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出土元青花及相关问题研究,投资收藏两

2019-08-15 作者:文物考古   |   浏览(180)

青花工艺元代开始成熟

图片 1

青花瓷的由来 青花是我国陶瓷装饰中发明较早的方法之一,名列景德镇四大名瓷之首。创烧于唐代河南巩县窑,元代在景德镇成熟发展。明代诗人周晋的一首《咏瓷花》词:“如轻云宿墨,似春葓泛幽;甚可夸,浮梁瓷器白无瑕,巧借蓝色写青花。”

青花瓷是中国传统瓷器的一种,在地大物博的中国,瓷器历史之悠久、种类之丰富可谓世界罕见,不论是“南青北白”还是四大官窑,再或是八大民窑,不同朝代轮换之际也刮起了一阵阵瓷器进化的风潮,然而在这些琳琅满目的瓷器品种中,青花瓷却犹如一支奇葩,一直立于不败之地。

五、元青花的影响

乾隆青花以正蓝为主,色泽明艳稳定,无晕散现象。因粉彩瓷的逐渐增加,青花瓷自乾隆后期慢慢衰退了。道光时曾一度复兴,但主要是仿康熙青花瓷,青花呈色浮躁,釉面疏松。

青花瓷在中国瓷器市场的主导地位不可动摇,元代、明代甚至“清三代”青花瓷都能拍到几千万元

做一个小结:1、这次发现的第一组青花瓷与过去出土的青花瓷相同,属于菲律宾型的青花瓷。第二组都是大件的,非常罕见的大盘大碗大罐,尤其青花五爪龙的碗、盘、梅瓶,花卉纹的大罐子,还有龙纹的扁壶,这些标本与湖田窑烧造的“至正型”的青花瓷是相符的,落马桥出土的这批瓷器应该就是御土窑的产品之一。2、落马桥烧造了官窑性质的瓷器,同时又烧造大量了略为粗糙的青花瓷和卵白瓷,可见当时磁局可能是在民窑督造官用器的。3、关于元青花具体烧造的年代,从落马桥出土的资料来推断,烧造的上限不会早于至治三年(公元1323年),就是新安沉船的年代。而且第二组青花瓷大盘子、大罐,和珠山出土的大盘子、大罐是一个类型,应该都是属于官窑的制品。

唐代的青花瓷器是处于青花瓷的滥觞期。人们能见到的标本有20世纪70—80年代扬州出土的青花瓷残片二十余片;香港冯平山博物馆收藏的一件青花条纹复;美国波士顿博物馆收藏的一件花卉纹碗;丹麦哥本哈根博物馆收藏的一件鱼藻纹罐;南京博物院收藏的一件点彩梅朵纹器盖。通过对扬州出土瓷片的胎、釉、彩进行研究,并对唐代巩县窑的物质和技术条件进行分析,初步断定唐青花的产地是河南巩县窑。近些年来在巩县窑窑址出土了少量青花瓷标本,由此进一步确认了唐青花的产地就在河南巩县窑。

而藏家对于青花瓷,更多还是隐藏在心头的那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爱,如果一定要什么语句来形容,《非诚勿扰2》中李香山女儿川川的那首诗或许是最好的诠释:“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1998年,我们在珠山发现元代遗址,出现了很多以前没有见过的元代官窑遗物,有卵白瓷、青花、蓝地白花、蓝地贴金等,还有青花五爪龙,从《元典章》中可以印证这些东西属于官窑,这是元官窑所在地和烧造遗物的大致情况。遗物的发现地在北边,叫珠山。珠山的后面,有个地点也是明清官窑场的所在地,我们以此推测当时元官窑很可能在珠山一带。现在我们通过大量的发掘,在其它地方也发现过类似元官窑的东西。

青花属釉下彩,以氧化钴为着色剂,在坯体上绘画后罩以透明釉,在1320度高温一次烧成。青花可分青釉青花、本釉青花和白釉青花。元明清三代数朝的官、民窑青花瓷各具时代特征和艺术风格。

