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改嫁引发的,齐桓公一怒休妻

2019-09-29 作者:中国史   |   浏览(92)

导读:公元前656年初夏,在今山东临淄一带,齐国的都城。以齐桓公为一代领导核心的集体,与名相管仲等核心阶层,艰苦卓绝创业二十多年,终霸业初成。近一段时间齐桓公心情格外开朗,因为拜会了周天子,代表周天子宣布卫国政权的合法性时,巧妙地使他们齐国成为多个诸侯国公认的霸主。齐王新得了南方来的美人小蔡姬,这个小马叉虫使他梅开N度。她撅嘴巴的样子,她使性子的神态,她竟然脱口叫他北地佬,她的那种野性勃发,还有,她贪欲如小母兽般,那种夜夜春宵,使他受用之后有点受不了啦,一代霸主滋生出甜蜜的折磨之感。齐王多少有些沮丧地想,是不是自己活力不再了,应付这小马叉虫有点吃力了。看着这只活力四射的小母马犊,无比欣慰又无比爱怜,总之,小蔡姬使他甜蜜中略有些自卑了。

公元前656年初夏,在今山东临淄一带,齐国的都城。以齐桓公为一代领导核心的集体,与名相管仲等核心阶层,艰苦卓绝创业二十多年,终霸业初成。近一段时间齐桓公心情格外开朗,因为拜会了周天子,代表周天子宣布卫国政权的合法性时,巧妙地使他们齐国成为多个诸侯国公认的霸主。齐王新得了南方来的美人小蔡姬,这个小马叉虫使他梅开N度。她撅嘴巴的样子,她使性子的神态,她竟然脱口叫他北地佬,她的那种野性勃发,还有,她贪欲如小母兽般,那种夜夜春宵,使他受用之后有点受不了啦,一代霸主滋生出甜蜜的折磨之感。齐王多少有些沮丧地想,是不是自己活力不再了,应付这小马叉虫有点吃力了。看着这只活力四射的小母马犊,无比欣慰又无比爱怜,总之,小蔡姬使他甜蜜中略有些自卑了。

美女改嫁引发的“八国会战”奇观

小蔡姬的魅力不是百依百顺小鸟依人的那种,恰恰有着浓郁的南蛮子野性氛围,使他大感异样的新鲜,沉湎其中不能自拔。王后反复提醒他要当心身体,相国则暗示他齐国霸气初聚,应以霸业为重,使他甜蜜中多了些许愧疚,每每见到小蔡姬,甜蜜难耐中又惹出些许的烦恼来。近来,小蔡姬抱怨日多。小马叉虫生日这天,以水为题,又抱怨开了。南地多湖泊河沟,水使人灵性而美丽,不像北地人除了一身蛮力外,就是多多地冒傻气。北地气候干燥,让人好看的小脸蛋都皴破了。唉,齐王不无沮丧地想,小马叉虫害起思乡病了。她继续抱怨着,已经初夏了,北方天气还阴晴不定。在我们的家乡,就可以和一群姑娘们在王家的河泊中徜徉畅游了。蔡姬甚至跺了跺脚,跺得齐王心尖尖疼痛起来。宠恋上这只小马叉虫后,齐王知道她十分恋水,已经为她悄悄地打造了一口王家湖泊,将南地的野草和芦苇-也一并移植过来,并且仿造了南地的小舟,打算选个适当的日子送给她。

小蔡姬的魅力不是百依百顺小鸟依人的那种,恰恰有着浓郁的南蛮子野性氛围,使他大感异样的新鲜,沉湎其中不能自拔。王后反复提醒他要当心身体,相国则暗示他齐国霸气初聚,应以霸业为重,使他甜蜜中多了些许愧疚,每每见到小蔡姬,甜蜜难耐中又惹出些许的烦恼来。近来,小蔡姬抱怨日多。小马叉虫生日这天,以水为题,又抱怨开了。南地多湖泊河沟,水使人灵性而美丽,不像北地人除了一身蛮力外,就是多多地冒傻气。北地气候干燥,让人好看的小脸蛋都皴破了。

1。齐国联军南征,蔡国难脱干系

图片 1

唉,齐王不无沮丧地想,小马叉虫害起思乡病了。她继续抱怨着,已经初夏了,北方天气还阴晴不定。在我们的家乡,就可以和一群姑娘们在王家的河泊中徜徉畅游了。蔡姬甚至跺了跺脚,跺得齐王心尖尖疼痛起来。宠恋上这只小马叉虫后,齐王知道她十分恋水,已经为她悄悄地打造了一口王家湖泊,将南地的野草和芦苇-也一并移植过来,并且仿造了南地的小舟,打算选个适当的日子送给她。

