。 人女不有。如是念已。尽管生於人女想而行淫欲。 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生於。受大苦。所彼若牛若因故。 地中。自心分。如前念人女想。 若本牛。若本草。已即生人女想。 欲心盛。即使走向如是牛。有炎火。 牛。彼人既近牛根。因故。 入彼根。即入其腹。中火。彼受苦。 乃量百千年中。常被煮。其身熟。不能够出。於彼腹中苦逼。以致未未。未。於一切。常被燃。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家禽之道。若生人中同之。生非仁之。以己之妻令他侵近。不生妒忌。邪行因。余果。 男同性的地苦: 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更有以不。彼知。有。名多苦。是合地第六。 生何生於彼。彼有人邪行。行多作。合地多苦。生偷及果。如前所。 何者邪行。男行男。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多苦受大苦。 作集力。於地中。本男人。炎。一切身皆悉炎。其身[革*]。 如金。抱其身。既被抱已。一切身分皆悉解散。如沙抟。死已活。 以本不善因故。於彼炎人。生怖畏。走避而去。 於岸。下未至地。在於空中。有炎嘴。 分分攫。令如芥子。合。然後到地。既到地已。 彼地有炎口野干而食之只有骨在。生肉。既生肉已。魔人。 取置炎鼎。而煮之。如是量百千年。 煮之食之。分之散之。以至未未。 未。於一切苦不仅。若。 於多苦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家养动物之道。若生人中同之。失量妻。不得一妻。终究如是。自有妻。之。喜别人邪行因余果。 女同性的地苦: 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有何。彼知。有。 名何何奚。是合地第九。 是何作集之。分布毕竟。合地何何奚。彼知。若人生偷邪行行多作。合地何何奚。生偷及果。如前所。 何者邪行。地夷人。於姊妹等十一分。而行淫欲。彼法。生。 彼人以是因。身命。生合地何何奚。受大苦。 所彼地之中。常被煮。 魔人之所打苦毒吼。其遍5000由旬。 彼地人。未到地。在中有中。彼吼。 吼。不可得。彼倒故。彼啼哭。 是歌。击掌等。。力故。 之。生如是心。令本身到彼如是。 如是念已。快速生成彼。何因有。取因有。 彼中有中。何何心取。生彼。 心取彼心已。生彼。既生彼。 即於生得地苦。即地自急苦。 相似。不可比方。受大苦。既。 心重破。受大苦。所山。名丘山。 其山炎燃。其炎高陆仟由旬。在空界。 彼有。有。身炎然。彼上。 彼山火然。空。力故。常有炎火。 燃不。以故。花林。遍彼山。 彼地人。既花。迭相互。作如是言。汝。汝。 如是山上。多有冷林之林。 今可共往。魔人。打地人。上雨刀石。 罪人畏故。走赴彼山。望得救免。望主望。 如是罪人。既到彼山。而彼山上。炎遍。 多有炎。嘴甚利。彼地人。如是已。 彼疾。向地人。彼地人。 有炎破其者。有取其者。 有取其眼者。有取其鼻者。有取其者。 有取其皮者。有取其者。 有取其足者。有取其舌者。 有取其者。有取皮者。 有取其喉者。有取其心者。 有取其肺者。有取小大者。 有取其腹皮。有取其下密者。 有取其髀者。有取其踹者。 有取足跟皮。有取足下皮。 有取其足指。有分分食之。 有分分取肋。有取骨者。有。 唯取其手一之骨。 有任何身分具足取者。有取其髓者。 如是食地人。分分皆食。罪力故。食已生。 於彼炎。魔人生怖畏故。丘山中。 走。望救望。上丘山上彼山已。 以故。炎火遍。覆其身。 如是量百千年。而生。是彼作集力故。受大苦。若上到。丘山。山有火炎。高陆仟由旬。彼炎吹在空而。如。 如是量百千年。受大苦。而常不死。以致未未。未。 於一切苦不独有。若彼生偷邪行行多作受。彼地乃得。 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畜生之道。若生人中同之。一切身分皆悉臭。得癞病。若得病。多有怨。常。生土。彼作集。余果。

如是彼。魔人。如是多多地人。如是如是。疏之言。若汝本身。造作。今欲令食如是食。若自作善。自得善。若作不善。自得不善。不作不得。作不失。汝本作。今得此。彼地人。如是久在合大地。乃量百千年中。常被煮。以致未未。未。如是生偷邪行。行多作。所得果。於一切苦不仅。若。彼地中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豢养的动物之道。若生人中短命。得下劣妻。得好者共人通。若或妻。得凡鄙身他所使。彼力余果。得如是等如是。能诳惑人令入地。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十六。何等十六。一名大气吃苦。二名割刳。三名。四名。五名。六名多苦。七名忍苦。八名朱朱。九名何何奚。十名火出。十一名全副根。十二名彼岸受苦。十三名摩。十四名大摩。十五名火盆。十六名火末。合大地。有如是等十六。生何生於彼。彼比丘。思惟察。若人三不善。所生偷邪行。行多作。彼定受合大地。受苦。生何。生初大气吃苦。彼有人。不行淫。不正察。邪欲行。生彼多量吃苦地里面。受大苦。所炎利[矛*]。刺令穿。以彼[矛*]。下刺之。背上而出。又刺之。腹上而出。又刺之。腰中而出。又刺之。肩上而出。又刺之。而出。又刺之。咽而出。又刺之。口而出。破髑髅。而其出。又刺之。耳而出。彼地人。如是被[矛*]。一切身分皆悉穿破。受大苦。若若煮。一切身分。彼受如是苦已。又更重苦。所以炎。拔其卵。若鹫。挽拔其卵而食之者。如是以致所作集未未未。於一切苦不唯有。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牲禽之道。若生人中同之第四人。官等。彼不善余果。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有啥。彼知有。名割刳。是合地第二。生何生於彼。彼有人邪行。行多作。合地。生割刳。生偷及果。如前所。何者邪行。於女可怜。口中行淫。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生割刳。受大苦。所苦者。魔人。以。其口中。而出。出已急拔。又其口。耳中而出。以。盛汁。其口中。汁炎。燃其唇。次其舌。既舌已。次其眼。如是咽。次其心。次其肚。如是次第。以至。下而出。如是邪行。行多作。果。在於地。如是如是受苦。乃量百千。常被煮。以至未未。未。於一切苦不仅。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豢养的动物之道。若生人中同之。口中常臭。如臭。如是熏他全体所。是彼余果