无独有偶,就在2005年7月12日,一个画着传统谋士故事的元青花大罐,从荷兰一个军官后裔家中的阁楼上搬下来,放在了伦敦佳士得的伦敦拍卖场上,这个名为“元青花鬼谷下山图罐”的玩意经过几番搏杀,以1568.8万英镑的价格拍出,而这笔钱当时足以在伦敦黄金市场购得两吨黄金。这一价格不仅创下了当时中国艺术品的最高成交价格,更使中国收藏界为之一震。

关于元代青花瓷器

故宫博物院藏明洪武青花瓷

青花瓷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唐朝,如今,能数出来的标本并不多见:如20世纪70至80年代扬州出土的青花瓷残片二十余片;香港冯平山博物馆收藏的一件青花条纹复;美国波士顿博物馆收藏的一件花卉纹碗;丹麦哥本哈根博物馆收藏的一件鱼藻纹罐;南京博物院收藏的一件点彩梅朵纹器盖。唐青花出土较多的地点是扬州,而扬州又是唐代的重要港口,可见,青花瓷从唐代起就开始外销。

浮梁磁局的另一窑场应是位于现市中心珠山明御厂故址一带。1988年明御厂故址北侧(即旧御厂阜安门外),现风景路中段马路边一条深约1.5米的沟道中发现一批元代官窑瓷器,器物品种有青花五爪龙纹罐、盒,金彩孔雀绿器等。2003-2004年,在明御厂北侧发掘中,陆续发现元代青花、青白釉、卵白釉残片,标本均具有官窑特征,同时发现有一刻“局用”铭的明初官窑残器。该标本说明明初官匠们仍习惯沿用元代磁局的称谓。1994年在明御厂东侧出土一批洪武青花大盘、罐、壶、碗等大件瓷器,其形制和彩饰风格具有元官窑青花的特征,从一个侧面说明生产这类青花瓷的匠人,很可能就是原浮梁磁局的工匠。就目前的考古调查看,湖田窑、珠山御厂故址是目前景德镇地区出土有元代官窑特征器物的所在地,其它元代窑场尚未发现元官窑风格的产品。

唐青花经过初创期以后,并没有迅速发展起来,而是走向了衰败。到目前为止,人们能见到的宋青花只有从两处塔基遗址出土的十余片瓷片。一是1957年发掘于浙江省龙泉县的金沙塔塔基,共出土13片青花碗残片。该塔的塔砖上有绝对纪年北宋“太平兴国二年”;另一处是1970年在浙江省绍兴市环翠塔的塔基,出土了一片青花碗腹部的残片。该塔塔基出土的塔碑证明此塔建于南宋咸淳元年。

然而,青花瓷所诠释的并不仅是歌中那般凄美,虽然色泽单一,但其隽逸的造型、朴素的内涵、经久耐看的质感,都注定让青花瓷作为藏品的意义更富含韵味。

二、元青花与浮梁磁局及其窑场

图片 2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而今,青花瓷概念被附着在更多消费品上,逐渐被更大的用户群所接受。比如,海尔冰箱推出了三门青花瓷版本;多彩推出了具有复古风情的青花瓷上网本;梵圣推出青花瓷艺术优盘……诸如此类的产品,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将青花瓷这个见证中国朝代更替的艺术品带入现代人的生活。

关于青花瓷的起源,曾经有过记载:1975年,扬州唐城出土过枕残片;1983年,出土了青花瓷碗。根据张志刚等《唐青花瓷研讨》认为,扬州唐城出土的唐青花瓷为唐代巩县窑烧制,青花采用的是与唐三彩类似的一种钴料,并做过测试的。最著名的例子是最近发现的“黑石号”沉船出土的青花瓷,这是遗物根据。关于宋代的青花瓷:1957年,浙江龙泉城北宋金沙寺塔基出土了青花瓷残片,研究认为该残片上使用的钴料出自本省;浙江绍兴环翠塔也出土过南宋青花瓷片。这是相关文献对唐宋青花瓷情况的提示。