《齐太公世家第二》记载:"桓公与夫人蔡姬戏船中,蔡姬习水,荡公,公惧,止之,不止,出船,怒,归蔡姬,弗绝。蔡亦怒,嫁其女。桓公闻而怒,兴师往伐。"我们读史时,常发现一些事件的起因带有浓郁的戏谑色彩,有些简直就是儿戏,蔡姬易嫁给楚国带来八国联军之灾,尤为典型。这一重大事件蔡国又难脱干系。蔡国(今河南省上蔡县西南部)是春秋战国时代最为挥之不去的记忆。因为它是中国南方的屏障,各诸侯国要联合抗楚,它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也是楚国问鼎中原的必经之路,所以蔡国数度被破。蔡国在战国之林中,面对北边霸主齐国和南边凶悍的楚蛮,便如一个多动症病人,国政方针总是摇摆不定,偶尔还因为国君不恰当的举动,使夹缝中生存的蔡国战事频繁,几乎难有?息机会。说说蔡国,会使整个事件更为清晰一些。蔡国形成于三千多年前。周王朝建立后,为姬姓家族王室成员和打天下的有功大臣划分土地,这就是分封制。周文王十四子叔度,被分封到蔡地为侯,历史上便产生了蔡国。武王驾崩,周公旦把封地鲁国交给其子打理,辅佐年幼的成王。这种不回封地的做法,即便是大圣人周公旦也被人非议。其中蔡国、管国、霍国认为,周公旦滞留京师,会使王权置于不安之中。闹到后来,蔡叔度等几国诸侯认定周公旦实有谋位篡权倾向,向各诸侯发布讨伐文告。帝子辛之子武庚以为有机可乘,举兵起义,致使整个事件起了质的变化。蔡叔度兵败被捉,封地被取消。其子蔡仲被派往鲁国做卿士,接受礼仪教育,以观后效。鉴于蔡仲的血统,与周王室的利害关系,以及周公旦不计前嫌的政治考虑,将蔡叔度封地恢复,让蔡仲回到封国。蔡国历史顺利展开。春秋战国初期,蔡国尚且励精图治,一度强盛。曾灭邓国,吞沈国,兼并汝河中下游一带的诸侯小国,联合宋、陈、卫围攻过郑国。是时,郑国也不得不承认蔡国在汝水流域、淮水流域的小小霸权。蔡哀侯时代,因为蔡哀侯对小姨子的轻薄无礼,给了楚文王一个极佳的问鼎中原的借口。蔡国开始衰败。公元前543年,蔡景侯时代,蔡景侯对楚国言听计从,对楚国横征暴敛的盘剥亦无动于衷,于是被忍无可忍的太子弑杀,太子自立为君,是为蔡灵侯。他的一些强硬作风,成了蔡国作为楚国傀儡国的重大障°。十年后,楚以平叛为由灭掉陈国,回头便杀死蔡灵侯及其随从七十余人。楚攻蔡三月有余,各诸侯畏惧楚国,不敢来救,蔡国国破。蔡国国君被废,由楚公子弃疾为蔡公。弃疾在蔡国人的策划下,成为楚国国君。弃疾信守承诺,使蔡复国,将蔡迁至今天的河南新蔡。公元前493年,再次逼迫蔡国让出新都城,迁至今天的安徽凤台县附近,称为下蔡。春秋战国时期,也许是诸侯国过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灭国不灭祀,国家可以消亡,但祖先不可以没有人祭祀。楚国灭蔡后,蔡国遗老遗少们再向南迁,在今天湖南常德建国,所谓高蔡。高蔡国因为派两名猥琐的使臣朝拜楚王,楚王自以为遭受羞辱,发兵彻底地毁掉蔡国最后一息余脉。蔡国历史长达五百九十九年,历经二十三代,二十六位君主。可谓灾难深重,却又生命力极其顽强。这也是令人难以想象的。蔡国多次为楚国所破,楚国堪称是蔡国的第一苦主,但蔡国第一次遭受重创,却是始于强齐之手。这就是蔡穆侯时代,公元前656年初夏,由蔡穆侯之妹被休事件引发出来的。

图片 2

齐王温和地拥着她,安慰地说:"明天我们就去荡船吧。"尽管小蔡姬对北地佬说的荡船很不习惯,见齐王如此百般依顺,任性淘气的女孩满足地笑了。第二天,天气帮了齐王一个大忙,晴空万里,太阳高照。小蔡姬望着眼前出现的湖泊、水草,以及那只有南地才有的小舟时,激动万分,抱着她的老丈夫,鸡啄米似的吻个不停,把个齐王勒得差点背了气。齐王见自己的小美人如此反应,还是大大受用。这正是他要看到的效果,但小女孩儿那种向往故乡的投入,又使他产生一种伤害,总觉得他费尽心血也养不牢这只南方飞来的娇鸟。