又彼比丘。知果。叫之大地。有啥。彼知叫地有。名大吼。生何生於彼。彼有人生偷邪行酒行多作。彼地。生大吼。邪行及果。如前所。何者酒。所以酒戒人清之人。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叫地质大学吼生。受大苦。所苦者。白汁。先置口中。以本持酒戒人清人所致故。以炎燃盛之。置其口中。大苦逼。大吼。如是吼。余地中。不比是。彼罪人。生大悲苦。唱吼。大吼之遍空。魔人。特性自嗔。彼地人罪力故。魔人其吼。倍更嗔怒。酒人不。一切不善不生愧。若酒者。是人全体不善。以酒故。心不正不善法心。彼心人。不好。一切不善。不生愧。若人酒。其因。以有因而。能不成。如一般因。相似得果。以此因。久受大苦。苦。量苦。何故名曰大吼地。以受量苦。大吼。是故名曰大吼地。如是生在如是。以致不善破。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家禽之道。若生人中同之。生愚。心不黠慧。多忘失。少不。如是愚之人。有。人不敬。物。求而不可得。若得微病。即便命。是彼余果。又彼比丘。知果。叫之大地。有啥。彼如是叫地。有十六何等十六。一名大吼。二名普。三名火流。四名火末。五名火杵。六名雨炎火石。七名。八名林野。九名普。十名魔遮野。十一名林。十二名大林。十三名板蕉林。十四名有火林。十五名火。十六名分苦。此十六叫地具有。生何生彼。彼比丘如是已叫地大吼已。次第二。名普。彼有人。生偷邪行酒行多作。彼人叫地。生普。邪行及果。如前所。何者酒。若人酒行多作。若於旁人初受戒者。酒令。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叫地普生。受大苦。所杵。彼地人吼。其遍彼地。若山。一切河。三天下浮提等。在彼者。彼吼出。一切消彼人啼哭悲吼。自相似彼地人如是吼。以致未未。未。於一切苦不仅。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家禽之道。若生人中同之。生野少水土

心不可御 甚於大猛火

若人作 彼是因

非爱妻非物 非知能救

三三果 於三界中生

本境界劫 已所诳

酒有 如是酒

元魏婆瞿昙般若流支

彼人受此 汝今如是受

而共相行 今得如是苦

彼地中魔人。如是疏地人已。苦。所二山。山甚[革*]。炎火燃。相作。一俱。拶地人。拶已磨之。其身散。物可。如是磨已。而生。以二山如前拶磨。如是如是。生已拶。生已磨。如是量百千年。未。彼地。若得已。走向余望救望。思得解。魔人。即之。令在下。置镬中。彼人如是在镬中面在下。百千年。火煮之。如是故不。彼镬。若得已。走向余望救望。欲求安。彼人方今有大。其身炎燃。即其身。攫分散。。百千分。分散食之。分分分散。如是量。百千年。而彼故不。彼若得已。望救望。走向余。渴苦。清水若陂池等。疾走往赴。彼唯有白汁。彼池等。彼欲澡洗。就算入中。既入彼。以故。即有大鼋。取而沈之。白汁。煮令熟。如是量百千年。以至不善破已。如是大鼋。乃放之。既得已。彼人苦。望救望。走向余。前边魔人。手[矛*]。其[矛*]炎燃。以如是[矛*]而[矛*]其。就算穿。或有被刺破背出者。或有被刺破出者。或有被刺破出者。彼地人受大苦。唱吼余地人罪力故。其吼。是歌。皆共走趣望救望。魔人即之。[矛*]刀斧。皆悉炎燃穿刺割斫。如是量百千年以致作集。破。彼地乃得。望救望。走向余。有村。屋具足。多有毛尖。心直。疾走往赴。欲入彼村。彼村总体皆悉炎燃。有金口利牙黑。身皆炎燃。遍。既入村已即密。彼地人。金口利牙黑之所啖食。如是量百千年。以至作集破。得出如是苦大海。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畜生之道。若生人中同之。心忽忘物。常在道巷。四出巷中。鄙物。治生求利。小佯笑弄。口色。足劈裂。常患渴之所逼切。有爱妻。父母。兄弟姊妹。此是酒酒。余果。如是戒人酒罪。如是叫大地。受苦果。如是知

人中欲死 能救者

受大苦 地人

人作 益妻子

魔人如是疏地人言。汝自作。今者自受不可得。如是一切果所。彼一切其中受。魔人。如是之。彼地人。魔人。如是量百千年中。如是煮地罪人。以至作集不善未未。未。於一切苦不仅仅。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牲畜之道。若生人中同之。常有癖病。在其腹中。若身焦枯。形貌丑陋。若守。身貌。如林。作集力。余果

