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克萨哈,为何不自己称帝呢

2019-07-17 作者:中国史   |   浏览(97)

说到孝庄太后其实这个人也还是有不少的说法的,因为这个人看起来有点厉害,而且让人觉得十分的害怕,其实那是因为大家都不怎么了解这个人了,如果了解孝庄太后的人会发现这个人的成绩很大,他曾经两次扶持小皇帝,而且经历了三个朝代,但是有的人要问了为什么不选择称帝呢?下面我们就着这个问题一起来揭秘看看吧!

问题:孝庄太后历经三朝,扶持两位幼主,为何不自己称帝呢?

纳喇·苏克萨哈出生满洲正白旗,是清朝大臣。是康熙的辅政四大臣之一,担任过议政大臣、领侍卫内大臣、太子太保等职,曾因弹劾多尔衮图谋不轨而被罢免,又与鳌拜不和而不得志。索尼死后,鳌拜更加放肆,联合班布尔善诬陷苏克萨哈不想归还大权,于康熙六年被杀害。人物生平 上台背景 顺治十八年正月初七日,世祖福临谢世。已经出过痘的八岁皇三子玄烨登基,改元康熙。世祖遗诏命上三旗内大臣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为辅臣,佐理政务。直至康熙八年五月,擒拿鳌拜,玄烨正式亲政,凡八年零五个月,史称“四辅政时期”。 清世祖死后,索尼等手奉诏 ,跪告诸王、贝勒等说:“今主上遗诏,命我四人辅佐冲主。从来国务政务,惟宗室协理,索尼等皆异姓臣子,何能综理?今宜与诸王、贝勒等共任之。”诸王、贝勒答道:“大行皇帝深知汝四大臣之心,故委以国家政务,诏旨甚明,谁敢干预,四大臣勿让。”于是,索尼等奏知皇太后,宣誓就职于福临神位前。誓词曰: 兹者,先皇帝不以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等为庸劣,遗诏寄托,保翊冲主。索尼等誓协忠诚,共生死,辅佐政务,不私亲戚,不计怨仇,不听旁人及兄弟子侄教唆之言,不求无义之富贵,不私往来诸王、贝勒等府,受其馈遗,不结觉羽,不受贿赂,惟以忠心,仰报先皇帝大恩。若复为身谋,有讳斯誓,上天殛罚,夺算凶诛。 从上述史事中可窥知,在宗室诸王、贝勒健在的情况下,四异姓臣荣膺辅政使命,索尼等缺乏足够的思想准备。考察清初的历史就会发觉,四异姓臣出任辅政决非偶然。这是清廷经过一场萧墙皇嗣之争后,孝庄文皇后汲取叔王摄政权力过大,对皇帝构成威胁,为了强化皇权,所采取的决断措施。 世祖福临青年病故,玄烨亦是幼龄即位,皇权又面临如何行使的同样问题。两者不同之处,此时开国功高诸王贬死殆尽,余下承袭各王政绩平庸,而孝庄文皇后“殷大启圣”,操持国柄,可以从容左右局势。时人对此已有洞察,顺治十八年三月,江南桐城县生员周南“诣阙条奏”十款,未款呈请孝庄太后“垂帘以盛治之隆”。她以与祖制相左,拒绝垂帘听政。同时,孝庄又亲身经历了太宗谢世皇位承袭的激烈之争,深感皇权不稳定的因素主要来自宗室内部功高盖世而大权在握的诸王。亲王摄政体制不终止,玄烨的帝位也难稳固,不若用异姓大臣辅政,报效朝廷,也便于控制。于是,异姓臣子辅政的决策应运而生。她以福临“遗诏”的名义,宣布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辅佐幼主。正月初六日,福临病逝前一日,召原任学士麻勒吉、学士王熙至养心殿,降旨自责,立皇太子。定四大臣辅政,草拟遗诏。命麻勒吉和侍卫贾卜嘉“拜诏奏知太后”,宣示王贝勒大臣。这份“遗诏”显系在孝庄文皇后的授意下,四辅大臣精心炮制的。 孝庄文皇后为何会相中索尼等四人呢?这同满洲八旗旗籍制度的变化有着密切的联系。努尔哈赤死后,八旗的旗制发生了重大的变革。皇太极做了一次重要的改旗,将自己领的两白旗同多尔衮三兄弟所属的两黄旗对换,亲领两黄旗。从此埋下八旗之间的矛盾根源。天聪九年十二月,皇太极治罪了莽古尔泰,兼并了正蓝旗,从此自领三旗。八旗的分治是巩固皇权的重要举措。多尔衮摄政,强化自将的正白旗,成为满洲八旗的精锐之师。福临治其罪后,又收缴正白旗,连同两黄旗构成了八旗的核心、体制最高贵的“上三旗”,成为国家军事力量的柱石。而“下五旗”则渐成诸王、贝勒的宗藩封地,逐步脱离了国家的军政和行政。上三旗与下五旗的分治,是清朝加强中央集权的产物。上三旗臣属自然成为皇帝治理国家的中坚力量,辅臣人选也必然出自上三旗,索尼为正黄旗,苏克萨哈系正白旗,遏必隆、鳌拜皆镶黄旗,并且,他们又都是典掌侍卫亲军的内大臣,“有军国重事,在禁中与满洲学士,尚书等杂议”。所以,他们四人中选,是预料之中的事。 其次,索尼等四人在拥戴福临及同多尔衮的抗争中,旗帜鲜明、态度坚定地站在孝庄文皇后那边,深得她的赏识。这亦是他们能出任辅臣的重要因素。在皇位继承上,立豪格有碍,索尼主张皇子“必立其一”,这使多尔衮预谋大位的企图受阻。多尔衮擅政,在与索尼“誓辅幼主”的六人中,谭泰、巩阿岱、锡翰均违背盟约,心归摄政王,遂逼鳌拜等悔弃前誓。“公终不附睿亲王,于政事多以理争,王由是恶之”。以致索尼、鳌拜俱被问罪降革,又远发索尼于盛京。苏克萨哈原为多尔衮近侍,正白旗骨干之臣。多尔衮死后,未出三个月,他与詹岱、穆济伦首讦多尔衮私备“八补黄袍、大东珠、素珠、黑狐褂”,“阴谋篡逆”。苏克萨哈投靠了孝庄,立即被提拔为巴牙喇纛章京。遏必隆、鳌拜屡建殊勋,鳌拜攻讦谭泰附睿亲王营私揽政诸状。此时对多尔衮的态度则成为孝庄考察官僚的试金石。福临亲政后,将索尼等官复其职,委以重任。索尼等更加感恩德德,仰报皇上。在孝庄圈定的四辅臣就职誓词上有“不私往来诸王、贝勒等府,受其馈遗,不结党羽”等语,对四大臣加以种种限制。这样,在中央就形成一个以孝庄文皇后为主,四位异姓大臣为辅的统治核心。《朝鲜王朝实录》记载:“四辅臣担当国事,裁决庶务,入白太后。”任用异姓大臣掌权,迫使爱新觉罗宗室子孙不得干预朝政,保障皇权的稳定与持久。 辅政大臣与摄政王执政相比,更有利于幼主皇位的稳定。其一,两者政治地位差别大。摄政叔王皆为宗室近亲,皇帝叔伯长辈,又为一旗之主,军政地位极其特殊。例如,和硕睿亲王多尔衮是皇叔,正白旗主;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努尔哈赤侄儿,镶蓝旗主,皆为“四小贝勒”之一。而辅政大臣,皆为异姓臣子,与皇上除君臣关系之外,八旗中尚有严格的主仆名分。由于叔王和辅臣同皇帝的关系不一样,叔王权势大,容易揽政,而辅政大臣会受到太皇太后和诸王的双层制约,不敢轻视太皇太后和幼主。 其二,两者权限各异。摄政即替君执政,代行皇权。摄政王能独自处理军国大政,并以皇帝的名义颁发谕旨,体现自己的意愿。辅政大臣职能仅为佐理政务,受皇太后的制约。四大臣不得擅自决定朝政,必须共同协商,呈请皇太后恩准,以皇帝谕旨或太后懿旨发布,很大程度上直接反映了太后和皇帝的旨意。总之,摄政诸王位高权重,极易排斥皇太后和幼主,而辅政大臣则可以维护皇权,有效地防止叔王干政。可见,四大臣辅政体制取代亲王摄政,这是孝庄文皇后的殚精毕智之举。 内部斗争 四辅政大臣皆为勋旧,可谓功铭钟鼎。索尼,赫舍里氏,满洲“著姓”,正黄旗人。其父硕色巴克什,叔父为大学士希福。他兼通“满汉蒙古文字”,在文馆办事,历任头等侍卫、吏部启心郎,因屡建战功,累进一等伯,任内大臣,兼议政大臣、内务府总管。 苏克萨哈,其父为额驸苏纳。他初授牛录额真,世祖时擢为议政大臣,讦告多尔衮有功,又晋内大臣。 遏必隆,纽祐禄氏,镶黄旗人。其父为清开国功勋五大臣之一额亦都,母为和硕公主。初授牛录章京世职,袭一等公,擢为议政大臣、领侍卫内大臣。 鳌拜,瓜尔佳氏,满洲“著姓”,镶黄旗人。为开国“五大臣”之一费英东之侄。初授巴牙喇壮达,因骁勇善战,授三等梅勒章京,赐号“巴图鲁”,晋三等昂邦章京,又升议政大臣、领侍卫内大臣。 四辅臣之间相互关系如何?《清史稿·苏克萨哈传》作了概括:“时索尼为四朝旧臣,遏必隆、鳌拜皆以公爵先苏克萨哈为内大臣,鳌拜尤功多,意气凌轹,人多惮之。苏克萨哈以额驸子入侍禁廷,承恩眷,班行亚索尼,与鳌拜有姻连,而论事辄龃龉,寖以成隙。”这段记载为分析四大臣在辅政中纠纷及鳌拜的擅政专权提供了线索。 八年中,四辅臣间的争斗日益激化,主要是鳌拜与苏克萨哈为垒相抗,问题集中在镶黄旗与正白旗圈换土地上。康熙五年正月,鳌拜执意更换旗地,在社会上激起了轩然大波。苏克萨哈力阻,大学士、户部尚书苏纳海,直隶、山东、河南三省总督朱昌祚,巡抚王登联疏言不可为。鳌拜恼羞成怒,利用职权将苏纳海、朱昌祚、王登联下狱议罪。玄烨特召辅臣询问。鳌拜请将苏纳海等置重典,索尼、遏必隆不能争,独苏克萨哈缄默不语。玄烨故不允其请。而鳌拜却矫昭,将三人诛杀弃市。 死局已定 鳌拜也时常讲述苏克萨哈坏话,在资格最老的大臣索尼旁挑拨离间,因此很多人不想相信大臣苏克萨哈,因此鳌拜也日益骄恣,渐渐日增排挤苏克萨哈,又老臣索尼在康熙六年6月多病死亡,因此鳌拜的行径更加狂妄和肆无忌惮。遏必隆因此也凡事附和鳌拜。苏克萨哈威望尚浅“心非鳌拜所为而不能力争”。在四辅臣的讧斗中,鲜明地形成两黄旗对一白旗,三比一的局面。这亦是鳌拜敢于背叛“誓词”,独揽朝政的重要缘由。苏克萨哈势孤力单,怏怏不快,康熙六年,乞请驻守先帝福临的孝陵。鳌拜借机罗织苏克萨哈二十四大罪状,拟将苏克萨哈与长子查克旦磔死,余下子孙处斩,籍没家产。玄烨洞见鳌拜等素怨苏克萨哈,积以成仇,而不准奏。鳌拜攘臂上前,强奏累日,再次矫旨,剪除苏克萨哈,为他全面擅权扫清道路。应当指出,鳌拜与苏克萨哈为儿女姻亲,他们之间这场殊死的较量,决非个人之间恩怨,而是长期以来满洲八旗之间的抗争在新的形势下的暴露。多尔衮在位时,扶植两白旗,压制两黄旗。“于驻防沧州两白旗兵丁,则给饷不绝,于驻河间两黄旗兵丁,则屡请不发饷”。[22]顺治五年,遏必隆兄子侍卫科普索“讦其与白旗诸王有隙”,设兵护门。同年三月,贝子屯齐等讦告两黄旗大臣谋立豪格,济尔哈朗“知尔不举”。诸种矛盾与冲突促使鳌拜当权后执意圈换旗地,压抑苏克萨哈,打击正白旗,抬高两黄旗的地位。这就是鳌拜与苏克萨哈长期争斗不已的实质。苏克萨哈后人 幼子:苏常寿。清康熙八年,鳌拜败,诏以纳喇·苏克萨哈虽有罪,不至诛灭子孙,此皆鳌拜挟仇所致,命复官及世爵,以其幼子纳喇·苏常寿袭。 余子六人、孙一人、兄弟子二人皆处斩: 苏克萨哈之子内大臣查克旦,不行劝阻、革职,即凌迟处死。 苏克萨哈之子达器、德器,孙侉克扎,苏克萨哈亲弟苏吗喇之子海兰,无论已到岁数、未到岁数,皆斩立决。 一等侍卫穗黑、塞黑里、郎中那赛、候补塞克精额、苏克萨哈之侄图尔泰、俱革职。苏克萨哈与多尔衮 苏克萨哈原本并没有多么大的权力,只是多尔衮手下的一个亲信。苏克萨哈虽然没有多大的权力,却十分会察言观色,见风使舵。在多尔衮死后,苏克萨哈将顺治皇帝作为自己的投资对象。他察觉出了顺治皇帝对多尔衮的不满,为了取得顺治帝的欢心,于是多尔衮向顺治帝递交了一份检举信。检举信内容是关于多尔衮生前蓄谋造反,并且死后龙袍陪葬的事情。于是多尔衮被掘坟鞭尸,死后落得一个十分凄惨的下场。而苏克萨哈却因为举报有功,取得了顺治帝的欢心从而一步登天,成为皇帝面前的红人。 苏克萨哈多尔衮之间的关系并不复杂,复杂的是苏克萨哈的野心。多尔衮估计在世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他死后,他的亲信会为了加官进爵而举报自己。多尔衮死后也没落得一个体面的下场,这一切也都是拜苏克萨哈所赐。 不知道苏克萨哈是否之后会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总之苏克萨哈多尔衮之间的关系并不像主仆关系,因为他们之间并不存在主仆之间那种最纯粹的忠诚与信任。苏克萨哈一生都在为自己的利益考虑,不惜损人利己。历史评价 《清史稿》:苏克萨哈见忌同列,遂致覆宗。