2。王林围猎时,公子小白一见钟情

蔡穆侯的决定,比起几十年前的蔡哀侯的智商高不到哪里去。尽管这次是对楚王投怀送抱,把个王妹作了楚之亲善大使,哪知却大大地惹恼了齐王。齐王对自己的小马叉虫的怒气早已消失了,现在只剩下百般的思念。其实当时盛怒至极,也只是打算惩戒她一下,杀杀她的娇气。现在齐王有种衰弱之感,再难以找到一种使他充满活力的元素,这个元素钥匙被小蔡姬掌管着。突然有一天,齐王在王宫里发了雷霆之怒,谁也不敢接近。众大臣赶忙叫来管仲。齐王见了管仲,没头没脑地交付国事,要亲自讨伐远在千山万水之端的楚国。见管仲嗫嚅着欲要开口问个究竟,齐王大吼发誓:"此议决,进谏者斩!"这个版本应出于楚人之手,小蔡姬并非如息夫人被强占而有,是楚王的魅力深深吸引了她。待管仲搞清小蔡姬居然被蔡穆侯改嫁楚王时,遂献计于齐王,八国联军一起上。于是,齐楚大战一触即发。

小蔡姬此刻哪管什么老丈夫的感受,她如鱼得水地跳上船去,夸张地兴奋着大叫起来,唱着鸟语,一种让齐王很不习惯的南地情歌。她大叫着他,在岸边静静地看着她的,齐国最有权势的人。小蔡姬见齐桓公发呆,忙奔回岸上去,拽着齐桓公,把他拖上小舟。见齐王有些不知所措,觉得这个在诸侯之国举足轻重的人物真是太可爱了。任性女孩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关于蔡姬被休,我注意到了两个版本,姑且称之为齐版和楚版。

图片 3

往日,只要齐王听到这种笑声,心情很快愉悦,现在却着实有点刺耳。只听她说,你不是说要荡船吗?荡船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小蔡姬玩心过重,叉开双脚,抵在船仓两边,撑着脚劲,就此荡开了。这一下,齐王更显得狼狈不堪,他跌跌撞撞,慌乱地叫喊:我晕船的,请不要荡啦!语气中几带哭腔。这个,太好玩啦。

先说英雄救美的齐版。

小蔡姬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因为她从来没有这么快活过。在齐王看来,她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王者的狼狈之上。这时,侍从见齐王惊慌失措,怕惊了王驾,跳下水去,稳住船舷。脸色苍白的齐王,在侍从的搀扶下,走上岸去。齐王急剧地?息着,发白的脸色涨得通红了。此刻,除了野草在风中摇曳外,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小蔡姬预感到自己闯了大祸。她慌张地奔过来,忙着问询:没有什么不舒服吧?齐王狠狠地甩掉她扶着自己的臂膀。你,你……简直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你不是想家想得发慌,北地不习惯吗?明儿个,就送你回去。让你回去玩个够!齐王狠狠地瞪了小蔡姬一牛眼,对侍从命令道:我们走!把个小蔡姬孤单地扔到一边不管了。

齐襄公十年,周天子庄王五十大寿,时为公子的小白受父之命前去朝贺。周天子与各诸侯会猎于楚山。据说此山中有猛兽,其名怪异——"听啼",估计吼声如潮,惊恐吓人。周天子围猎数年而不得,庄王下令有猎获者,赐以斧钺,行周朝钦差诸侯之权,可号令天下。公子小白围猎时路遇蔡侯之子,即未来的蔡穆侯,相互打趣谩骂。公子小白见他两手空空,便嘲弄他射技太差,认为打个野兔也是好的嘛。蔡穆侯见未来的齐桓公手提只山鸡,一副玩世不恭的派头,大感不屑,便没好气地回敬他,我志在听啼。公子小白笑了,他说自己的老祖宗姜太公曾被周天子封过钦差,可以讨伐不敬周朝之诸侯,号令天下,现周室衰微,圣旨没有什么分量了,所以他不打算重复要这类赏赐。正说话间,只见斜道小径一袭红袍,一位靓丽的女孩儿骑着白马,飞奔而来,公子小白见了,血往上涌,双眼充电,花花公子见之,哪有放弃之理?正当此时,女孩儿的前方传出一声怒吼,其声之大,闻所未闻,其声之怪,似群狼吠月时,似狮虎啸林中。注意力尚未从女孩儿身上转移的公子小白,对怪吼声充耳不闻,只是兴奋地脱口而出,奇女子,我要娶她!他不再理会蔡公子,打马前追。蔡公子见了,着急地叫了起来:"她是我妹子,蔡国公主,你休得无礼。"公子小白哪顾得了这些,直追上前。只见林中一头怪兽,奇高无比,如小山丘,腿壮如柱,四腿移动,四周坚实的地面微微抖动,长鼻巨耳,两副獠牙,翘如犄角。也许是中原地带难得一见的野象,迷路之后长途跋涉而至。只是古人第一次见之,甚为恐惧。那女孩儿与怪兽对视一会儿,使箭射它。哪知这听啼皮坚肉厚,几箭下来,毛发无损。它还晃悠几下身子,一副全然不把女孩子放在眼中的样子。公子小白见了,拍掌大笑起来。女孩抢白他:"臭不要脸的,这听啼是我寻来的。你有什么好笑的,有真本事就射杀了它。"公子小白趁机轻薄她:"我杀了它,你就嫁我。"女孩赌气一般地回敬:"你杀了它,我就嫁你。"小白挽弓搭箭,刷刷两声,一左一右,射中怪兽双眼。怪兽顿时两眼不见天日,巨痛难忍,跌跌撞撞狂奔着,嘶吼惨叫声震天。一时撞上山岩,一时折断树杆。公子小白忙打马奔向女孩子,怕怪兽横扫而来,便从白马上揽过女孩子。让女孩儿放心,怪兽即将触岩而亡,我们不要耽误时辰,谈恋爱去吧。蔡公子跑了过来。看看怪兽,又看了看她的妹妹,甚是着急。大叫:"快放了我妹。"公子小白一脸坏笑:"你不是为听啼而来吗?它被你妹而伤。如不赶快追杀,必有同猎者渔利其中。"蔡公子见小妹没有半点不情愿,只得憎恨这小子艳福来得太及时了。他恨恨地对公子小白骂着:"如敢对我妹不恭,小心项上人头。"不一会儿,蔡侯至。见有少男少女骑在马上,一副卿卿我我的样子,正存几分羡慕和感叹时,发现那红衣女孩乃是自己小女。他脸色大变,对女孩儿和公子小白喝问:"王林之上,男女大防,你等如此,成何体统。"女孩儿见过父亲大人,告知公子小白在危难之时搭救于她。蔡侯依然满脸疑惑。公子小白执晚辈礼,当即表白心意:"因为救人太急,失了礼数。小白尚无婚配,愿娶蔡姬为妻。"蔡侯见小白如此心意,心道齐国已成霸业,如联姻可成,必有利于蔡国,便告知小女尚未及笄。公子小白凭空得了美人,欢喜若狂,当即回复,愿及时娶回。等蔡公主及笄之年,哪知楚王捷足先登,围了蔡国,强娶蔡姬为妻,消息传到强齐,举国震怒。已经执掌政权的公子小白怒不可遏,带着军队,日夜兼程四百余里,赶将过来。齐相国管仲组织八国盟军尾随而至,蔡国楚国危在旦夕。以上版本,大有美化齐国君主之意图,故我们称之为齐版。