青花瓷是明清瓷器生产的主流,以江西景德镇为中心,官窑和民窑都出现了欣欣向荣的景象。明初青花瓷还带有元代粗犷豪放的遗风,色泽偏暗。永乐、宣德两朝是明代青花瓷发展史上的黄金时期,这两朝青花瓷典雅秀丽,色泽浓艳幽深,呈色如宝石蓝般鲜艳。自成化开始,青花瓷变得精巧轻盈,色泽淡雅稳定,赢得了后人极高的评价。明代后期,景德镇的青花瓷在规模上有了更大的发展,数量远远超出了明初洪武至正德时的官窑青花烧造总数。

“素坯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隐藏在窑窖里千年的秘密,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周杰伦一首《青花瓷》,不仅让词作者方文山被人们所知,更让歌中的主角“青花瓷”搅动起整个艺术品收藏市场的神经。

三、关于元代青花瓷器

唐青花

在长达一百多年的“康乾盛世”中,青花瓷器由摹古、创新,逐渐演化到形制规范,中规中矩,工艺也愈发纯熟。

“崇正讲堂”开设于广东崇正拍卖“学术引领市场”这一宗旨之下,至今已成功举办过28场讲座,26位专家学者在这里传道解惑,指导大家用正确的方式开启对艺术品、历史文物的学习之路。广东崇正2018年春拍有一对元代青花云龙纹梅瓶,一亮相就得到广泛关注,有鉴于此,本期崇正讲堂特意请到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所长、景德镇御窑博物馆馆长江建新先生莅临主讲景德镇出土的元青花。江先生以大量的考古研究和历史文献为基础,逐一解密元代青花的美与珍贵之处。

元青花的纹饰最大特点是构图丰满,层次多而不乱。笔法以一笔点划多见,流畅有力;勾勒渲染则粗壮沉着。主题纹饰的题材有人物、动物、植物、诗文等。人物有高士图、历史人物等;动物有龙凤、麒麟、鸳鸯、游鱼等;植物常见的有牡丹、莲花、兰花、松竹梅、灵芝、花叶、瓜果等;诗文极少见。所画牡丹的花瓣多留白边;龙纹为小头、细颈、长身、三爪或四爪、背部出脊、鳞纹多为网格状,矫健而凶猛。辅助纹饰多为卷草、莲瓣、古钱、海水、回纹、朵云、蕉叶等。莲瓣纹形状似“大括号”,莲瓣中常绘道家杂宝;如意云纹中常绘海八怪或折枝莲花、缠枝花卉,绘三阶云;蕉叶中梗为实心;海水纹为粗线与细线描绘相结合。

正因如此,也使得那个坐落在黄山、怀玉山余脉与鄱阳湖平原过渡地带的景德镇一跃成为中世纪世界制瓷业的中心。元青花捧红了景德镇,而景德镇又造就了元青花。

浮梁磁局自至元十五年设,至至正十二年结束,存在74年。浮梁磁局虽然于至元十五年便成立了,但将作院则于至元三十年始置。《元史·百官四·将作院》:“将作院,秩正二品。掌成造金玉珠翠犀象宝贝冠佩器皿,只造刺绣段匹纱羅,異样百色造作。至元三十年始置。院使一员,经歴、都事各一员”。其时的将作院下属有府、司、所、局、院、库等机构,其中局有21所,而以地域冠名的除上都金银器盒局之外,便是浮梁磁局了。而这些局属的官员官阶品秩,似乎又以浮梁磁局最低,这是磁局隶属将作院的情况。那么,至元十五年以前,即将作院未成立之前,浮梁磁局由谁管辖呢?参照《元史》工部条记载的职能,可能其时的磁局由工部管辖,《元史·百官一·工部》:“工部……掌天下营造百工之政令。凡城池之修濬,土木之缮葺,材物之给受,工匠之程式,铨注局院司匠之官,悉以任之。世祖中统元年(1260年)右三部置尚书二员,侍郎二员、郎中五员、员外郎五员、内二员专署工部事。至元元年,始分立工部。”其下辖的“诸色人匠总管府”与将作院所属“诸路金玉人匠总督府”职能相似。因此,在至元三十年将作院设置以前,磁局由工部管辖可能性最大。关于磁局人事的问题,我们从相关的文献可以考证,大都染局是九品,管理的工匠大概62户,《元典章》认为元至二十四年左右浮梁磁局规模变大了,大概有五百到一千户人,管理浮梁磁局的官将的位分也高了,有的已经是三品以上的官员。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官窑各方面都在提升,官窑的生产越来越受到重视。