在中国古代社会中,当君主冲龄之时,在特定的形势下,王朝会出现一种短期的政权构成形式,即临时的特殊政体。其形式约有五种:

历经三朝和扶持幼主并非可以自己称帝的必然条件,这个问题在逻辑上不成立。

回答:

1、母后临朝称制。皇帝年幼,母后“权理朝政”。例如,北魏考文帝拓跋宏五岁登极,冯太后临朝执政十余载;唐代中宗李显、睿宗李旦先后即位,武则天皆临朝称制;晚清咸丰帝后妃慈安、慈禧扶持六岁同治帝载淳,两宫太后“垂帘听政”等。

顺治皇帝六岁登基,此时的皇位岌岌可危,朝政大权基本上控制在睿亲王多尔衮的手中,孝庄皇太后自保尚且不足,更谈不上自立为帝了。

向敬之

2、诸王监国。《左传》闵二年记载:“君行则守,有守则从,从曰抚军,守曰监国。”君王外出巡狩,太子留守,代行处理朝政,谓之监国。或皇位空缺,新皇未立,由王爷监国,如五代后唐李嗣源、南明福王朱由崧即位前,及鲁王朱以海均曾作过“监国”。

从史料记载来看,多尔衮由叔父摄政王到皇叔父摄政王,再到皇父摄政王,不仅大权独揽,而且礼制规格已经是准皇帝了,连皇帝印玺都掌握在自己手中,顺治皇帝事实上只具有象征性的皇帝身份,多尔衮离正式的皇帝只差一个称呼。

准确地说,孝庄在后金—清经历了四朝。她是太祖天命十年二月,作为姑姑的代孕女人,嫁给四贝勒皇太极做侧福晋的。皇太极即位成功,崇德元年改喊称帝,孝庄由侧福晋成为了永福宫庄妃,此后成为了顺治朝的圣母皇太后、康熙朝的太皇太后。

3、宗室诸王摄政。即代替君主处理国政,均以长辈代行幼主视朝。早在西周初期,就出现了这种摄政的历史现象。《礼记正义》卷第二十《文王世子第八》记载:“成王幼,不能涖阼。周公相,践阼而治。”[疏] 曰:“周公代成王践履阼阶,摄王位而临天下。”[①]其后,又如殷商伊尹代太甲,春秋鲁隐公代太子轨等,均属摄政。清代顺治帝褔临六岁即位,郑亲王济尔哈朗、睿亲王多尔衮为摄政王;宣统帝溥仪三岁登基,以其父载沣为监国摄政王,行使皇权。