3。蔡姬河中戏齐王,齐桓公一怒休妻

再说唯楚是尊的楚版。

公元前656年初夏,在今山东临淄一带,齐国的都城。

以齐桓公为一代领导核心的集体,与名相管仲等核心阶层,艰苦卓绝创业二十多年,终霸业初成。近一段时间齐桓公心情格外开朗,因为拜会了周天子,代表周天子宣布卫国政权的合法性时,巧妙地使他们齐国成为多个诸侯国公认的霸主。齐王新得了南方来的美人小蔡姬,这个小马叉虫使他梅开N度。她撅嘴巴的样子,她使性子的神态,她竟然脱口叫他北地佬,她的那种野性勃发,还有,她贪欲如小母兽般,那种夜夜春宵,使他受用之后有点受不了啦,一代霸主滋生出甜蜜的折磨之感。齐王多少有些沮丧地想,是不是自己活力不再了,应付这小马叉虫有点吃力了。看着这只活力四射的小母马犊,无比欣慰又无比爱怜,总之,小蔡姬使他甜蜜中略有些自卑了。小蔡姬的魅力不是百依百顺小鸟依人的那种,恰恰有着浓郁的南蛮子野性氛围,使他大感异样的新鲜,沉湎其中不能自拔。王后反复提醒他要当心身体,相国则暗示他齐国霸气初聚,应以霸业为重,使他甜蜜中多了些许愧疚,每每见到小蔡姬,甜蜜难耐中又惹出些许的烦恼来。近来,小蔡姬抱怨日多。小马叉虫生日这天,以水为题,又抱怨开了。南地多湖泊河沟,水使人灵性而美丽,不像北地人除了一身蛮力外,就是多多地冒傻气。北地气候干燥,让人好看的小脸蛋都皴破了。唉,齐王不无沮丧地想,小马叉虫害起思乡病了。她继续抱怨着,已经初夏了,北方天气还阴晴不定。在我们的家乡,就可以和一群姑娘们在王家的河泊中徜徉畅游了。蔡姬甚至跺了跺脚,跺得齐王心尖尖疼痛起来。宠恋上这只小马叉虫后,齐王知道她十分恋水,已经为她悄悄地打造了一口王家湖泊,将南地的野草和芦苇——也一并移植过来,并且仿造了南地的小舟,打算选个适当的日子送给她。齐王温和地拥着她,安慰地说:"明天我们就去荡船吧。"尽管小蔡姬对北地佬说的荡船很不习惯,见齐王如此百般依顺,任性淘气的女孩满足地笑了。第二天,天气帮了齐王一个大忙,晴空万里,太阳高照。小蔡姬望着眼前出现的湖泊、水草,以及那只有南地才有的小舟时,激动万分,抱着她的老丈夫,鸡啄米似的吻个不停,把个齐王勒得差点背了气。齐王见自己的小美人如此反应,还是大大受用。这正是他要看到的效果,但小女孩儿那种向往故乡的投入,又使他产生一种伤害,总觉得他费尽心血也养不牢这只南方飞来的娇鸟。小蔡姬此刻哪管什么老丈夫的感受,她如鱼得水地跳上船去,夸张地兴奋着大叫起来,唱着鸟语,一种让齐王很不习惯的南地情歌。她大叫着他,在岸边静静地看着她的,齐国最有权势的人。小蔡姬见齐桓公发呆,忙奔回岸上去,拽着齐桓公,把他拖上小舟。见齐王有些不知所措,觉得这个在诸侯之国举足轻重的人物真是太可爱了。任性女孩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往日,只要齐王听到这种笑声,心情很快愉悦,现在却着实有点刺耳。只听她说,你不是说要荡船吗?荡船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小蔡姬玩心过重,叉开双脚,抵在船仓两边,撑着脚劲,就此荡开了。这一下,齐王更显得狼狈不堪,他跌跌撞撞,慌乱地叫喊:我晕船的,请不要荡啦!语气中几带哭腔。这个,太好玩啦。小蔡姬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因为她从来没有这么快活过。在齐王看来,她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王者的狼狈之上。这时,侍从见齐王惊慌失措,怕惊了王驾,跳下水去,稳住船舷。脸色苍白的齐王,在侍从的搀扶下,走上岸去。齐王急剧地?息着,发白的脸色涨得通红了。此刻,除了野草在风中摇曳外,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小蔡姬预感到自己闯了大祸。她慌张地奔过来,忙着问询:没有什么不舒服吧?齐王狠狠地甩掉她扶着自己的臂膀。你,你……简直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你不是想家想得发慌,北地不习惯吗?明儿个,就送你回去。让你回去玩个够!齐王狠狠地瞪了小蔡姬一牛眼,对侍从命令道:我们走!把个小蔡姬孤单地扔到一边不管了。第二天,没作任何解释,齐王就给小蔡姬准备了一驾骡马大车,决绝地把小蔡姬退回蔡国,尽管没有见到齐王的休书,但这个行为就是实际上的休妻。本来小蔡姬一夜未睡好,有些后怕,也想了千百种说辞,准备了万般媚态,可是齐王连她面儿也不肯见。她的性子被宠坏了,服软不服硬。大叫着走就走,跨上大车,表现出多待一刻也难过的样子。齐国到蔡国,可不是一点短小距离,走上十天半月,好像还没有越出几个诸侯之国,这种驿站几乎不是人安息之处。小蔡姬一路上把个齐王恨到了骨子里,那些相处的恩爱已经灰飞烟灭了。实在嫌路途漫长,小蔡姬改为骑马,快速回到了蔡国。长途奔波,寝不安席,食不甘味,皮肤黝黑不说,已经快憔悴得不成人形了,哪里还有半点美人影子。见到了哥哥蔡穆侯,双眼一红,"哇"的一声扑过去,大哭起来。蔡穆侯已听快马来报,得知了妹妹被休的消息。这一消息也使一些诸侯国窃窃私语,使蔡穆侯颜面大失。我还是个血性男儿,国力虽弱,势单力薄,但此仇不报非君子。蔡穆侯发了祖宗一般的牛脾气。蔡穆侯见小蔡姬情绪稍有稳定,便开导她:小妹呀,齐侯欺人太甚,使我们蔡国蒙上奇耻大辱。他如此作为,必须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他妈妈的蛋!每到决断之处时,蔡穆侯必会这样开口骂。我们嫁与楚王家,把个齐老匹夫的颜面丢干净。蔡穆侯的决定,比起几十年前的蔡哀侯的智商高不到哪里去。尽管这次是对楚王投怀送抱,把个王妹作了楚之亲善大使,哪知却大大地惹恼了齐王。齐王对自己的小马叉虫的怒气早已消失了,现在只剩下百般的思念。其实当时盛怒至极,也只是打算惩戒她一下,杀杀她的娇气。现在齐王有种衰弱之感,再难以找到一种使他充满活力的元素,这个元素钥匙被小蔡姬掌管着。突然有一天,齐王在王宫里发了雷霆之怒,谁也不敢接近。众大臣赶忙叫来管仲。齐王见了管仲,没头没脑地交付国事,要亲自讨伐远在千山万水之端的楚国。见管仲嗫嚅着欲要开口问个究竟,齐王大吼发誓:"此议决,进谏者斩!"这个版本应出于楚人之手,小蔡姬并非如息夫人被强占而有,是楚王的魅力深深吸引了她。待管仲搞清小蔡姬居然被蔡穆侯改嫁楚王时,遂献计于齐王,八国联军一起上。于是,齐楚大战一触即发。