故宫博物院藏元青花瓷

元青花的价值连城,还与其存世量稀少密切相关。据有关资料,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元青花瓷有500多件,而国内公认的传世、出土元代青花瓷数量仅100件左右,各大博物馆均罕有珍藏。

关于元青花的始烧年代,可参考以下几则资料:1、江苏金坛窖藏发现一件青花云龙纹罐,同窖藏出土有银盘刻有阿拉伯文回历714年1月(相当于公元1336年);2、江西省博物馆藏“至元戊寅”(1338年)青花铭四灵塔式盖罐;3、西安曲江发掘张弘毅后至元五年(1339年)墓出土一件青花匜,4、这是迄今发掘出土的有纪年的元青花瓷。根据景德镇考古资料来看,元青花当烧造于元代中后期。如从湖田窑出土元青花的地层关系看,湖田南河南岸(原印机厂一带)和龙山头出土的青花瓷,其下层均迭压着卵白釉瓷与芒口印花碗,这类碗与朝鲜新安海底沉船中的器物一致,因新安沉船出水有墨书“至治三年六月一日”木简,以及沉船中不见有元青花出土,故推知元青花的始烧年代不会早于至治三年。5、在落马桥窑址出土元青花地层,也同样是这样的情况,其下层迭压类似与新安沉船中卵白釉瓷的文化层,竟没有一件青花瓷出土。因此,综合以上资料,如果排除延祐六年青花塔式瓶和几则不可靠的资料外,笔者以为元青花出现于元代至治三年(1323年)以后,1336年以前,似乎比较可靠。

从扬州出土的青花瓷片来看,其青料发色浓艳,带结晶斑,为低锰低铁含铜钴料,应是从中西亚地区进口的钴料。胎质多粗松,呈米灰色,烧结度较差。底釉白中泛黄,釉质较粗。胎釉之间施化妆土。器型以小件为主,有复、碗、罐、盖等。纹饰除丹麦哥本哈根博物馆收藏的鱼藻纹罐以外,其余的均为花草纹。其中花草纹又分两大类,一类是典型的中国传统花草,以石竹花、梅花等小花朵为多见;另一类是在菱形等几何图形中夹以散叶纹,为典型的阿拉伯图案纹饰。从这一点看来,并结合唐青花出土较多的地点(扬州为唐代重要港口),可证明唐青花瓷器主要供外销。

这十余片宋青花瓷片,都是碗的残片。胎质有的较粗,有的较细;纹饰有菊花纹、圆圈纹、弦纹、线纹等等。考古学家从这些细节上发现,宋青花与唐青花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确认了湖田窑、珠山明御厂故址北侧一带为浮梁磁局的窑场,那么,这两处窑场出土的有元代官窑特征的标本则可作为标准器来对应传世品进行研究了。从湖田窑出土情况看,“玉”字铭器物和同时出土的一批高足杯、盘、碗显然是浮梁瓷局的产品,而与此纹饰、胎釉形制相同的传世卵白釉瓷器自然也属磁局烧造的遗物,如印有五爪、四爪龙纹、八大码、八杂宝纹和印有“枢府”、“太禧”、“东卫”、“福寿”铭的卵白釉瓷自然属磁局烧造的产品。湖田窑南岸一带出土的元代青花大盘、大罐、大瓶,其胎体较厚,规器规整,青花呈色蓝艳,纹饰繁缛,纹样有四爪、五爪云龙纹、云肩纹、莲纹、杂宝、凤、莲池等,其构图严谨,彩绘工整,这类制品自然属浮梁磁局烧造的产品。它们与现今收藏在伊朗阿德卑尔神庙、土尔其沙赖博物馆的元青花风格一致,说明伊、土收藏品亦为磁局制品。