可叹天不假年,顺治七年,多尔衮因骑马坠伤不治而亡,时年仅39岁,如果上天再多给多尔衮几年的时间,也许大清帝国的历史就会改写。

毋庸置疑,孝庄是清初著名的女政治家。她先后扶持过六岁的儿子福临和八岁的孙子玄烨登基。但是,她始终没有表现出对皇位觊觎的欲望和野心:一是她无此非分之想,二是满洲亲贵不会给她机会。所以,她连真正的垂帘听政,都没有做过。

4、权臣辅政,君主年少,或新君嗣位,受命异姓大臣辅弼国政。君主亲政后,即结束辅佐襄赞之命。《尚书·虞夏传·皋陶谟》曰:“古者天子必有四邻,前曰疑,后曰丞,左曰辅,右曰弼。”《后汉书·伏湛传》云:“柱石之臣,宜居辅弼。”设置辅政大臣,在古代王朝中是屡见不鲜的。例如,三国蜀,刘备病故,其子刘禅登基,由丞相诸葛亮辅政。再如,北周七岁的静帝宇文阐即位,由皇亲国戚、“位望益隆”的随国公杨坚为辅政大臣,假黄铖、以左大丞相身份,总理朝政。康熙初年,四位辅政大臣亦如此。

因此,这时候的孝庄皇太后仅仅依赖皇位生存,皇位在,孝庄皇太后还是孝庄皇太后,如果皇位不在,那她就什么都不是了,所以,根本没有力量自己称帝,能够保住皇位就已经是上天眷顾之下的万幸了,多少还是靠了运气的成分。

顺治初年,摄政睿亲王代行皇权。多尔衮死后,少年老成的顺治亲政,继续推行多尔衮的政策,加强满汉关系,与孝庄以及满洲老一辈保守势力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但,顺治仍然是皇权在握的最高领导人。

5、外戚操持国柄。如东汉和帝刘肇,及其后继位皇帝多为少儿,虽名义上太后临朝,但大权为外戚权臣梁冀所握。他身任大将军,又为顺帝、桓帝两皇后兄长。他与皇太后定策禁中,操纵三代皇帝的废立,专制于朝二十余年。质帝不满其骄横,称之“跋扈将军”。东汉自和帝、安帝始,外戚干预朝政,而梁翼专权达到极至。

多尔衮死后,十三岁的顺治提前亲政,但皇权依然危机重重,宗室内部的政治斗争十分激烈。

金沙澳门官网 1顺治传位康熙,以三名两黄旗大臣和一名正白旗大臣辅政,改变了原由宗室亲王摄政的体制。玄烨能成为皇帝,除了有大臣的支持和顺治的同意,孝庄的力主坚持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但,孝庄甘心做辅政的太皇太后,而四辅臣也只有辅理之责。孝庄作为康熙的监护人和领路人,掌握着清朝大政方针的决定权,牵制着把持票拟与批红大权的四辅臣,却一直站在幕后,甚至拒绝了顺治十八年三月江南桐城生员周南奏请孝庄垂帘的建议。

在何种形势下,实行摄政,或者辅政?各王朝因时而异。其中存在着一个较普遍的问题,那就是随着星移物换,幼主渐大,摄政王、辅政之臣与皇权的矛盾便日趋加剧,其后果,或是辅政之臣废除君主,改朝换代,如隋文帝杨坚废静帝自立,以国号隋取代北周。或为皇帝亲政,拿下权臣,恢复皇权。这种摄政、辅政体制与皇权政体的冲突,构成了古代官僚政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影响着王朝的政治走向。处于封建社会晚期的清王朝经历了摄政、辅政,再辅政、再摄政的一个全过程,这种王朝的政治文化更具有典型特质,有利于解析清朝政治体制变更的价值取向。

此时内有八旗旗主王爷拥兵自重,外有异姓藩王形成割据之势,很多地方还处在战火之中,国内政治形势非常严峻,基本上没什么机会可以掀起夺位的政治风浪,能够顺利保住皇位已属不易,这时候的孝庄皇太后依然没有力量自立。

孝庄没有垂帘之举,但有听政之实,但她对少年天子始终没有取而代之的想法。尤其在四大臣辅政后期,出现了鳌拜独专权柄,孝庄政治思想随之发生了巨大转变,及时为曾经打压的顺治“视满汉如一体”的亲汉政策及时修正,对康熙恢复顺治政治路线、提前终止辅政体制,进行了有力且有效的支持。康熙真正亲政,孝庄主动放权,作为顾问,为康熙平定三藩、收复台湾等出谋划策。

一、叔王摄政体制的形成

等皇权稍微稳定后,母子二人的关系又陷入僵局,因给顺治选皇后的问题上,年轻的顺治不懂得身为皇帝的一言一行都是政治的道理,极力反对政治婚姻,造成母子之间形同水火。

回答:

后金时期,清太祖努尔哈赤在尝试各种“立储”方式,效果不佳,于是实行“八和硕贝勒共议国政”体制。而这种体制极大地限制了汗的权力,此时的汗是徒有虚名,无异于一主旗贝勒。在此形势下,身为汗的皇太极采取种种措施,调整共议国政体制,从四大贝勒,到“三尊佛”,再至一统独尊,天聪六年,他才面南独坐,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大汗。崇德八年八月初九月,皇太极“端坐而崩”,死得突然,生前又未立储位。太祖、太宗两代均未确立汗位传承制度,加之皇太极即位的遗留问题,太祖系子弟与太宗系皇子,皆窥伺神器。皇嗣又成为各派势力公开角逐的对象,萧墙之哄再起。

孝庄皇太后连儿子的婚姻都摆不平,就更谈不上自立为帝一说了。

孝庄太后出生于蒙古科尔沁贵族世家,是“黄金家族”成吉思汗的后裔。她天生丽质,绝代佳人,13岁嫁给皇太极,后被封为“庄妃”。

彼时,竞争皇位者主要两大派系,一是以努尔哈赤第十四子、正当盛年的睿亲王多尔衮,及其同母兄弟英亲王阿齐格、豫亲王多铎为一方。这是太祖过世后,诸子争夺汗位余波的再续,旧愿重提。多尔衮兄弟对皇太极用两白旗更换父汗留给他们的两黄旗,乃至称汗,均极为不满,多次声言,太宗之位“系夺立”。皇太极突然驾崩,燃起了他们觊觎汗位的勇气。阿济格、多铎屡劝多尔衮即大位。当多尔衮犹豫未决之时,多铎说:“若不允,当立我!我名在太祖遗诏。”多尔衮应道:“肃亲王亦有名,不独王也。”多铎又言:“不立我,论长当立礼亲王。”就在福临将即位时,阿济格、多铎仍跪求多尔衮,一定要入承大统,且以莫非畏惧两黄旗大臣之言来激将他,期待多尔衮为君,抬高两白旗的地位,倾吐多年来被皇太极挤压的闷气。

而孝庄皇太后执意要政治联姻,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顺治的皇位并不牢固。

孝庄太后身处满清入关,问鼎中原的时代,内有宫廷皇权之争,外有大明、大顺之患。但她用自身特有的果敢、智慧和刚毅辅佐三朝,两扶幼主,为满清的稳定和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无愧为“大清国母”的称号。

一是以拥戴皇长子肃亲王豪格为君的一方。此方势力颇大,以礼亲王代善、郑亲王济尔哈朗及两黄旗大臣均站在这一边。诸王中资历深、影响大的代善、济尔哈朗等,表态拥护豪格嗣位。豪格曾回忆说:“和硕郑亲王,初议立我为君,因王性柔,力不能胜众,议遂寝。”[②]太宗属下两黄旗大臣图尔格、索尼、图赖、锡翰、巩阿岱、鳌拜、谭泰、塔瞻八人,在皇上“宾天”后,为立皇储紧锣密鼓地进行动。他们“往肃王家中,言欲立肃王为君,以上为太子,私相计议”。[③]并相盟誓,效忠豪格,维护两黄旗的优势,以此捍卫皇权的正统。豪格也四处散布:“睿亲王素善病,岂能终摄政之事?”[④] 并拉拢固山额真何洛会、议政大臣杨善、甲喇章京伊成格罗硕等,扩充自己的实力。而代善、济尔哈朗的明确支持,无疑使得整个形势对于豪格有利。两黄旗大臣等又同心合力,誓死拥戴皇子为帝。

顺治在二十四岁驾崩,临终之际顾虑幼主继位难以驾驭朝局,曾一度想传位于宗族中年龄较大的亲王,母仪天下的孝庄皇太后反复劝说,都无法改变顺治的立场,之后在传教士汤若望的劝说下,顺治才下遗诏让已经出过天花的第三子玄烨继位,并指定索尼、苏克萨哈、阿比隆、鳌拜为辅政大臣。