4。齐楚大战,有如昔日美苏争霸

如果公元前656年,齐国和楚国打将起来,就如同美苏来一次大战,战事肯定难以预料,必使整个春秋战国时代为之震惊。我们先看看两个国家的民族性。

齐国,东夷之地,商朝时由五十多个诸侯小国组成,民风剽悍,尚武好战。在纣王与周王朝大战之时,气衰力竭的商王朝还要对东夷大打出手地围剿,其实是惧怕被东夷夹击。周王朝建立,亦将此地视为心腹大患。由周王朝元老姜太公亲自征伐,用了三年多时间,征服了这块土地。周天子便分封这块土地于姜尚。姜太公行伍出身,对东夷人的民族习性尤为欣赏,悉心保护,使东夷民族保持旺盛的战斗力。东夷集团出过许多赫赫有名之人。首推那个与黄帝大战的蚩尤。还有一口气射下九个太阳的后羿,尽管对老婆没有什么办法,但确实英雄本色。另外还有名垂千古的舜帝开圣之先河。因为这个民族英勇善战而不畏死,许多神话传说人物也来自于这个民族,比如开天地的盘古先生。少昊先生则是西天大神,其父是太白金星,其母是天山的仙女娥皇。还有许多济世的英雄,比如造屋子的有巢氏,祈雨的雨师先生,造字的仓颉先生,打第一口井的伯益先生。这样有大功于中华民族的东夷集团,几乎难以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不管谁当统治者,都要去讨伐一番,他们经常挨揍。于是,东夷的性质决定了这个民族逾挫逾勇的特点。楚国,地处中国偏僻的东南方,楚人与东夷人一样,其价值体系建立在尚武好斗之上,被称之为南蛮子。这种蔑视,却为楚人津津乐道而自称。从楚武王起,声称欲问中国之政。敢为天下先,自立为王已经三代了,可谓一代胜过一代。楚王阅兵于周天子脚下,问国鼎大小,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周天子可怜兮兮地劝诫,不问鼎应问德,其意得天下者应为德政。楚国尽管缺少东夷那些声名显赫之历史人物,火神祝融乃是先祖,鬻熊事周,为周打天下立下汗马功劳。楚国的山川地貌极其复杂,河泽湖泊众多,地大物博,如外人进入,有来无回。周天子昭王南征消失于汉水间,殷鉴不远。楚国有支庞大的虎狼之师,文王之弟为了讨好文夫人而伐郑,竟敢动用军队六百乘,足可见楚国的实力。从两国国君来看。