图片 3

就在1644年,中国发生朝代上的革命。这一年中,中国出现了三位皇帝——崇祯、李自成和顺治,而这一年却是青花瓷发展最为迅速的阶段。

1、明初(洪武朝1368--1402)的青花器有大小盘、碗、梅瓶、玉壶春瓶等。所用青料以国产料为主,也不排除有少量进口料。青花发色有的淡蓝,有的泛灰。前者有一部分有晕散现象。纹饰布局仍有元代多层装饰的遗风,题材也变化不大,但许多细节已有变化:如蕉叶的中梗留白;花瓣留白边较之元代更明显清晰;牡丹叶子“缺刻”部位较深,不如元代的肥硕;菊花绘成“扁菊”,花芯以方格纹表现;龙纹仍是细长身,但除了三、四爪外,已出现五爪,爪形似风轮,气势不如元龙凶猛矫健。辅助纹饰的如意云头由元代的三阶云改为二阶云;莲瓣纹内多绘佛家八宝。碗、小盘多绘云气纹,仅绘于器物外壁的上半部。器物底足多平切、砂底无釉见窑红。未出现年款,带款的器物也极少。

自古以来,素有“瓷中之王”之称的青花瓷不但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而且随着岁月演变,其收藏和投资价值也获得人们的关注。

元青花与浮梁磁局及其窑场

的较粗,有的较细。纹饰有菊花纹、圆圈纹、弦纹、线纹等。青花发色前一处的较浓、发黑;后一处的较淡。发色较黑者,应是外罩透明釉太薄的缘故。浙江省本身就有着丰富的钴土矿,这些青花瓷应该就是使用了本地的钴料。它们与唐青花并无直接的延续关系。

近日,一传世“元青花”藏身沉船,并在山东菏泽市的工地“破土而出”。对此,菏泽市文物管理处工作人员马静兴奋不已,“我太幸运了,有些考古工作者一辈子也挖不到一件青花瓷,而我一天就挖到三件。”

元青花与浮梁磁局到底有什么关系呢?元十五年设置官窑,实际上,元世祖忽必烈攻克下南宋政权是在1279年,也就是至元十六年。严格来讲,在设置元官窑时南宋还没有灭亡,元统治者匆忙来到景德镇建设官窑是有特殊目的的,从相关记载可以了解到,古代每一次朝政的变化,都有祭拜天地的习俗,此时到景德镇设置官窑的目的,可能就是为了生产祭器。一般古代官窑都设置在京城附近,比如南宋的官窑设定在杭州大内凤凰山一代,北宋的汝窑设立在开封附近,为什么元代舍近求远跑到景德镇设置官窑呢?从相关的文献考证,目前达成的共识是:元朝人“尚白”,当时景德镇生产的磁器颜色很白,可能符合了元代统治者的审美要求。

图片 4

素坯勾勒“天价青花”

元官窑与元青花

元青花

据了解,青花瓷价格上涨速度远远超过其他品类陶瓷,几乎是一年一个价。清代官窑青花瓷中的珍品在10年内价格甚至能翻上几百倍。作为青花瓷三大家之一的王锡良在2000年创作的青花小盘卖价不过2000元,而在2010年,市场交易价格已达20万元以上,10年时间上涨了100倍。

元青花的影响

这十余片宋青花瓷片,都是碗的残片。胎质有

青花瓷价格的涨幅几乎难以估算,在有“青花大王”之称的王恩怀大师看来,青花瓷的收藏价值的确很大,而且青花瓷在中国瓷器市场的主导地位不可动摇,元代、明代甚至“清三代”青花瓷都能拍到几千万元。

图片 5

明清青花

瓷器投资首选青花瓷

图片 6

遗憾的是,唐青花经过初创期以后,并没有迅速发展,而是在宋朝走向衰败。到目前为止,世人也只能从两处塔基遗址出土的十余片瓷片中找到一些端倪。一处是1957年发掘于浙江省龙泉县的金沙塔塔基,共出土13片青花碗残片;另一处则是1970年在浙江省绍兴市环翠塔的塔基出土的一片青花碗腹部残片。