康熙对他的皇祖母孝庄太后有如下的评论:“趋承祖母膝下三十余年,鞠养教诲,以致有成。设无祖母太皇太后,断不能敦有今日成立。”

还有一种潜在的力量,即以孝庄文皇后牵头的“五宫”博尔济吉特氏集团,欲立幼子福临为君,维系其家族在后宫中的显赫地位。孝庄文皇后运筹帷幄,纵横于各派势力之间。诸王和大臣围绕着谁来继承帝位?三派展开了明争暗斗的较量。当新君浮出水面时,“上三旗”中两黄旗与多尔衮领的正白旗的矛盾冲突暂时缓和下来。

从这一过程中不难看出,孝庄皇太后对朝廷政局的影响力依然十分有限,如果她有足够的力量,还轮不到已经病入膏肓的顺治皇帝动心思,将千幸万苦保下来的帝位传给宗族中的其他成员。

雍正帝也对孝庄太后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统两朝之养孝,极三世之尊亲。”

皇太极死后的第六日,即八月十五日,前两股强劲的势力进行摊牌。两黄旗巴牙喇兵剑拔弩张,环立于大清门与宫殿,诸大臣皆诣崇政殿,内外气氛十分紧张。然而,两派却戏剧性地议定皇太极第九子、六岁的福临登基。于盛京留作人质的朝鲜世子李?在给其国王的秘密报告中详载了这一场面:

而八岁的康熙即位后,朝局又一次陷入危机,稳定政局、保住皇位再次成为孝庄皇太后的必然选择。

金沙澳门官网 2

十四日,诸王皆会于大衙门。大王发誓曰:“虎口,帝之长子,当承大统云。”则虎口曰:“福小德薄,非所堪当。”固辞退去,定策之议,未及归一。帝之手下将领之辈,佩剑而前,曰:“吾属食于帝,衣于帝,养育之恩与天同大,若不立帝之子,则宁死从帝于地下而已!”大王曰:“吾以弟兄,常时朝政,老不预知,何可参于此议乎?”即起去。八王亦随而去。十王默无一言。九王应之曰:“汝等之言是矣。虎口王既让退出,无继统之意,当立帝之第三,而年岁幼稚,八高军兵,吾与右真王分掌其半,左右辅政,年长之后,即当归政。”誓天而罢云。[⑤]

此时辅政大臣把持朝政,孝庄皇太后虽有一定的影响力,但对皇权的威胁依然存在,她所有的精力不得不用来巩固皇权。

(孝庄剧照)

此段话生动地描述了两股势力代表人物的各自心态,以及皇位移交的新方案,即幼主褔临荣登大宝,由郑亲王济尔哈朗、睿亲王多尔衮,两叔王摄政。誓天而盟,拥立幼主。这是最终达成的一种两派均能接受的折衷方案。

索尼死后,鳌拜通过政治斗争,由辅政大臣的末位上升至首位,而孝庄皇太后根本无力遏制朝臣们的政治斗争,任凭鳌拜势力坐大。

那么,德才兼备的孝庄为何不自己称帝呢?

多尔衮何故放弃大位,去拥立幼侄福临?代善、济尔哈朗及两黄旗大臣怎么又一改初衷,转来辅佐幼主?多尔衮考虑到代善、济尔哈朗、豪格等诸王贝勒不赞成他称帝的现实,因此搁置起昔日理想,以免激化双方矛盾,造成家族内的流血牺牲。但他平素忌恨其侄儿豪格,与之不睦,也决不让豪格登基。因而,协同济尔哈朗,共同辅佐福临,不失为一种较佳的选择。只要是皇子即位,代善、济尔哈朗和两黄旗大臣都能接受。之后,多尔衮统帅三分之二的满蒙八旗兵及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等汉军,戡定中原。“胜国旧臣之所奉,止知有摄政王耳”!乾隆帝在追复多尔衮封爵的谕令中指出:“其时我世祖章皇帝,实尚在冲龄,未尝亲政也。夫睿王果萌异志,则方兵权在握,何时而不为?”“然彼诚图为不轨,无难潜锄异已,以逞逆谋。”[⑥]应当指明多尔衮搁置承袭大统,顾全了国家大局,防止了满洲八旗的一次大分裂。

康熙十四岁开始亲政后,对朝局的控制力也极度脆弱,一度眼睁睁看着另一辅政大臣苏克萨哈被鳌拜所杀,皇帝如此,说明孝庄皇太后的力量也很有限,根本没有力量控制朝局。

一,孝庄太后具有超我的思想境界,胸怀满清天下。

少年福临嗣登大宝,其母孝庄文皇后从中周旋,也起了重要的作用。时年三十一岁的孝庄利用代善的懦弱,笼络住他;与三十三岁的多尔衮联姻,使之倾心于她。尽管清代官书对此颇存避讳,但蛛丝马迹依稀可寻。蒋良骐《东华录》卷六记述:多尔衮“亲到皇宫内院”。他曾反悔地说:“若以我为君,以今上居储位,我何以有此病症?”所谓“太后下嫁”决非是一般的联姻关系。对于王公本身而言,是一种政治行为,是一种借新的婚姻来扩大个自的势力,起决定作用的是家利益,而决不是个人的意愿。太后下嫁,与她将福临举上皇帝的宝座息息相关。群臣既立誓天后,代善之子多罗郡王阿达礼、孙子固山贝子硕托等仍对立幼子不满,执意请多尔衮“正大位”。多尔衮以他们“扰政乱国”、叛逆之罪,予以严惩。表明他同孝庄文皇后合作的诚意。

而鳌拜的肆意妄为,也说明他根本不顾忌康熙及其身后的孝庄皇太后,由此可见孝庄皇太后的实际政治力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能够保住皇位已经很不容易了。

孝庄知晓大义,懂得进退。她一生都在尽力作好妻子、母亲、祖母的角色。

诚然,福临能够嗣位,也是由孝庄在“五宫”[⑦]中所处的显著地位决定的。皇太极的“五宫”后妃皆出自科尔沁蒙古博尔济吉特氏“威畹贵族”。孝端皇后无子,与孝庄为亲姑侄;皇太极宠爱的宸妃,生子早殇,与孝庄又系姊妹;余下两宫有一子,比福临尚小,地位远非孝庄可比。博尔济吉特氏家族为了巩固其在朝廷的特殊权益,她们和衷共济地把孝庄之子福临推上皇帝的宝座。而豪格之母继妃乌喇纳喇氏在后宫中身位不显。难怪豪格报怨自己“福小德薄,非所堪当”。其根源即在此。

等到康熙十六岁打败鳌拜后,翅膀已经硬了,此时的孝庄皇太后已经是六十五岁的垂暮老人了,早已过了冲锋陷阵的年龄,只能继续扮演身居幕后的角色。

13岁的孝庄,就与姑母一起,以妻子的角色尽心辅佐皇太极。《清史稿》载,她“佐太宗文皇帝肇造丕基,赞助内政,越既有年”。皇太极也多次赞扬她“聪明颖慧,贤达有为”。

济尔哈朗与多尔衮摄政,“刑政除拜,大小国事,九王专掌之。出兵等事,皆属右真王”。多尔衮又采取果断措施,罢免诸王贝勒等办理部院事务。[⑧]又将诸王贝勒等归入都察院稽察范围,在给该衙门的谕旨中,指出:“尔等俱系朝廷风纪之官。向来诸王贝勒贝子公等,办理国政,及朝谒勤惰,原属吏部稽核。今官员听之吏部,王贝勒等,应尔衙门稽察。事应纠参者,据实奏闻,方为称职。”[⑨]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自己独专威权,清除障碍。济尔哈朗已经觉察其事态,顺治元年正月,他召集内三院、六部、都察院、理藩院堂官,谕曰:“嗣后,各衙门办理事务,或有应白于我二王者,或有记档者,皆先启知睿亲王,档子书名亦宜先书睿亲王。”[⑩]尔后,多尔衮平定中原,统一天下,“至德丰功,千古无两”。加封“皇父摄政王”,而济尔哈朗则为“信义辅政叔王”;他以自己的名义颁发谕旨,权势越发膨胀,还声称:“太宗文皇帝之位,原系夺立,以挟制皇上”。[11]又处死豪格,霸占其妃。少年天子顺治帝福临已经为自己的生命忧惧操心起来。这说明多尔衮称帝之心并没有泯没,只不过条件不成熟罢了。

其实历史上的后宫称帝或者垂帘听政,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情势所迫,后宫嫔妃们已经卷入政治斗争的漩涡,不是你死 ,就是我活,迫不得已才走上政治前台,武则天是这样,吕后、慈禧也都如此。