心第一 此火吗於火

已诳 作不善

迷正法道 送在地

行之人 得安

嗔第一怨 此三秉世

自心所作 後被煮

又彼比丘。察黑大世界。普及察十六。如活地

若在地煮 彼人所诳

人著欲 彼入

意法叵得 故常酒

若内人故 造作

非人作 人受苦

若自造 後苦於是

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有什么。彼知。有。彼名朱朱。是合地第八。生偷邪行行多作。合地朱朱。生何生於彼。彼知。若人生偷邪行行多作。合地朱朱地生。生偷及果。如前所。何者邪行。全体人。不善察。若羊若。以人女。是故淫之。彼人於佛不生敬服。或在浮。或近浮。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朱朱地生。受大苦。所常所唼食。一切身分。受大苦。彼地火。其腹。彼地人。外煮。自。得此。如是量百千年。常有朱朱。在地中啖食其肉。其血。既血已。次其筋。既筋已。次破其骨。既破骨已。次其髓。既髓已。食大小。彼地人。如是已。如是炙已。如是食已。唱哭。浪。悲大哭。如是以致不可。不善。食受未。如是量百千年。常被煮。炙熟食之。以致未未。未。於一切苦不止。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家禽之道。若生人中同之。多有怨。在王而不得力。生常。生乏少。又不命。是彼邪行力。在於人中。受余果。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有何。彼知。有。名何何奚。是合地第九。是何作集之。广泛毕竟。合地何何奚。彼知。若人生偷邪行行多作。合地何何奚。生偷及果。如前所。何者邪行。地夷人。於姊妹等十三分。而行淫欲。彼法。生。彼人以是因。身命。生合地何何奚。受大苦。所彼地之中。常被煮。魔人之所打苦毒吼。其遍伍仟由旬。彼地人。未到地。在中有中。彼吼。吼。不可得。彼倒故。彼啼哭。是歌。击手等。。力故。之。生如是心。令本人到彼如是。如是念已。快速生成彼。何因有。取因有。彼中有中。何何心取。生彼。心取彼心已。生彼。既生彼。即於生得地苦。即地自急苦。相似。不可举个例子。受大苦。既。心重破。受大苦。所山。名丘山。其山炎燃。其炎高陆仟由旬。在空界。彼有。有。身炎然。彼上。彼山火然。空。力故。常有炎火。燃不。以故。花林。遍彼山。彼地人。既花。迭互相。作如是言。汝。汝。如是山上。多有冷林之林。今可共往。魔人。打地人。上雨刀石。罪人畏故。走赴彼山。望得救免。望主望。如是罪人。既到彼山。而彼山上。炎遍。多有炎。嘴甚利。彼地人。如是已。彼疾。向地人。彼地人。有炎破其者。有取其者。有取其眼者。有取其鼻者。有取其者。有取其皮者。有取其者。有取其足者。有取其舌者。有取其者。有取皮者。有取其喉者。有取其心者。有取其肺者。有取小大者。有取其腹皮。有取其下密者。有取其髀者。有取其踹者。有取足跟皮。有取足下皮。有取其足指。有分分食之。有分分取肋。有取骨者。有。唯取其手一之骨。有整整身分具足取者。有取其髓者。如是食地人。分分皆食。罪力故。食已生。於彼炎。魔人生怖畏故。丘山中。走。望救望。上丘山上彼山已。以故。炎火遍。覆其身。如是量百千年。而生。是彼作集力故。受大苦。若上到。丘山。山有火炎。高伍仟由旬。彼炎吹在空而。如。如是量百千年。受大苦。而常不死。乃至未未。未。於一切苦不唯有。若彼生偷邪行行多作受。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牲畜之道。若生人中同之。一切身分皆悉臭。得癞病。若得病。多有怨。常。生土。彼作集。余果

正法念卷第六地品之二

常喜酒 得不法

欲第一火 第一

佛地集要

作喜笑 受苦哭

少火能山 及一切林

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更有以不。彼知。有。名。急相似。是合地第五。生何生於彼。彼有人邪行。行多作。合地。生於。生偷。及以果。如前所。何者邪行。全数人。若牛若草等淫道已。心生疏。此如是。人女不有。如是念已。纵然生於人女想而行淫欲。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生於。受大苦。所彼若牛若因故。地中。自心分。如前念人女想。若本牛。若本草。已即生人女想。欲心盛。固然走向如是牛。有炎火。牛。彼人既近牛根。因故。入彼根。即入其腹。中火。彼受苦。乃量百千年中。常被煮。其身熟。不可能出。於彼腹中苦逼。以致未未。未。於一切。常被燃。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家禽之道。若生人中同之。生非仁之。以己之妻令他侵近。不生妒忌。邪行因。余果

亦因酒盛 是故酒

若人染欲心 之所诳

酒失中失 是聪明人所

常害生 自心之所诳

白 外以小火

若不趣涅 不向天

若欲自者 喜法

若人能制心 不受苦

三三心起 三苦熟

若其彼受乃得出。生鬼牲畜之中。若其前世去久。有少善。若生人中。常愁苦。於一切不吉。心未有喜。所常不益事。爱妻与世长辞。物散失。眷有殃。若若。常悲。心初不喜。彼不善。因果相似