元青花问题现已成为学术界和市场的热点,本文内容主要基于我这些年考古工作中新发掘的资料,结合过去的文献来做解读。内容将从五个方面来讲:

明清时期是青花瓷器达到鼎盛又走向衰落的时期。明永乐、宣德时期是青花瓷器发展的一个高峰,以制作精美著称;清康熙时以“五彩青花”使青花瓷发展到了巅峰;清乾隆以后因粉彩瓷的发展而逐渐走向衰退,虽在清末时一度中兴,最终无法延续康熙朝的盛势。总的说来,这一时期的官窑器制作严谨、精致;民窑器则随意、洒脱,画面写意性强。从明晚期开始,青花绘画逐步吸收了一些中国画绘画技法的元素。

元青花的天价并非偶然,而是历史的必然。据考古发现,我国在唐、宋两代均有青花瓷器,但是胎质一般较差,做工也很粗糙,唯有元青花属于釉下青花,使用着名的进口料苏麻离青钴料绘制,烧成瓷器之后,色彩浓艳。

概括来说,至元十五(1278年)忽必烈王朝便在距京城数千里之遥的江南偏僻一隅景德镇设置“浮梁磁局”——一个专为皇家烧造瓷器的机构。根据实物和文献推断,浮梁磁局的设置很可能与当时元廷需要质“纯”的祭器有关,湖田窑烧造的“玉”字铭器,很可能就是至元八年成立的“玉宸院”在至元十五年浮梁磁局成立之初烧造的祭器,即浮梁磁局烧制的第一批制品。根据相关文献推断,磁局的烧造活动不是长年累月都有,而是当朝廷“有命”的情况下才产生,生产完之后窑要封停,甚至“御土”(按:这里御土当指高岭土)也要封存。磁局的窑场似乎不像明、清御厂那样有专门独立的厂址,因为元初景德镇尚未有官窑的基础,当时磁局有可能选择了景德镇地区条件较好,有一定基础的优秀民窑作为定点的窑场,进行皇家用瓷的生产。就目前掌握的考古资料看,当时有可能成为磁局的窑场的大概是湖田窑和珠山明御厂一带,元青花中花纹特异(如双角五爪龙纹)、制品最精美的产品均出自这两个窑场,元青花当是浮梁瓷局的产物。

宋青花

顺治时期,景德镇最为流行的商品就是青花,所以这个时期95%以上的瓷器都是青花,而且一个典型的对龙的绘法,也只有顺治一朝才有。据说,这个画法叫做“一身三现”。所谓“一身三现”,就是画一个龙头,画一段龙身,画一条龙尾,中间的地方都是云彩,好像一条龙被云彩遮挡,露出三段。也有一身五现、一身七现。有人说,这种绘法,从某种程度上讲跟政治沾边,当政局不明朗的时候,龙纹就表现得若隐若现;而后来清朝坐稳了天下,龙纹就全部呈现出来。

元青花出现之后,青花瓷就作为景德镇的主流产品之一,由明清到现在一直在烧造。元青花的钴料来自于中东地区,当时有很大部分几率是有阿拉伯工匠直接参与烧造元青花,这里面有伊斯兰技术的影响。元青花的绘画因素和构图形式可能与磁州窑是有关系的,制造过程中大量使用了中国传统绘画的技巧。元青花有很多特殊的纹饰,包括云肩纹、白马纹等等,这些都出自元官窑,有些纹饰和刺绣是相同的。可能当时将作院的画师设计好纹饰后,下派到景德镇,景德镇的工匠按照这个画稿来生产瓷器。因此,元青花是交融了伊斯兰文化、蒙元文化、汉族文化的特殊制品。在元青花的影响下,景德镇又生产了一些新产品。首先,青花和氧化铜的结合出现了青花釉里红的质地,这种制品对后来的官窑影响非常大,成为常规制品。另外还有祭蓝釉和白花青花,祭蓝釉是在白釉里面加氧化铝再加青料衍生出的新产品,后来成为明清官窑里非常重要的产品。还有白地蓝釉的做法,也是在元青花的影响之下出现的。