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孝庄劝降洪承畴之事。

顺治七年十二月初九日,多尔衮射猎丧生于喀喇城。次年二月初十日,多尔衮尸骨未寒,顺治帝福临便颁诏,“暴多尔衮罪行于中外”,削其爵,撤庙享。这标志着褔临正式亲政,皇权得到集中。年方十四的少年天子,何以有如以魄力?康熙七年正月,御制《孝陵神功圣德碑文》曰:顺治帝“孝事太皇太后,晨兴问安,长跪受教”。[12]因此,治罪多尔衮,实际是其母孝庄的主意。说明“皇父”摄政王多尔衮生前已经严重地威胁着皇权,他过世未久,即宣布其罪状,以警其余诸王。

但孝庄皇太后一生的政治作为就是为了保住儿孙的皇位,而且始终身居幕后,从来都没有冲上政治前台与各方政治势力恶斗,一方面不具备这样的实力,另一方面也没有这样的政治机会。

在松山战役中,清军俘获了明朝大将洪承畴,但洪承畴宁死不降,以绝食相胁。而皇太极非常希望劝降这位明朝重臣,一来打击明朝士气,二来带领清人入关。孝庄为夫分忧,毛遂自荐,亲自前往游说,对洪承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居然让洪承畴心服口服的降了,解了皇太极的燃眉之急。

君主年幼,叔王权势颇强,摄政体制是各集团之间利益均衡的产物。努尔哈赤、皇太极时期未定储制度,皇位纷争不已。摄政体制的产生,既考虑维护帝系传承的法统,同时,也照顾到努尔哈赤嫡系子弟势力强劲的现实,各派力量平衡后,叔王摄政,代行皇权,便水到渠成。摄政体制也是满洲贵族集团内部缓解冲突、上下协调的一种重要方式,亦是清朝挺进中原整体战略部署的需要。此种政体局面的形成,也是后金年间执行努尔哈赤“八和硕贝勒共议国政”政治理想的负面影响的再现,摄政体制的弊病已不可避免。

她与皇帝之间完全是命运共同体,皇帝在,她就在,根本不存在将自己变成皇帝的政治逻辑。

金沙澳门官网 3

二、辅政新制取替摄政旧制

加上中国传统的父系文化已经形成非常完整的伦理体系,母系在政权传承方面大都陷入血缘和伦理的困境,很难自立嗣统,争夺儿子的位置,将来还得传承给儿子,已经有了武则天的前车之鉴,后来的女性政治家们大都会有清醒的认识。

(孝庄与顺治)

顺治十八年正月初七日,世祖福临谢世。已经出过痘的八岁皇三子玄烨登极,改元康熙。世祖遗诏命上三旗内大臣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为辅臣,佐理政务。直至康熙八年五月,擒拿鳌拜,玄烨正式亲政,凡八年零五个月,史称“四辅政时期”。

就此而言,孝庄皇太后没有自己称帝,与历经三朝、扶持幼主无关,也与个人的政治野心或者教育背景无关,而是与她个人没有力量发展成非称帝不可的政治局势有关。

及至皇太极突然猝死时,一场皇权之争在豪格和多尔衮之间激烈上演,眼看皇太极辛苦打下的江山将毁于内乱。在危及时刻,孝庄勇敢地站了出来,展示了自己的睿智与果敢,多方斡旋,巧妙地平息了这场夺位之战,成功地扶持年幼的福临上位,挽大清江山于即倾。

清世祖死后,索尼等手奉诏,跪告诸王、贝勒等说:“今主上遗诏,命我四人辅佐冲主。从来国务政务,惟宗室协理,索尼等皆异姓臣子,何能综理?今宜与诸王、贝勒等共任之。”诸王、贝勒答道:“大行皇帝深知汝四大臣之心,故委以国家政务,诏旨甚明,谁敢干预,四大臣勿让。”[13]于是,索尼等奏知皇太后,宣誓就职于福临神位前。誓词曰:

其实高明的政治家总是将自己隐藏得很好,与其站在台前成为千夫所指,不如躲在幕后呼风唤雨,孝庄皇太后虽然没有深度介入皇族之间的权力斗争,但这并不妨碍其成为女性中一代优秀的政治家。

这时,31岁的“庄妃”变成了“皇太后”,权势更盛,但她只以一个母亲的角色全力辅佐福临,培养年幼的孙子康熙。

兹者,先皇帝不以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等为庸劣,遗诏寄托,保翊冲主。索尼等誓协忠诚,共生死,辅佐政务,不私亲戚,不计怨仇,不听旁人及兄弟子侄教唆之言,不求无义之富贵,不私往来诸王、贝勒等府,受其馈遗,不结觉羽,不受贿赂,惟以忠心,仰报先皇帝大恩。若复为身谋,有讳斯誓,上天殛罚,夺算凶诛。[14]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在顺治去世后,大清的重担落在了8岁的康熙身上。这时的孝庄是完全有机会独专朝权的。

从上述史事中可窥知,在宗室诸王、贝勒健在的情况下,四异姓臣荣膺辅政使命,索尼等缺乏足够的思想准备。考察清初的历史就会发觉,四异姓臣出任辅政决非偶然。这是清廷经过一场萧墙皇嗣之争后,孝庄文皇后汲取叔王摄政权力过大,对皇帝构成威胁,为了强化皇权,所采取的决断措施。

一来康熙幼小,无法亲政,和孝庄感情很深,朝政都得仰仗孝庄;二来虽说有几个辅政大臣,但他们相互倾轧,各怀鬼胎,不足以对孝庄构成威胁;三来孝庄辅佐顺治多年,威信极高,且部分大臣上书,力劝孝庄“垂帘听政”。

世祖福临青年病故,玄烨亦是幼龄即位,皇权又面临如何行使的同样问题。两者不同之处,此时开国功高诸王贬死殆尽,余下承袭各王政绩平庸,而孝庄文皇后“殷大启圣”,操持国柄,可以从容左右局势。时人对此已有洞察,顺治十八年三月,江南桐城县生员周南“诣阙条奏”十款,未款呈请孝庄太后“垂帘以盛治之隆”[15]。她以与祖制相左,拒绝垂帘听政。同时,孝庄又亲身经历了太宗谢世皇位承袭的激烈之争,深感皇权不稳定的因素主要来自宗室内部功高盖世而大权在握的诸王。亲王摄政体制不终止,玄烨的帝位也难稳固,不若用异姓大臣辅政,报效朝廷,也便于控制。于是,异姓臣子辅政的决策应运而生。她以福临“遗诏”的名义,宣布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辅佐幼主。正月初六日,福临病逝前一日,召原任学士麻勒吉、学士王熙至养心殿,降旨自责,立皇太子。定四大臣辅政,草拟遗诏。命麻勒吉和侍卫贾卜嘉“拜诏奏知太后”,宣示王贝勒大臣。这份“遗诏”显系在孝庄文皇后的授意下,四辅大臣精心炮制的。

但是,孝庄只以一个祖母的角色,竭尽全力辅佐康熙擒鳌拜、平三藩,为“康乾盛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孝庄文皇后为何会相中索尼等四人呢?这同满洲八旗旗籍制度的变化有着密切的联系。努尔哈赤死后,八旗的旗制发生了重大的变革。皇太极做了一次重要的改旗,将自己领的两白旗同多尔衮三兄弟所属的两黄旗对换,亲领两黄旗。从此埋下八旗之间的矛盾根源。天聪九年十二月,皇太极治罪了莽古尔泰,兼并了正蓝旗,从此自领三旗。八旗的分治是巩固皇权的重要举措。多尔衮摄政,强化自将的正白旗,成为满洲八旗的精锐之师。福临治其罪后,又收缴正白旗,连同两黄旗构成了八旗的核心、体制最高贵的“上三旗”,成为国家军事力量的柱石。而“下五旗”则渐成诸王、贝勒的宗藩封地,逐步脱离了国家的军政和行政。上三旗与下五旗的分治,是清朝加强中央集权的产物。上三旗臣属自然成为皇帝治理国家的中坚力量,辅臣人选也必然出自上三旗,索尼为正黄旗,苏克萨哈系正白旗,遏必隆、鳌拜皆镶黄旗,并且,他们又都是典掌侍卫亲军的内大臣,“有军国重事,在禁中与满洲学士,尚书等杂议”[16]。所以,他们四人中选,是预料之中的事。

这期间的孝庄,有超过武则天的德才和威望,更有百倍于武则天的良好口碑。她有很多机会成为第二个武则天,但她不计个人得失,心怀大清,为清朝政权的平稳过度和长治久安,呕心沥血,鞠躬尽瘁。