魔人。答罪人曰

彼第一因 入

因和搭档 如是法起

自自果 生至此

若欲自者 如是莫近

善未世 一切逐

如是 心勿行

後心不生悔 彼人入地

此心所起 如是所诳

几个人共相 造作不善

如是不善 已心所作

地品之二

人中鄙 第一游手好闲本

又彼比丘。活地第七。名苦。生何生於彼。彼知。行者作。深厚使。深怨。多生而行放逸。彼人以是因。身命。活地。生苦。受火重苦。崖下。炎。如是受苦。常不苏息。日夜不停。又彼比丘。谛知果。求涅城。谛知世生死苦。察黑大地。如是黑大地。有啥。彼知。黑地。盛名曰等受苦。彼。受苦。生何生於彼。彼知。若人法。依。以因譬如。一切不。不一切投崖自。正善戒。彼人以是因。身命。在黑大地中。生等受大苦。彼受苦。在崖。量由旬。炎黑束系已。然後推之利刀地之上。炎牙狗之所啖食。一切身分。分分分。唱吼。有救者。有者。所。有慰藉令苦者。自心所诳。在生死。常疾。盲冥。身如普黑林相似彼地地。人。苦切偈疏之言

若人自心 不知果

汝本爱妻 知眷等

今受 何故嗔恨小编

心常境 不曾行正法

若人意作 彼人自受

全副地行 怨家心所诳

何不法 何故不

受地苦 自之所诳

心自在故 得作

速疾行 地中地

如心如是行 如是如是

情侣兄弟等 眷不能够救

不到涅 怨不

心是首先怨 此怨最

地品之三

创造 非是黠慧人

若生苦果 受苦

眷皆分 唯不相

若人作 皆得果

何故心诳 造作彼

本人是悲心器 於我何悲

若人心自在 行於地

若人能制 此道寂

到此处 今受此苦

既有多 今得如是果

又彼比丘。活地第六。名不喜。彼果。生何生於彼。彼知。行之人。心常念欲生。故。游行林野。吹打鼓。方便作大。甚可畏。林行生。鹿子虎豹熊罴黑猩猩等畜游行畏。行者。欲故。作彼畏。故。游行林野。欲奉王。若奉王等。彼人以是因。身命。活地。生不喜。如彼因相似受果。如作令他生心不生喜。在地。入火炎中。炎嘴。大。獯狐鹫狗犬野干。食其耳根。令心不喜。彼有。最。不可。心不喜。一切中最可怖畏。金嘴。入其骨。行其骨中。啖食其耳。如是以至未。心泥。河中行。嗔心旋。浚波漂流。生死山中常所住宿。欲嗔分。少味欲。所。常行邪深水之。於三界中。若退若生。以身滑。常渴味色香等如是罪。作喜笑。得殃哭而受。世尊。而偈言

,意在教育化民,不可能依教实行,以身作,仍在名利之中,死後都要先此地受教,,再至另外地受罪消。

自作此 今何故呻

行果 皆因生

若人作已 後懊

又彼比丘。知果。叫之大地。有什么。彼知大地。有。名火流。是彼地第三。生何生於彼。彼有人生偷邪行酒行多作。彼人叫地火流。邪行及果。如前所。何者酒。於婆塞五戒人。酒功德。作如是言。酒亦是戒。令其酒。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叫地火流。受大苦。所雨火。彼地人常被煮。炎燃。以至足。有狗。啖食其足。炎嘴鹫。破其尸骨而其。野干食其身中。如是常。如是常食。彼人自作不善。悲苦哭。偈恨。向人。而作是言

老婆故 一切向下行

人造易 善人作

若爱妻诳 造作

如是人 近涅住

汝地 所食

今受重苦 非自身造此因

作何 彼人所诳

莫喜酒 酒毒中毒

又彼比丘。活地黑地。既察已。知法。一切。果[革*]有作而集。集而不作。作而不集。作而集者。定受。集不小编。不定受。作不集者不定受。彼知。三及果。如知已。重生。察迭相。又察量。又察量心攀。彼比丘。如是察。生心自在已。又察余地。彼知第三地。名合地。生何而生於彼。所作集不善。煮生。彼知生三作集。生合地。受果。所生偷邪行。如是三不善。生合地。彼上。生如是根本地。中下生。有上中下三苦受。又作。心力故。彼中选择。有上中下。又作。心力攀有上中下。於彼受苦。有上中下。三定。身三。口意三。上中下。又三。欲界生。色界中生。色界生。又三。所去在未。又三。所受生受後受。又三。善不善及以。又三。中生。又三。人非人非人人。自自。所人得人身。作地。是力相似所作。相似生。如得解神通比丘。又三。一者作。二者不作。三者作。所言作者。初作沙。言笔者。後相。言不作者。以至得阿果。又小编。作沙已。作沙行。又小编。此退已。於生。又三。一者禅。二者非禅。三。彼禅者。如初禅地二禅地。非第三禅。非第四禅。非禅者。施戒等。者。阿。漏既。定受。不得果。彼比丘。世海系。迭互因生行果。非有笔者。非有受者。非因。只有力。彼比丘。如是思惟。破魔。修集善法。更上合地因果。何生。生於根本合大地。彼有人。邪行。行多作。如是之。普及毕竟。行多作。是生根本地。及。彼人於是根本地。受大苦。作如前。若人偷及作邪行。是人皆名邪行之人。何名邪。如是作。分。若人邪行尊者之妻。彼人生於合大地。受大苦。所苦者。炎嘴鹫。取其已。在。而啖食之。彼有大河。名。彼有。皆悉火燃。魔人。地人。彼河中。上。又彼河中有炎刀。罪人於彼受大苦。彼苦比。有举个例子。所彼受燃苦。以燃。打其身。魔人。取地人。置彼河中。按令使彼地人。迭相互沈。既相沈已。唱哭。河中国和北美洲水。赤汁。漂彼罪人。如漂本。流不停。如是漂。受大苦。彼河既漂已。彼地人。或有身如日初出者。有身沉如重石者。有著河岸不入者。或有罪人。身如水衣。有炎嘴鹫食之。如食者。或有身洋。其身如生酥者有以。而打之者或有身破。百千分。如沙搏者。有在河中如洋者。有以灰其身者。有以炎其身已。置灰中。以。刺者。有擘其身如。挽而打者。有挽其。令在下。在上打者。有置镬中。火煮之。如豆者。有在镬中。迭互上下。速翻覆者。有置在镬偏近一。手向天而哭者。有共周边而哭者。久受大苦主救。彼中多有炎嘴鹫。野干狗等。在地上。不而食。屏受苦。各不相。因。受苦。彼受量百千苦。自心所诳。十不善本邪行所得。生得。偷得