齐国的齐桓公,历史上著名的公子小白,通过二十多年的经营,国力强盛,已在诸侯各国享有很高的威信。霸业初成,虎视眈眈于楚。在他看来,如要号令诸侯,先要挟周天子;如要征服中国各诸侯,则先要征服楚国。此人打出的品牌是豪爽大气,重承诺。因为早年流浪国外,颠沛流离的生活磨砺出坚强的意志。楚成王人称笑面虎,可谓心狠手辣之辈。他乃文王次子,十余岁时弑兄而谋其位,过早地涉入宫廷阴谋中。楚国在他继位之初,经历了近十年的内乱,成长的过程艰险,使他学会保护自己的同时又能打击对手。齐桓公年迈一些,手段老辣,则会盘算过多;楚成王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尽管经验尚欠火侯,但进攻性强。从两国相国来看。齐国相国管仲,被后世的诸葛亮先生视为终生榜样。管仲,尽管是姬姓,已经与周室隔了不知多少代,就是血统高贵,但已经落魄成一介布衣了。年轻时与鲍叔牙合伙在齐国两公子纠和小白身边进行风险投资。管仲宝押在公子纠身上,大意之中失齐侯之位。公子小白的腰带挨了管仲一箭,却是大难不死得齐国大位。齐鲁一战,鲁败。公子小白胁迫鲁国君杀死公子纠。管仲被捉,齐王要押他回国受死以报一箭之仇。当时有鲁臣提出,管仲乃是治理天下之人才,如不为鲁用,应杀之以绝后患。鲁侯迫于齐之压力,终于决定把管仲交给齐国处理。囚车走在鲁国途中,管仲害怕鲁君反悔,编排词曲与押囚车的士兵唱和,暗使兵士们在激越的音乐中,加快了向齐国奔去的速度。管仲心如明镜。他知道有鲍叔牙在齐王身边,他必会高官厚禄。果不其然,在他被押回的路上,鲍叔牙与齐王小白进行了一次历史上十分著名的对话。鲍先生问小白:"大王想国家强盛吗?"小白想也不想就掉到鲍先生的陷阱去了。当然,他回答说。鲍先生点点头:"有我们这些人就可以了。"鲍先生再次发问:"大王想要称霸于当世的诸侯各国之中吗?"小白有些纳闷,反问此话怎讲?鲍先生不紧不慢地回答:"须重用管仲才能做到。"寡人不杀他就是了,小白豪迈地保证。鲍先生摇摇头。寡人给他委以重任,小白再次下注。鲍先生亦再次摇头。小白没有耐心了,便请鲍叔牙明示。鲍叔牙告诉小白,如果要请管仲这类人出来辅佐,大王必须用香料连洗三天澡,三天之内不进肉腥,要去远郊相迎才可。鲍先生乃齐王小白之师,曾与小白流落他国,受尽别人的白眼。鲍先生不仅忠心可嘉,还足智多谋,深得齐王倚重。既然鲍先生如此说,想必管仲此人有大才。战国时期,为了争霸天下,网罗人才已成各国的基本国策,偏重实用主义哲学。齐王心想如此做又不少自己身体一块肉,有幸得名士,正求之不得;如此人徒有虚名,他的举动正好可以买天下求贤若渴的好名声。管仲果不负重望。他采取了多项富国强民的措施,具体如下:齐国是一个临海之国,首先将山林、海田收归国有。使国家对海盐实现垄断,随行就市,使一些内陆国家依赖齐国出口的海盐。管仲要求以黄金作为货币,等一些国家黄金流失得差不多了,他便提高金价。海盐、黄金两项使齐国力提高若干倍。管仲向内陆国家订购大量丝织品,兴起他国废掉农耕养蚕抽丝的热潮,待收购丝绸之时,管仲压低收购价,使别国富户破产,国家财政锐减。全国实现准军事化,每户出一兵卒,耕种时农忙,闲时大练兵,使齐国兵力很快达到八百乘,在未来的二十余年间,蚕食兼并三十余个国家。楚国的相国,其官职名为令尹。若敖家族是楚国的大士族,其权势可与楚王并驾齐驱。令尹子文乃若敖氏子孙,其父斗伯比,乃楚武王、文王时代的重臣。关于子文的出生,充满了传奇性。据说他被母虎喂乳,遂取名"斗谷于菟",用楚国话说是"乳于虎"。待慢慢长大,子文文韬武略,经国济世之才慢慢显露出来。