青花呈色蓝中泛紫,发色浓艳,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明末由于局势动荡,青花瓷的生产也每况愈下,官窑传世品很少见,多是制作粗率的民窑产品。清代是青花瓷发展的鼎盛期,以康熙青花最为卓越。康熙青花质量上乘,呈色翠蓝,浓淡层次分明,有“青花五彩”的美誉。雍正青花以质地优良、细巧精致而著称,呈色艳丽,但不如康熙时的丰富。

菏泽市的一场大雨让马静有幸穿着大胶鞋站在泥水中作业,对沉船的九号船舱例行勘测,没想到的是,在拣出一只碎裂成一堆瓷片的酱釉大罐之后,黄泥里露出一片白色,于是马静震惊地舀了一下水,根据经验判断,那应该是瓷器中的青花,窃喜之余突然发现,浸在泥水中的青花瓷器上闪出一段青花龙纹。

根据文献记载,我们可以推断出磁局的烧造活动不是长年累月都有,而是当朝廷“有命”的情况下才产生,生产完之后窑要封停,甚至“御土”(按:这里御土当指高岭土)也要封存,不得私用。从其侧面可见,磁局的窑场似乎不像明、清御厂那样有专门独立的厂址,因为,如果有专有厂址,也用不着烧造完贡瓷之后,便要封存御土,怕别人私用了。笔者以为当时的磁局很可能没有专门的独立窑场,因为元初景德镇尚未有官窑的基础,当时磁局有可能选择了景德镇地区条件较好,有一定基础的优秀民窑作为定点的窑场,官匠可能居此借助民窑场所进行皇家用瓷的生产。就目前掌握的考古资料看,当时有可能成为磁局的窑场的大概是湖田窑和珠山明御厂一带。

成熟的青花瓷出现在元代的景德镇。元青花瓷的胎由于采用了“瓷石 高岭土”的二元配方,使胎中的Al2O3含量增高,烧成温度提高,焙烧过程中的变形率减少。多数器物的胎体也因此厚重,造型厚实饱满。胎色略带灰、黄,胎质疏松。底釉分青白和卵白两种,乳浊感强。其使用的青料包括国产料和进口料两种:国产料为高锰低铁型青料,呈色青蓝偏灰黑;进口料为低锰高铁型青料,呈色青翠浓艳,有铁锈斑痕。在部分器物上,也有国产料和进口料并用的情况。器型主要有日用器、供器、镇墓器等类,尤以竹节高足杯、带座器、镇墓器最具时代特色。除玉壶春底足荡釉外,其它器物底多砂底无釉,见火石红。

要知道,龙纹在封建社会相当讲究,这一发现显然非同小可。除此之外,还有两件元青花瓷器分别是鳜鱼纹高足碗和元青花盘子。

景德镇的窑业在元以前都是烧造单一的品种——青白瓷,但是,青白瓷在当时应该是很有影响的。《宋会要辑稿》里有过记述,景德镇的瓷器当时已经进入了皇家的视野,也就是进入宫廷了,应该说这是最早的“官窑器”。我们在湖田窑也发现过一个湖田窑制造的瓷器瓶底,这也是从出土遗物印证了官窑进入皇宫的事实。

青花瓷 资料图片

江建新,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所长,景德镇市御窑博物馆馆长。主要著作《宋元明初釉上彩瓷考略》、《景德镇窑业遗存的考察与研究》,1984年以来多次参与珠山明清御窑遗址清理发掘。

就这样,一场大雨给菏泽市带来了上亿元的财宝。根据山东省文物总店总经理宋玮的分析,此次出土的元青花梅瓶为龙纹,六层纹饰,画工精绝,应是元代官窑献给皇帝的物品。如果一点没破,市场价应该在3亿元以上,可惜瓶口部有小瑕疵,器身有裂纹,市场价应在1亿元以上。而鳜鱼纹高足碗和元青花盘子的市场售价可能分别超过100万元和50万元。