如是地。火流。是地人自所得。以至作集破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家禽之道。若生人中同之。彼人生一土酒之。一切具色味。不知色味。是本余果

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有啥。彼知有。彼名。是合地第三。生何生於彼。彼有人邪行。行多作。合地。生偷及果。如前所。何者邪行。於女。非道行淫。彼不。自力逼。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受大苦。所筒。盛汁。置口令。唱吼作如是言。笔者今孤。如是量百千年。以致未未。未。於一切苦不仅仅。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家禽之道。若生人中。所得妻。别人。彼人之。无法遮障。是彼余果。彼作集果不失。故受。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有啥。彼知有。名。是合地第四。生何生於彼。彼有人邪行。行多作。合地生。生偷及果。如前所。何者邪行。全体人。取他子。逼邪行。自既力多。令彼啼哭。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生。受大苦。所本人之子。以故。自子在地中。於彼子。生重心。如小编中。如是已。魔人。若以杖。若以。刺个中。若以。在那之中。既自子如是苦事。自生大苦。心悲。不可堪忍。此心苦。於火苦。拾陆分中未有其一。彼人如是心苦逼已。受身苦。所彼。魔人之所持。面在下炎。盛汁。灌其。入其身。其熟藏。熟藏已。次大。大已。次小。小已。次其胃。既胃已。如是次第。次其咽。既咽已。次其喉。既喉已。次舌根。舌根已。次其舌。既舌已。次其。既已。次其。既已。次其。如是已。在下而出。彼邪行人。受如是苦。如是量。百千年中。以化故。自子。自己心苦。具受如是身心二苦。如是量百千年中。常受大苦。以致未未。未。於一切苦不仅仅。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牲畜之道。若生人中。息。有不。不成子。世人皆言。这个人不男。一切嫌。是彼。余果

如是莫酒 自失令他失

依林 旦去暮集

好心中国人民银行善行 人造

若所诳 而不作善

若人喜 受苦中之苦

妻子所 地

已造竟 不曾修行善

各行各不能各安其道,造量,得罪。

又修行者。激情惟。正法。察法行。如此比丘谛察已。通果。如是谛知三大地所及果。察知已。攀通。不有中住魔境界。彼地夜叉。彼比丘如是精。即上空夜叉。空夜叉四大王。如前所。次第以至量光天。以至言浮提中某某村。如是次第剃除。棉被和衣服法衣。正信出家。彼比丘如是以至得第九地量光天。已喜。迭相告言。天等知。魔分。正法朋

福 人中最凡鄙

彼如是 於三界中生

火刀怨毒等 害可忍

如是得言 故酒

她事 自取而陵他

常喜酒 能害善法

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更有以不。彼知。有。名多苦。是合地第六。生何生於彼。彼有人邪行。行多作。合地多苦。生偷及果。如前所。何者邪行。男行男。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多苦受大苦。作集力。於地中。本男士。炎。一切身皆悉炎。其身[革*]。如金。抱其身。既被抱已。一切身分皆悉解散。如沙抟。死已活。以本不善因故。於彼炎人。生怖畏。走避而去。於岸。下未至地。在於空中。有炎嘴。分分攫。令如芥子。合。然後到地。既到地已。彼地有炎口野干而啖食之独有骨在。生肉。既生肉已。魔人。取置炎鼎。而煮之。如是量百千年。煮之食之。分之散之。以致未未。未。於一切苦不仅。若。於多苦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牲口之道。若生人中同之。失量妻。不得一妻。终归如是。自有妻。之。喜旁人邪行因余果。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更有以不。彼知。有。名忍苦。是合地第七。生何生於彼。彼有人邪行行多作。合地生忍苦。生偷及果。如前所。何者邪行。全数人。破她。得女已。若或机关。若自取已。旁人。若依道行。若不依道。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生忍苦。受大苦。所苦者。魔人。之在。面在下。足在於上。下燃大火。一切身。面而起。彼地火。甚。彼罪人身。危脆。眼最故。余。彼罪人身。生。彼人如是受苦。[革*]叵耐。彼人如是地中生。彼人如是受大苦。唱吼。呻啼哭。唱口。彼地火。口而入。火既入已。先其心。既心已。次其肺。如是次第。至生熟藏。根及。如是已。次其足。既受如是被苦已。有啖食其身。彼受如是二大苦。唱吼。而不仅。如是量百千年。於地中。受苦。如是苦。相似。如是量百千年。以致。未未未。於一切苦不仅。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家禽之道。若生人中同之。得好。端偏官破劫。力故。唱哭。懊心碎。彼人如是地人中。二二受大苦。唱哭。懊等苦。邪行因。余果

不作不受殃 非因

又彼比丘察黑。大地。名畏鹫生何。生於彼。彼有人。物因。而客人。若若。若食。彼人以是因。身命。於道黑地。生畏鹫。受大苦。彼地。地火燃。普皆水色。十千由旬。周遍炎起。有蒺[/梨]彼地人。怒杖急打。夜常走。火炎刀枷挽弓弩箭。後走逐。刺。常急走。魔人。手刀枷箭。皆悉炎燃。斫打射之。唯行彼。渴所逼。命常欲。救。息欲。有命而已。外人所秉。具受苦。释迦牟尼。而偈言