当时前任令尹子元,胁迫文夫人于后宫之中,文夫人密求于人的第一对象,就是这位斗谷于菟。子文便紧急密奏楚成王,并研究对策,一举颠覆了子元的流氓集团。子元灭亡,楚王欲起用斗廉。斗廉推荐了子文。他认为方今天下与楚为敌者,齐也。齐有管仲国富兵强。如与中原抗衡,非斗谷于菟不可。楚王遂拜斗谷于菟为令尹。子文上台后,他认为国家之不幸,皆因君弱臣强,凡朝中大臣应以一半收获还给君王。采取的第一个举动,就是率先垂范,众臣莫不敢不从,加强了王室的权威。第二是依法治国,据《说苑·至公篇》记载,子文族人犯法,他大义刑亲,交付司法部门依法处罪。国人作歌:"子文之族,犯国法程,廷理释之,子文不听,恤顾怨萌,方正公平。"提拔贤能,比如在齐国联军南征中发挥关键作用的人物——屈完,亦是他发现并加以重用之人。若敖氏族斗章智勇双全,提拔军中,加以重用。正是由于他政治上、军事上、法治上一系列稳定内政,发展生产的措施,才使得"楚势日盛也"。楚国三代君主,就这样不断拓疆,从江汉平原向北一直推进,进入河南后,前锋距周都洛阳不足两百公里,成为南国霸主和中原的心腹大患。这一仗于公于私都是免不了的,当齐桓公统领八国联军向南威逼而来时,是两虎相斗必有一伤,还是强龙压不住地头蛇?我们拭目以待。

5。八国联军会盟召陵,上贡野草一车讲和

公元前656年夏天,中原大地战云密布。齐桓公一声令下,齐、鲁、宋、陈、卫、郑、许、曹八国联军,开始南征军事大行动。各路大军从不同方位开拔,首先汇合于蔡国。八国联军主力,按照事先的计划,联手攻击蔡国。面对千余乘战车,大军压境,蔡国连招架之力都不具备了。一个国家,如果你国力强大,国王的轻薄会被认为是一种浪漫,抢别国的美人会被认为是一种豪迈,有血性会被认为是霸气冲天。如果你国势衰竭,又势单力薄,就应该学会在夹缝中求生存,委曲求全求发展。显然蔡穆侯,这个姬姓家族的子孙,流淌王者之血,便有了王者之怒,却难有王者之势。这不,三下五除二,蔡穆侯被活捉。齐桓公见各路大军云集蔡地,开了盟国大会,杀蔡侯以祭盟旗。苦命的蔡国,君王性命朝不保夕。这时的齐王踌躇满志,领着大军,转向西南而行,悍然攻击楚国北部边境,看来灭蔡是虚招,犯楚才是实质。八国联军夺取楚国边境小城召陵。这个召陵,在今河南郾城一带(南宋时是岳飞会战金兀术的地方)。楚军迎——战于此。显然,双方均在试探对方的实力和深浅。楚国新任不久的外交大臣屈完便大显身手了。楚国国君熊恽,令尹斗子文在齐王亲率的八国联军面前,沉着镇定以对,文武两手准备,以战逼和,充分展示了他们突出的政治军事才能。屈完代表楚王正面迎接来犯之敌。他装着一副无辜的模样,傻里傻气地发话:"请问诸位如此远道而来为何?难道敝国冒犯了千山万水之远的北国?"其实,屈完就是找他们要一个发动战争的借口,否则定会被历史称为"来犯者、强盗、入侵者"等等不雅的称呼。屈完舌战群狼时,有点小插曲。楚人说话"兮"音较多,类似"哎、呀、啊"的叹词,使齐王很是不爽。他通过·译,告诫来使,讲话不要像女人撒尿一样"兮"个不停。屈完无端受了羞辱,回敬齐王,告诫他不要使用"俺们",这话类似于楚人大便发出的声音。见楚使针锋相对,齐王知道来了狠角色,讨不到什么便宜了。用眼神示意管仲,由他出面对付。管仲对八国联军的军事行动进行了辩护。从前,我们祖上的姜老太爷,曾得周天子上方宝剑,可以征讨天下任何犯大不敬之诸侯,以维护周王室尊严。姜老太爷权限东可到大海,西可至黄河,南到你们的穆陵关,北至无棣的土地。此地何以不能来之?屈完闻之,表示这条来犯理由尚且过得去。敝国对朝廷有何不敬?