其次,索尼等四人在拥戴福临及同多尔衮的抗争中,旗帜鲜明、态度坚定地站在孝庄文后那边,深得她的赏识。这亦是他们能出任辅臣的重要因素。在皇位继承上,立豪格有碍,索尼主张皇子“必立其一”,这使多尔衮预谋大位的企图受阻。多尔衮擅政,在与索尼“誓辅幼主”的六人中,谭泰、巩阿岱、锡翰均违背盟约,心归摄政王,遂逼鳌拜等悔弃前誓。“公终不附睿亲王,于政事多以理争,王由是恶之”[17]。以致索尼、鳌拜俱被问罪降革,又远发索尼于盛京。苏克萨哈原为多尔衮近侍,正白旗骨干之臣。多尔衮死后,未出三个月,他与詹岱、穆济伦首讦多尔衮私备“八补黄袍、大东珠、素珠、黑狐褂”,“阴谋篡逆”。[18]苏克萨哈投靠了孝庄,立即被提拔为巴牙喇纛章京。遏必隆、鳌拜屡建殊勋,鳌拜攻讦谭泰附睿亲王营私揽政诸状。此时对多尔衮的态度则成为孝庄考察官僚的试金石。福临亲政后,将索尼等官复其职,委以重任。索尼等更加感恩德德,仰报皇上。在孝庄圈定的四辅臣就职誓词上有“不私往来诸王、贝勒等府,受其馈遗,不结党羽”等语,对四大臣加以种种限制。这样,在中央就形成一个以孝庄文皇后为主,四位异姓大臣为辅的统治核心。《朝鲜王朝实录》记载:“四辅臣担当国事,裁决庶务,入白太后。”[19]任用异姓大臣掌权,迫使爱新觉罗宗室子孙不得干预朝政,保障皇权的稳定与持久。

金沙澳门官网 4

辅政大臣与摄政王执政相比,更有利于幼主皇位的稳定。其一,两者政治地位差别大。摄政叔王皆为宗室近亲,皇帝叔伯长辈,又为一旗之主,军政地位极其特殊。例如,和硕睿亲王多尔衮是皇叔,正白旗主;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努尔哈赤侄儿,镶蓝旗主,皆为“四小贝勒”之一。而辅政大臣,皆为异姓臣子,与皇上除君臣关系之外,八旗中尚有严格的主仆名分。由于叔王和辅臣同皇帝的关系不一样,叔王权势大,容易揽政,而辅政大臣会受到太皇太后和诸王的双层制约,不敢轻视太皇太后和幼主。

(孝庄与康熙)

其二,两者权限各异。摄政即替君执政,代行皇权。摄政王能独自处理军国大政,并以皇帝的名义颁发谕旨,体现自己的意愿。辅政大臣职能仅为佐理政务,受皇太后的制约。四大臣不得擅自决定朝政,必须共同协商,呈请皇太后恩准,以皇帝谕旨或太后懿旨发布,很大程度上直接反映了太后和皇帝的旨意。总之,摄政诸王位高权重,极易排斥皇太后和幼主,而辅政大臣则可以维护皇权,有效地防止叔王干政。[20]可见,四大臣辅政体制取代亲王摄政,这是孝庄文皇后的殚精毕智之举。

二,孝庄吸取了前人教训。

三、体制失控与辅臣专权

孝庄一生喜欢读书,因此她善于吸取前朝教训。武则天虽然权倾天下,自立为帝,但外戚专权,把持朝政,妄杀忠良,祸乱天下。最终武则天还是将江山还给了李唐,只留下一块无字碑,任由后世评说。

四辅政大臣皆为勋旧,可谓功铭钟鼎。索尼,赫舍里氏,满洲“著姓”,正黄旗人。其父硕色巴克什,叔父为大学士希福。他兼通“满汉蒙古文字”,在文馆办事,历任头等侍卫、吏部启心郎,因屡建战功,累进一等伯,任内大臣,兼议政大臣、内务府总管。苏克萨哈,其父为额驸苏纳。他初授牛录额真,世祖时擢为议政大臣,讦告多尔衮有功,又晋内大臣。遏必隆,纽祐禄氏,镶黄旗人。其父为清开国功勋五大臣之一额亦都,母为和硕公主。初授牛录章京世职,袭一等公,擢为议政大臣、领侍卫内大臣。鳌拜,瓜尔佳氏,满洲“著姓”,镶黄旗人。为开国“五大臣”之一费英东之侄。初授巴牙喇壮达,因骁勇善战,授三等梅勒章京,赐号“巴图鲁”,晋三等昂邦章京,又升议政大臣、领侍卫内大臣。

吕雉更是心如蛇蝎,为了独揽大权,诛杀功臣,残杀刘邦子嗣,杀害宠妃,天怒人怨。

四辅臣之间相互关系如何?《清史稿·苏克萨哈传》作了概括:“时索尼为四朝旧臣,遏必隆、鳌拜皆以公爵先苏克萨哈为内大臣,鳌拜尤功多,意气凌轹,人多惮之。苏克萨哈以额驸子入侍禁廷,承恩眷,班行亚索尼,与鳌拜有姻连,而论事辄龃龉,寖以成隙。”[21]这段记载为分析四大臣在辅政中纠纷及鳌拜的擅政专权提供了线索。

孝庄不想背负骂名,她的心中唯有大清的稳定和兴盛,她甘愿作一个无名英雄。

八年中,四辅臣间的争斗日益激化,主要是鳌拜与苏克萨哈为垒相抗,问题集中在镶黄旗与正白旗圈换土地上。康熙五年正月,鳌拜执意更换旗地,在社会上激起了轩然大波。苏克萨哈力阻,大学士、户部尚书苏纳海,直隶、山东、河南三省总督朱昌祚,巡抚王登联疏言不可为。鳌拜恼羞成怒,利用职权将苏纳海、朱昌祚、王登联下狱议罪。玄烨特召辅臣询问。鳌拜请将苏纳海等置重典,索尼、遏必隆不能争,独苏克萨哈缄默不语。玄烨故不允其请。而鳌拜却矫昭,将三人诛杀弃市。

三,孝庄对子孙有很深的感情。

资格最老的索尼平素也厌恶苏克萨哈,见鳌拜日益骄恣,与苏克萨哈不容,又年迈多病,对鳌拜所为向不阻止。遏必隆与鳌拜同旗结党,凡事皆附和。苏克萨哈威望尚浅,“心非鳌拜所为而不能力争”。在四辅臣的讧斗中,鲜明地形成两黄旗对一白旗,三比一的局面。这亦是鳌拜敢于背叛“誓词”,独揽朝政的重要缘由。苏克萨哈势孤力单,怏怏不快,康熙六年,乞请驻守先帝福临的孝陵。鳌拜借机罗织其二十四大罪状,拟将他与长子查克旦磔死,余下子孙处斩,籍没家产。玄烨洞见鳌拜等素怨苏克萨哈,积以成仇,而不准奏。鳌拜攘臂上前,强奏累日,再次矫旨,剪除苏克萨哈,为他全面擅权扫清道路。应当指出,鳌拜与苏克萨哈为儿女姻亲,他们之间这场殊死的较量,决非个人之间恩怨,而是长期以来满洲八旗之间的抗争在新的形势下的暴露。多尔衮在位时,扶植两白旗,压制两黄旗。“于驻防沧州两白旗兵丁,则给饷不绝,于驻河间两黄旗兵丁,则屡请不发饷”。[22]顺治五年,遏必隆兄子侍卫科普索“讦其与白旗诸王有隙”,设兵护门。同年三月,贝子屯齐等讦告两黄旗大臣谋立豪格,济尔哈朗“知尔不举”。诸种矛盾与冲突促使鳌拜当权后执意圈换旗地,压抑苏克萨哈,打击正白旗,抬高两黄旗的地位。这就是鳌拜与苏克萨哈长期争斗不已的实质。

福临是孝庄的儿子,皇位得来惊心动魄,全仗孝庄的运筹帷幄;康熙自幼跟随孝庄,学习治国方略,祖孙情深至极。当孝庄病危时,康熙日夜守候在病榻前。孝庄去世后,康熙恸哭不止,悲痛欲绝。

四大臣辅政体制实施初期,与八旗制度的演变和太皇太后辅佐幼主的现实是相适应的,如同前文所述,执行的战略方针与政策措施是为巩固新生政权服务的。但新的辅政体制失去监督和控制,辅政之臣权力大,难以驾驭。皇帝年幼,辅政大臣不仅取代了内阁大学士入直和“票拟”的职责,甚至还可行使皇帝的“朱批”之权,以致他们的职权逐渐膨胀,科道官又不能行使监察和封驳权力,时间一长,自然引发鳌拜专权。