心作 彼人至此

汝不自 今到地

若常酒 彼人非正意

今此地 在於大苦海

本所诳 今

此怨能人 送到

人不戒 作集多

若欲嗔 心第一诳

今大火 何故呻

又如是合大地。彼中有山。名鹫遍。彼地人。身渴。走赴彼山。而彼山中。都有炎嘴鹫。身大肚。而彼鹫。身肚中。有地人。名火人。彼地人。望救望。故赴彼山。既到彼山。彼鹫。先破其。髑髅骨。而取其。挑其眼。彼地人。哭唱。然救者。既破其。已。。彼地人。眼。而走向冥地。罪力故。有鹫。其身大。彼鹫腹中。悉有火人。向罪犯。到即吞之。彼地人。入鹫腹中。即火人。本侵他妻罪所致

心自在作 自在有

彼生因行多作。乃量百千年。常被燃。而不死。彼邪行因行多作。女。在刀林。彼偷因行多作。入地在於一。彼是河。其河名曰彼岸。沸汁。彼河中。地罪人。河对岸。多有第一食。陀尼食。蒲尼食。有好敷具。有好林。林有邃影。有陂池。河流干净的水。彼地人。如是已。即大。迭相招。作如是言。汝汝。小编今得。今有陀尼食。蒲尼食。有好敷具。如前所。彼地人。如是唱。余地人。既已。皆共走。有能救。有可。和集一。迭相言。作者今於何得。何救何。有人。不而。提示之言。汝今看此彼岸。大河岸上。如是多有陀尼食。蒲尼食。敷具林。影清。如前所。彼地人。如是一切迭相和集。俱走往赴彼岸。大河近岸。如是河中。白汁。汁。沫覆其上。彼地人。既如是走。在彼河。既彼已。其身有如生酥者。有消洋者。有炎嘴食啖之者。有炎口食者。有身分散而消洋者。彼地人在彼河中。如是一切。如是受苦。是彼因力作集所致。如是受苦彼地人。如是量百千年。煮透。分散消洋。以致作集破。腐。彼地中。乃得彼地中。魔人。疏罪人。而偈言

是汝之所作 非是自家因

人之罪根所由,莫不起於三毒。前日道德,皆因不遵教所致。多人只宗教外表,不知宗教真正的动感,正是道德教育,故只重情势而不重的果,是致芸芸生越发迷惘、落而已!

不足信 令人到地

何故子 作至此

已作不善 今受苦果

汝邪愚 所人

元魏婆瞿昙般若流支

後不得 汝今徒悔恨

正法念卷第七

速行不可 人到地

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有啥。彼知有。彼名一切根。是合地第十一。生何生於彼。彼有人邪行行多作。合地一切根地生。生偷及果。如前所。今邪行行多作。若人多欲。或於口中。若中。非女根。淫彼女。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一体根生。受大苦。所以火置口令。以。盛赤汁。叉擘口。打刺令。置汁。彼有黑。炎燃。彼十一。皆悉火燃。以炎。在中之。活。如是常。炎唼食其眼。白汁。置耳令。炎利刀割截其鼻。以利刀次割其舌。雨利刀割其身。一切根受大苦。受苦。得不。彼地人。相似。不可譬。今少分。譬喻以取於日。如是地受苦亦。非有比。天上亦譬如。彼地人。受地苦。亦如是。有举个例子。何以故。天上。地苦重。如是苦。今少分。彼地所受苦。[革*]尤重。乃至作集不善未未。未。於一切苦不仅。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家养动物之道。若生人中同之。妻不良。旁人共通。旁人而共之。若告官人。枉令。若以毒和而。若待其睡以刀等。是彼作集力余果。作集力果未。不可得。必受之。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有何。彼知有。名彼岸受苦。是合地第十二。生何。生於彼。彼有人邪行行多作。合地。生彼岸受苦。生偷及果。如前所。何者邪行。全体人。起淫欲心。念自妻。淫他女。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生彼岸受苦。受大苦。作集力。受如是苦。所彼受火苦。受刀割苦。受灰苦。受病苦。如是彼岸不可得安慰者。如是所。受苦。不可譬如。如受苦。彼地人。自心所诳。如是受苦。如是量百千年中。常被炙。若煮若打。以至集作不善未未。未。於一切苦不仅。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家禽之道。若生人中同之。常。野。山中。夷人奴。常有病苦。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有什么。彼知有。名摩。是合地。第十三。生何生於彼。彼有人生偷邪行作集结地摩。生偷及果。如前所。何者邪行。所沙。自知沙本在俗。先共女曾行欲。得欲滋味。比丘。心念。夜中。彼女。於淫欲味。不善察。即共行欲。彼人已。心即味著。非梵行事。记怀念。心生喜。向她淫欲功德。喜笑心。行多作。彼彼喜。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摩。受大苦。所苦者。彼地。一切皆作摩色。摩色相相似。彼如是普皆赤色。有赤光明。魔人。取地人。镬中煮之。若置函。杵之。若彼。彼人摩花在清池中。彼地人。若於函镬二苦得。於彼清池摩花。望救望。疾走往赴。生如是心。小编往彼。得安。彼地人。渴苦。望摩。彼人如是若百走。若千走所走之道。多。破其足。既破足已。敷心在地。彼地。破其心。若背著地。破背。若傍著地。破。若其坐者。上入。彼人如是迭相唱。若若煮。渴身干。迭相唱。哭懊。一切罪人如是心。看摩。魔人。在其背後。大利刀。若斧若枷。割斫打之。彼地人。方便求救求。到摩。到已即上。望冷故。彼摩。如陀。温火遍。金罪人既上。卷。彼人。以故。在合地摩。如是量百千。以故。煮而不死。以至作集不善未未。未。於一切苦不仅仅。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家养动物之道。若生人中同之。彼人得雄雌等及时不正。戒。命短促作集力之所致也