管仲陈述,贵国山地苞茅,应每年上贡周天子,以供天子祭祖用之,可是你们三年不贡。周王室难以喝上好酒,你们可知错?这里可要解释一下,苞茅乃是楚地的一种植物,用以编织滤掉酒糟,古人用此提高酒精的纯度。从前,楚国乃弹丸之地,每年侍奉周天子时,只能在酒作坊为周王室做下等活儿。周王室渐渐习惯了楚人苞茅滤酒之法。现在楚人不贡苞茅,周王室祭祀时,虽然有酒可用,但不如楚人的纯度高。或者干脆说,楚不贡,大有僭越嫌疑。管仲其实指出这件事的实质来。屈完恍然大悟的样子。他感叹起来,不贡苞茅,乃寡君之罪也。我们可以很快补贡。可是,唯苞茅小事,何至于如此兴师动众?管仲自感苞茅事小,不至于成为发动战争的借口。这个齐国的实干家,看来应变的外交能力弱了些。他心想,有件事情乃楚之大罪。从前周天子昭王南征于楚,结果一去无回,俺们须讨个说法。这是约公元前十世纪发生的事情,远离楚成王有近四百年了。亏了管仲,能想得出来。周昭王征楚,楚人将用胶粘的船板,放置于沿岸,周昭王不知是计,乘坐于船上,在河心湍流中,船解体,淹死了。这当然是弑君大罪,但四百余年了,再去追究,实在有些强词夺理了。屈完听完,忍不住哈哈大笑。他说了一句经典之辞,关于周昭王,我们应该去问汉水吧。齐王见战争借口实在找得不像样子,想给屈完一个下马威。见屈完送来苞茅,据《东周列国志·第二十四召陵礼款楚大夫》这样写道:"桓公吩咐诸侯,将各国车徒,分为七队,分列七方。齐国之兵,屯于南方,以当楚冲。俟齐军中鼓起,七路一齐鸣鼓,器械盔甲,务要十分整齐,以强中国之威势。屈完既入,见齐侯陈上犒军之物。桓公命分派八军。其菁茅验过,仍令屈完收管,自行进贡。桓公曰:'大夫亦曾观我中国之兵乎?'屈完曰:'完僻居南服,未及睹中国之盛,愿借一观。'桓公与屈完同登戎辂,望见各国之兵,各占一方,联络数十里不绝。齐军中一声鼓起,七路鼓声相应,正如雷霆震击,骇地惊天。桓公喜形于色,谓屈完曰:'寡人有此兵众,以战,何患不胜?以攻,何患不克?'屈完对曰:'君所以主盟中夏者,为天子宣布德意,抚恤黎元也……'"当然屈完软中带硬地告诫齐王。如果决心一战,那么楚国的方城山作为城墙,长江汉水作为护城河,当和你等决战。你等能打赢吗?齐桓公难有纵深破楚的自信,在楚境上与屈完谈判。最后,以楚复贡苞茅为双方找到了台阶。就这样,南征的八国诸侯和楚签订"召陵盟约",便各自回国去了。途中,鲍叔牙问管仲。楚之罪,僭号为大。你却以苞茅为辞,我不能解。管仲感叹,楚人僭越已过三代,我何曾不知?但战事一开,胜负难料。如败,我们半世努力付之东流了。说得鲍叔牙嗟叹不已。鲍叔牙又问,齐王忘了心头之恨吗?管仲摇头。灭了蔡国,泄了怨恨,一路上左拥右抱的美女,令他艳福大开,早把个蔡姬忘到瓜哇国去了。于是,来势汹汹的八国联军,多个诸侯倾举国之力,却儿戏一般地撤了回去。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女改嫁引发的,齐桓公一怒休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