四,孝庄不具备自立为帝的外部条件。

清太宗时期,设立文馆,又称书房,即秘书机构。崇德元年,皇太极称帝,改文馆为内三院。顺治十五年,仿明制,改内三院为内阁,同时设立翰林院。世祖遗诏既将顺治年间所设机构斥为“于淳朴旧制,日有更张”,当必须革除之列。顺治十八年六月,四辅臣以皇帝名义降旨吏部,“内三院衙门自太宗皇帝时设立,今应仍复旧制,设内秘书院、内国史院、内弘文院。其内阁、翰林院名色俱停罢。内三院应设满汉大学士、学士等官”。[23]这次所恢复的内三院与太宗时所设的职掌已有差别。太宗时,内三院的大学士颇受信任,随时入直,以备顾问。如范文程任内秘书院大学士,召直左右,“所典皆机密事,每入对,必漏下数十刻始出,或未及食息,复召入”。每议政,皇太极必曰:“范章京知否?”入关初期,“抚育各国书敕,皆文程视草”[24]

皇后或太后如果要自立为帝,必须具备几个条件,一是外戚家族实力强大,至少手握重兵。二是皇室子孙孱弱,无法胜任帝王之位。三是自立之人要得到朝臣的拥护。

多尔衮摄政,内三院大学士既不直入,也不票拟。这次复设之内三院大学士与内阁大学士相比,除品级从正五品升至正二品之外,其他职司与顺治初年之内院大学士无别。如同御史李之芳疏言:“昔大学士俱内直,诸司章奏,即日票拟。自鳌拜辅政,大学士皆不入直,疏奏俱至,次日看详”。[25]辅臣共同商量票签内容,请示太后,并且代替幼帝朱笔御批。所以,必待次日看详。这样,大学士入值和票拟之权被剥夺了,这样就打乱了国家中枢机构的决策秩序。辅政权臣的所为又得不到有效监督,为鳌拜揽政提供了契机。

孝庄自身的才能和人格魅力足以自立为帝,但在她辅佐三代帝王时,并不具备称帝的外部条件。

辅政体制失控主要表现在:1、辅臣权势渐重,取代了皇权。鳌拜专权即如此。辅臣参预国家重要机务的决策,又可代皇帝“朱批”,利用奏疏“次日看详”之则,鳌拜将部院奏折私带回府,“任意更改”,一人独断。他操持中枢机构,安插亲信党羽,如任命户部尚书即以“太宗文皇帝时设有二员,今亦应补授二员”为借口,将马迩赛徇情补用等。2、六科封驳之权,名存实无。因闲置了内阁大学士入值和“票拟”的职能,实际上取消六科掌题本之抄发与封驳的监察职权,批下之本,径达部院。权臣处于无监督的状况。3、此时的诸王多颐养天年,无问朝政。致使鳌拜擅权便愈演愈烈。

金沙澳门官网 5

(孝庄与多尔衮)

皇太极自不用说,到顺治时,豪格和多尔衮功勋卓著,都具有帝王才干,且各自手握重兵。康熙朝时,四位辅政大臣相互钳制,朝臣派系分明。且康熙从小就显露帝王才干,必能成就一番伟业。

孝庄既没有强势的外戚家族,又无一兵一卒,且爱新觉罗氏人丁兴旺,能人辈出。所以,孝庄只需尽心辅政,确保大清的安稳,没必要自立为帝。

俗话说:“自古红颜多祸水”,但孝庄例外,她恰好是治国安邦、阻止祸水的红颜。

回答:

历经三朝和扶持幼主并非可以自己称帝的必然条件,这个问题在逻辑上不成立。

(一)

顺治皇帝六岁登基,此时的皇位岌岌可危,朝政大权基本上控制在睿亲王多尔衮的手中,孝庄皇太后自保尚且不足,更谈不上自立为帝了。

从史料记载来看,多尔衮由叔父摄政王到皇叔父摄政王,再到皇父摄政王,不仅大权独揽,而且礼制规格已经是准皇帝了,连皇帝印玺都掌握在自己手中,顺治皇帝事实上只具有象征性的皇帝身份,多尔衮离正式的皇帝只差一个称呼。

可叹天不假年,顺治七年,多尔衮因骑马坠伤不治而亡,时年仅39岁,如果上天再多给多尔衮几年的时间,也许大清帝国的历史就会改写。

因此,这时候的孝庄皇太后仅仅依赖皇位生存,皇位在,孝庄皇太后还是孝庄皇太后,如果皇位不在,那她就什么都不是了,所以,根本没有力量自己称帝,能够保住皇位就已经是上天眷顾之下的万幸了,多少还是靠了运气的成分。
金沙澳门官网 6

(二)

多尔衮死后,十三岁的顺治提前亲政,但皇权依然危机重重,宗室内部的政治斗争十分激烈。

此时内有八旗旗主王爷拥兵自重,外有异姓藩王形成割据之势,很多地方还处在战火之中,国内政治形势非常严峻,基本上没什么机会可以掀起夺位的政治风浪,能够顺利保住皇位已属不易,这时候的孝庄皇太后依然没有力量自立。

等皇权稍微稳定后,母子二人的关系又陷入僵局,因给顺治选皇后的问题上,年轻的顺治不懂得身为皇帝的一言一行都是政治的道理,极力反对政治婚姻,造成母子之间形同水火。

孝庄皇太后连儿子的婚姻都摆不平,就更谈不上自立为帝一说了。

而孝庄皇太后执意要政治联姻,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顺治的皇位并不牢固。
金沙澳门官网 7

(三)

顺治在二十四岁驾崩,临终之际顾虑幼主继位难以驾驭朝局,曾一度想传位于宗族中年龄较大的亲王,母仪天下的孝庄皇太后反复劝说,都无法改变顺治的立场,之后在传教士汤若望的劝说下,顺治才下遗诏让已经出过天花的第三子玄烨继位,并指定索尼、苏克萨哈、阿比隆、鳌拜为辅政大臣。

从这一过程中不难看出,孝庄皇太后对朝廷政局的影响力依然十分有限,如果她有足够的力量,还轮不到已经病入膏肓的顺治皇帝动心思,将千幸万苦保下来的帝位传给宗族中的其他成员。

而八岁的康熙即位后,朝局又一次陷入危机,稳定政局、保住皇位再次成为孝庄皇太后的必然选择。

此时辅政大臣把持朝政,孝庄皇太后虽有一定的影响力,但对皇权的威胁依然存在,她所有的精力不得不用来巩固皇权。

索尼死后,鳌拜通过政治斗争,由辅政大臣的末位上升至首位,而孝庄皇太后根本无力遏制朝臣们的政治斗争,任凭鳌拜势力坐大。

康熙十四岁开始亲政后,对朝局的控制力也极度脆弱,一度眼睁睁看着另一辅政大臣苏克萨哈被鳌拜所杀,皇帝如此,说明孝庄皇太后的力量也很有限,根本没有力量控制朝局。

而鳌拜的肆意妄为,也说明他根本不顾忌康熙及其身后的孝庄皇太后,由此可见孝庄皇太后的实际政治力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能够保住皇位已经很不容易了。

等到康熙十六岁打败鳌拜后,翅膀已经硬了,此时的孝庄皇太后已经是六十五岁的垂暮老人了,早已过了冲锋陷阵的年龄,只能继续扮演身居幕后的角色。
金沙澳门官网 8

(四)

其实历史上的后宫称帝或者垂帘听政,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情势所迫,后宫嫔妃们已经卷入政治斗争的漩涡,不是你死 ,就是我活,迫不得已才走上政治前台,武则天是这样,吕后、慈禧也都如此。

但孝庄皇太后一生的政治作为就是为了保住儿孙的皇位,而且始终身居幕后,从来都没有冲上政治前台与各方政治势力恶斗,一方面不具备这样的实力,另一方面也没有这样的政治机会。

她与皇帝之间完全是命运共同体,皇帝在,她就在,根本不存在将自己变成皇帝的政治逻辑。

加上中国传统的父系文化已经形成非常完整的伦理体系,母系在政权传承方面大都陷入血缘和伦理的困境,很难自立嗣统,争夺儿子的位置,将来还得传承给儿子,已经有了武则天的前车之鉴,后来的女性政治家们大都会有清醒的认识。

就此而言,孝庄皇太后没有自己称帝,与历经三朝、扶持幼主无关,也与个人的政治野心或者教育背景无关,而是与她个人没有力量发展成非称帝不可的政治局势有关。

其实高明的政治家总是将自己隐藏得很好,与其站在台前成为千夫所指,不如躲在幕后呼风唤雨,孝庄皇太后虽然没有深度介入皇族之间的权力斗争,但这并不妨碍其成为女性中一代优秀的政治家。

回答:

关于孝庄文皇后为何不称帝,个人感觉有以下三种原因:

一 封建家庭伦理

孝庄文皇后出身科尔沁贝勒世家,性格矜持内敛,持重不轻浮。从小接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史载她本人不仅精通满蒙两种语言,而且还喜欢读汉人诗词歌赋。多多少少已初步接受过中原汉族教育。对待儒家思想也是耳濡目染,懂的什么是“仁、义、礼、智、信”。待到十三岁远嫁盛京之后,她尽到了一个做妻子的本分,相守相助丈夫皇太极十余载。
金沙澳门官网 9

(影视剧中的孝庄文皇后)

皇太极继承其父努尔哈赤汗位之后,夙夜忧叹、勤勤恳恳、励精图治。通过改革各种制旧度,积极促进社会生产发展;大力操兵练武,不过几年就使后金变得兵强马壮。丈夫的富国强兵种种努力孝庄文皇后皆看在眼里。在这样的环境影响下。青年时期的孝庄文皇后便鼎力忠心协助丈夫皇太极,因为她有和丈夫有相同的目标就是让后金尽快强大起来,完成其父努尔哈赤未尽的遗愿。皇太极主政后金的短短几年时间内,后金先后西征察哈尔;西北同蒙古各部落进一步缔结互助纽带;东边将朝鲜变成自己的附属国。皇太极在盛京称帝,改元崇德。

可惜天不假年,皇太极积劳成疾,盛年病逝于盛京。留下了一个刚刚起步的清朝。后孝庄文皇后在族长代善、皇后哲哲及多尔衮等人的支持下将自己的儿子扶上皇位,完成了最高权利的平稳过渡。
金沙澳门官网 10
(影视剧中 康熙和祖母孝庄文皇后)

清初入关后,孝庄文皇后先后教导辅佐自己的儿子顺治皇帝、孙子康熙皇帝,尽心尽力,无微不至。这一切都源自于自己内心对他们的真实感情,这是一种甘心付出,无私无悔的亲情。她不会为了自己一己之私而让自己的儿子、孙子陷入窘境。而且她本人也没从政的野心,不像武则天,慈禧太后之流。

二 清初权利架构不允许

我们知道自努尔哈赤创建后金伊始,就一直实行“八王议政”制度。皇帝虽然名义上是国家最高权利的拥有者。但是在涉及到国家社稷、内政外交及重大人事任命的事情上,要实行八王集体议政,群策群力。而不是皇帝一人乾坤独断。从这个层面上说,孝庄文皇后要想称帝是绝对不可能的,首先就过不了八大议政王这关。因为爱新觉罗家族是绝对不会允许一个蒙古族出身的女人骑在自己头上的。

三 个人信仰

孝庄文皇后虽出身蒙古,但自从远嫁盛京后。其思想变化,价值观已不同往日。加之入关后她接触汉族文化日益增多,更加尊崇儒家思想。而儒家所提倡的“君君臣臣”思想大大影响了她的价值观。所以在这一正统思想面前,孝庄文皇后是接受并坚守的!她不会为了自己的信仰而获得一个虚名头衔(毕竟她手中已掌握实权)。
金沙澳门官网 11

(影视剧中的孝庄文皇后)

孝庄文皇后一生亲历明末战乱到清朝初年,跨越后金,清初两朝。相助丈夫皇太极,教导辅佐两代幼帝,实属不易!被清朝后世帝王赞誉为“清朝兴国太后”。是我国古代封建社会蒙古族一位杰出的女性政治家!

回答:

金沙澳门官网,谢谢朋友邀请!

女人称帝,谈何容易,历史上做到这一点的,只有武则天。相比之下,孝庄太后差得太远太远,甚至没有像吕雉、慈禧等人那样,实际掌握过国家权力。所以说,孝庄太后和皇位之间,差了一个慈禧太后。

金沙澳门官网 12

在父权时代,女人要想掌握国家大权,首先需要皇帝的支持和肯定,而且至少经历过一个弱势的皇帝。

比如在刘邦和唐高宗生前,吕雉和武则天都已经开始插手政事,然后在汉惠帝和唐中宗时代经过短暂的过渡,最终走上权力的高峰。

在这方面,慈禧太后就差了一些,她在儿子同治皇帝时代才开始垂帘听政,最后也一直是在幕后操纵,对于权力的掌控,没有达到武则天和吕后那样的强度。

孝庄太后就更差了。皇太极时代,她毫无存在感,儿子顺治皇帝幼年登基,但有强势的摄政王多尔衮主持朝政。多尔衮死后,顺治皇帝亲政,孝庄太后一直就没有插手朝政的机会。

顺治皇帝之后,八岁的康熙皇帝登基,由索尼、鰲拜等四位辅政大臣辅助。不久,孝庄皇太后被尊为太皇太后,此外,康熙皇帝又尊前朝皇后和自己的生母为皇太后。

康熙皇帝天纵英明,虽然年纪幼小,却很快进入皇帝的角色,知晓帝王之术。孝庄太皇太后在政治上对他的影响极为有限,顶多是在个人生活方面有所影响。所以她从来没有掌握大权,更别说称帝了。

回答:

孝庄太后是一个精明的政治家,权谋高手,更是一位慈祥的母亲和祖母。天下初定,人心不稳,激流暗涌,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导致朝局不稳,生民涂炭;所以她一生想得最多的是如何使爱新觉罗家坐稳皇位,天下太平,人民安居乐业。对称帝并无半点想法。

金沙澳门官网 13

再说,当时也并无半点的称帝条件;个人认为称帝需要以下几个条件:第一,天下舆论,即所谓“得人心者得天下”;第二,朝中众大臣支持与否?朝局中无绝大多数大臣的支持,称帝就是一个不定时炸弹,随时都会覆灭;第三,手中掌握的兵权足够平定任何可能情况下的叛乱和讨伐否?

我们再来看看顺治和康熙登基前后的朝局情况。皇太极驾崩,没有预定皇储,多尔衮和皇太极长子豪格有意争夺皇权,势力相当,相持不下,最后经过多方权衡,由福临登基当皇帝,多尔衮和郑亲王济尔哈朗共同辅政。后来多尔衮掌握朝中大权,可谓是“权倾一时”,但他也不敢篡政称帝,因为人心不在他,最后也只是搞了个“皇父摄政王”当当而已。

所以在顺治朝,孝庄太后并无称帝的条件。朝中大权和兵权并未掌握。

康熙八岁登基,因为年幼,国家大事的决断基本掌握在四位辅政大臣(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手中。而鳌拜对皇权表现出了极大野心,只是四大辅臣之首索尼在世之时,并不敢太过猖狂。孝庄为平衡各方势力,借助政治联姻来取得朝中重臣的支持,为康熙迎娶了索尼的孙女赫舍里氏(皇太子胤礽的生母),康熙也非常喜爱她;索尼死后,鳌拜越加肆无忌惮,根本不把皇帝放在眼里。朝廷外有朱明势力,明朝的遗老遗少一心想着反清复明;更有“三藩”已形成“尾大不掉之势”,一定程度上可以与清廷分庭抗礼,也是一个极大的不安定因素。

金沙澳门官网 14

所以此时的孝庄太后也无任何可以称帝的条件。一旦称帝,引起朝局动荡,别说称帝成功了,能不能保住爱新觉罗家的天下都是一个极大的问题;等康熙剪除各方势力之后,也已经坐稳皇位,握稳皇权,此时更无称帝的机会。

所以综此以上,莫说孝庄太后无任何称帝之心,就算有,也无任何条件可行。

回答:

第一,孝庄太后并无政治野心。

孝庄太后历经三朝,先后扶持顺治和康熙两位皇帝,但是孝庄太后并没有政治野心,她在政治上的作为也一直以辅佐为主,甚至是不得已而为之,并没有打算牢牢把握至高无上的权力。

第二,清朝时期男尊女卑进一步发展,并不像武则天时期的唐朝。

唐朝武则天能够称帝,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当时女人还有一定的地位,而清朝时期,封建社会进入晚期,男尊女卑,女人只是“服从品”,女人的地位进一步下降,孝庄太后称帝不合时宜,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称帝只能说是异想天开。

欢迎大家积极评论,发表自己的见解,欢迎大家关注“津城沐雨”,我们一起探讨历史。

回答:

她老人家心里装的是大清天下的太平,不是财富、荣华、地位!所以她有常人不及的智慧、远见、勇气和忍耐力!辅佐了三代君王,教导了一位转轮之王!在无数次疾风骤雨中坚韧不屈,把天下江山送向巅峰!

回答:

当努尔哈赤的儿媳妇,皇太极的皇妃,强权摄政王多尔衮一生挚爱,顺治的亲娘老子,康熙的奶奶,这些荣耀不比当皇帝差,还用姿色降服了洪承畴,至于牛逼的事情,有些皇帝也做不来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苏克萨哈,为何不自己称帝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