生亦如是 後合

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有何。彼知。有。名火出。是合地第十。生何生於彼。彼有人邪行行多作。合地火出。生偷及果。如前所。何者邪行。若比丘尼。先共余名好照旧糟糕。破禁戒。若人重犯。彼比丘尼。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火出。受大苦。所彼相似受苦。彼苦[革*]不作。所大火。普炎所。眼出火。彼是火。即其身。彼地人。受如是等苦。又更受余苦。魔人。劈其眼眶。陀炭置眼令。劈其眼骨。如劈竹。彼地。如是畏。以杵枷。割打。令身分散。以。劈其。洋白之令。如是。有烈焰外其身。外二。如是。受第一苦。急苦。受如是等量。苦具足。魔人偈言

汝前作 自心理惟作

若不作 不受苦

又修行者。彼比丘。常勤精。谛果。善行正行。世一切生死。第一牢魔。不肯住於魔之程度於地不共住。心不喜染著垢。彼地夜叉。彼比丘有如是等功德相。上空夜叉。如前所。次第以至大梵身天。如上。又彼比丘。察黑之大地。有。彼出名曰旃荼黑地。生何生於彼。彼有人床敷具。病所。非已所而多食用。俗人愚覆藏。若自羊。若她教。如婆外道所诳。彼人以是因。身命於黑地。生旃荼。受大苦。所若若鹫若等。拔其眼根。彼地主。若以杵枷。若以大斧。若以火。怒急嗔。苦逼。既生如是地里面。受重苦。所挑眼若拔其舌。一切身分。分分皆拔。汁。三奇。遍刺其身。削其足。所食。一切病集。啼哭啕。主伴。魔人。嗔怒打。如是黑地之。乃至量百千年。乃得。若於前世去久。善未熟。生鬼家禽之中。若生人中。瘘脊目盲。命不久。人中死已。入道。如是生所。行善者得善。笔者得。果所。常在生死

若作少 地多吃苦

心泥 住於宅

生地 所

是汝本 何故呻

若人 不地

彼人如是自作。受地苦。乃量百千年。地流。以致破。乃得。然後生牲畜鬼。若生人中。放牧人。若放。若放余畜。若放牛。若放草。象狗。常。治生以自存活。若作兵。兵主。短命。鄙作。余因。相似果

彼於三界中 不可得举例

欲者少味利 受苦多

人念作 不喜善法

於彼等受苦。如是受苦。魔人。如是治罪。彼地人。如是受苦。如是量百千年。受第一苦。如是以致散。破。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若生人中。不善故。在於地。陀毗。岳母。海畔境界。辛境界。洲境界。人抄劫掠其物。於苦奴。若作兵。身癃。一切身分。鄙劣不具。渴。寒逼。如箭射。受苦。常被枉。小木石等。之所打。一切人之所嫌。老婆。一切人中最凡。受第一苦。余果。因相似。因相似。如本所作。後如是受。若彼比丘。如是察地黑苦。於生死中得欲

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有什么。彼知有。名摩诃摩。是合地第十四。生何生於彼。彼有人邪行行多作。合地。生於摩诃摩。生偷及果。如前所。何者邪行。非沙。自沙。而戒有缺。何以故。行梵行。不求涅。如行。笑涅行。如是念言。小编此梵行。生午月。若生余。天相似。令小编生彼天世界中天女中。如是沙。如是梵行。非梵行。乃是行。生死因行。因行。是垢染行。如是梵行。於病老死。悲啼哭。椎胸拍。苦懊。如是等。不得解。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大摩地生。受大苦。全部河。名曰灰波。五由旬。百由旬。常流不息。孔灰不遍。彼地人。在彼河中。受[革*]先是苦。既彼河。身分散。骨石。水衣。肉泥。河中水者白汁。地罪人。身散合。河中。彼河所漂。漂已熟。右左。有炎嘴而啖食之。若望救。走彼河。魔人。以炎[矛*]。[矛*]置河中。彼若欲出。足熟。筋熟髀熟熟髋熟。髋骨亦熟。髋皮亦熟。髋肉亦熟。背肉落。背肉亦熟。肉落。肉亦熟。骨落。骨亦熟。髑髅落。髑髅亦熟。彼地人。如是河中。如是如是煮炙等。如是量百千年。彼地人。彼河中受苦。乃得。彼。而更有清陂池。池有敷摩花。彼地人。望救望。求安。走向彼摩林。彼花如利刀。彼地人。身若之。彼花。削割斫。身碎。稍落。魔人。多苦。逼令速上花林上。彼花林中火。其花。罪人既上卷合。彼地人。在其火然。如是量百千年。以故。彼中有而食其眼。拔其舌根。割截其耳。分散其身。如是者。自果。彼地人。於彼摩诃摩地里面。常被煮。乃至作集不善未未。未。於一切苦不仅仅。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牲口之道。若生人中同之。患病痛。平时渴。多嗔恚。是彼余果。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有什么。彼知有。名火盆。是合地第十五。生何生於彼。彼有人邪行行多作。合地生火盆。生偷及果。如前所。何者邪行。非沙。自沙。作沙已。念在家白衣身。近女。喜笑舞。彼人如是不善察。念喜。心生疏。如是思惟分。非善思惟。非是正念。法思惟。非苦集。正法思惟。非思惟。於思惟。不作不行。非正念。心境惟。非念佛法僧思惟。非念死相。非於生死欲思惟。非少罪如微怖畏思惟。相当少取。敷具。看病食。具因。彼如是人而便多取敷具病食具因。彼人如是多取具病食具因。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生火盆。受大苦。所苦者。彼火盆。炎遍。毛炎而不遍者。彼地。地身体。如。彼炎。合一炎。彼地人。呻吼。吼口。口炎。彼地人。受大苦。唱。呻啼哭。火炎入耳。既入耳故。呻。唱吼。炎重点。既入眼故。呻。唱吼。彼人如是。普身炎燃。炎衣。其舌。既破戒已。食他食。故其舌。以犯禁戒不善察。看他女。故其眼。以不戒。共他女歌笑相。以染心其故。白汁其耳中。以犯禁戒取僧香熏。故割其鼻。以火之。彼人如是。五根犯戒。地中。本相似。受苦果。行故。彼地中。如是量百千年。常被煮。多有炎。广泛。合地。名火盆。以致集作不善未未。未。於一切苦不仅。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家禽之道。若生人中同之。得侏儒身。目盲耳。少死。常患渴。是彼余果。又彼比丘。知果。次察合大地。有什么。彼知有。彼名末火。是合地第十六。生何生於彼。彼知若人生偷邪行行多作。合地末火。生偷及果。如前所。何者邪行。全部人。非沙。自沙。若女歌舞笑具。既已。不善察。心生染。彼歌笑舞等。漏失不。心味著。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合大地末火。受大苦。所四角地。周壁五百由旬。常有火燃不息。地人。自所作。上雨火。不曾停。如是雨。如是雨火。以雨故。彼地人一切身分分散末。以雨火故。常煮常。常受如是二雨苦。彼地人如是受苦。唯地人受如是苦。除是以外可例如。彼人如是。所受苦。[革*]急。如是苦。一切皆畏。不不。自所作。如是受苦。以至作集不善。未未。未。於一切苦不独有。若。彼地乃得。若於前世去久。有善熟。不生鬼家禽之道。若生人中同之。常在大河渡人之。常生怖畏。若身常病。若象等。有命而常畏死。是彼余果。又彼比丘察如是合大地相继。唯十六。更不有第十七。合大地十六。多常。如是察。法。彼比丘如是察彼生自在果。生死

作善生天 作此

汝所覆 自作多

佛地集要

不安道,愧。所何事,

花何去 其香亦逐

今受莫呻 何用呼嗟

正法念卷第六

汝何悲心 何不寂

如是自在 汝到此

汝自心所作 一切如是诳

後熟 有生受果

酒能燃欲 嗔心亦如是

心好偷她物 行他女

若不能够忍苦 不作

汝本心作 今受此

好中国人民银行善易 人行善

若邪者 彼人非黠慧

又彼比丘如是察三地已。次察第四叫之大地。生何生於彼中。彼知。全体人生偷邪行酒行多作。如是四周围毕竟。作而集。身命。生如是叫大地。邪行及果如前所。今酒行多作。生叫大地中。若人以酒僧。若戒人出家比丘。若寂人。寂心人。禅定者。其酒故心。彼人以是因。身命。於叫大地。彼中。受大苦。受何等苦。以擘其口。洋赤汁。灌口令。初其唇。既唇已。次其。既已。次其舌。既舌已。次其咽。如是咽。次其肚。如是次第其小。小已。大。如是生藏。次熟藏。熟藏已。下而出。如是彼人。酒不善。得如是。啼吼。呼嗟大哭。彼人如是唱吼已。魔人。疏之。而偈言

又如是。魔人。以炎杵。彼罪人。罪人怖走。四向望。望有救。作如是言。哪个人救本人。笔者何所。四向走望。如是行已。炎杵已。置炎燃河。若炎燃。山石。窟穴等中。。受苦。著。推令在地。彼身裂。如是千到。若百千到。又如是。魔人。取地人。置刀林。刀甚多。火炎燃。而此罪人。彼。有好摆正女。如是已。生染。如是女。妙。末香坌身。香身。如是身材第一。身柔。指爪。熙怡含笑。以其身。欲媚。一切愚凡夫之人。心。彼地人。既如是放正女在桃浪。生如是心。是本人人中本所者。是本身本先全体者。彼地人。自所诳故如是。如是已。即上彼。如刀。割其身肉。既杀跌已。次割其筋。既割筋已。次割其骨。既割骨已。次劈其髓。如是劈割一切已。乃得上。欲近女。心念。自心所诳。在彼上如是受苦。既桐月。彼女。在於地。彼人已。然彼女以欲媚眼。上看彼人。美。先以甜作如是言。念汝因。笔者到此。汝今为啥不近笔者。何不抱小编。如是地。化所作。罪人已。欲心盛刀。次第下。彼人既下。刀向上。炎火燃。利如剃刀。如是利刀。先割其肉。次其筋。次割其骨。次割其。次割其髓。遍作。彼地人。如是被割。如是被劈。已。看彼女。欲心。既如是看。炎嘴鹫。即啄其眼。火燃刀。先割其耳。如是被割。唱吼。刀炎燃次割其舌。次割其鼻。如是遍割。一切身分。欲心。如是到地。既到地已。而彼女。在。彼人已。而上。如前所。彼力故。如是量百千年。如是量百千。自心所诳。彼地中。如是行。彼地人。如是被。何因故。邪欲因。彼人如是不欲。始心。如是行。在於地鬼家养动物。生之心。不可。在地中故如是。知是心不可信也

自自得果 生皆如是

汝畏地 此是汝宅

彼不得果 如下地

若作善 逐亦如是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邪淫的地苦,佛男同性的地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