湖田窑刘家坞一带,上世纪80年代曾发现元代卵白釉枢府器,以及青花大盘,罐、瓶等标本,纹饰有五爪龙纹等。90年代以后又陆续发现“玉”、“枢府”、“太禧”铭等印五爪龙纹器和元代釉里红凤、龙纹滴水、瓦当等标本。湖田窑是宋代著名的窑场,产品较为精良,是当时景德镇地区最优秀的窑场之一。1997年,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F区12第三层堆积中,发现一件青瓷底刻铭文的残器,铭文内容:“迪功郎浮梁县丞张昂措置监造”,该器从形制看为瓶或壶的底部,出土地层不晚于南宋,上限不早于北宋。据考证“张昂监陶”铭器大约烧造于绍兴八年至绍兴二十五年之间,说明湖田窑曾为南宋宫廷“制样须索”烧造过御用瓷器,是南宋烧造朝廷贡瓷的窑场之一。那么,浮梁磁局置窑烧造贡瓷时,首选湖田窑作为它的窑场是合乎情理的。综合以上情况,笔者以为湖田窑是浮梁磁局管辖的窑场之一。

图片 7

图片 8

继唐宋之后,成熟的青花瓷终于在元代的景德镇亮相。更重要的是,元青花开辟了由素瓷向彩瓷过渡的新时代,画风豪放、层次感鲜明等特点使得元青花与中华民族传统的审美情趣大相径庭。从制作工艺上看,此时出现了胎体厚重的巨大形体,如大罐、大瓶、大盘、大碗等,但也不乏精细之作,如胎体轻薄的高足碗、高足杯、匜、盘等。

图片 9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元朝之后,当风雨飘摇的明朝到了天启、崇祯时期,已经出现了明显的颓势,虽然明朝已经无药可救,可是明朝末年的青花瓷却焕发出勃勃生机。

有文献中论“御土窑”产品时均谓“色类定器,体薄而润”。说明元官窑瓷不同于以往的产品,具有色白且润的特征,但未具体提到产品的种类,甚至著名的元青花也只字未提。那么,我们要了解元官窑的产品恐怕还须从另一方面探索。

但是,对于市场值得收藏的青花瓷品种,不同人持不同观点。有人士认为元代青花瓷算是热门品种,炒得也比较热。而上海市工商联收藏俱乐部理事长则认为,从投资角度来看,明清瓷器是热门,而且还会有很长一段升值期。如2001年,上海敬华拍卖公司曾以880万元的价格拍出一款“明永乐青花折枝花卉八方烛台”,四年后,当此烛台出现在北京翰海拍卖公司的春拍中时,被藏家以2035万元的价格买走。

落马桥窑址考古发掘现场

“它摆脱了嘉靖、万历以来那种繁缛、密不透风,走向了清丽舒朗,这种风格也影响到清代青花的未来走向,尤其奠定了康熙一朝青花瓷器的基础。”收藏家马未都如是形容着青花的鼎盛。

元青花的主要特征:1、瓷胎洁白致密,是使用二元配方(高岭土 瓷石)的产物,这是元朝一个巨大的工艺革新;2、青花白釉闪青,光亮,还具有青白瓷釉的特点;3、青花色料为含低锰高铁的钴矿原料,色与釉中含有铁斑。元青花使用的青花料是从西亚引进的高铁低锰的“苏麻离青”,已为科学检测所证明;4、有鲜蓝和灰蓝两种,器型有大小之分,大者色料鲜艳,小者色料灰暗,前者称“伊朗型”,后者称“菲律宾”型。前者器型有大瓶、罐、碗、盘之类;后者为小杯,小罐、靶盏之类。“伊朗型”元青花是该期最优秀和代表性作品,可能是元官窑(浮梁磁局)生产的。

俗话说“乱世藏金,盛世藏瓷”,在我国7000万艺术品收藏与投资者当中,以“捧瓷大军”为最,而在琳琅满目的瓷器品种当中,青花瓷又首当其冲。

关于浮梁磁局的记载,《元史·百官四》里面提到:“浮梁磁局,秩正九品,至元十五年立。掌烧鹅磁器,并漆造马尾棕藤笠帽等事,大使、副大使各一员。”此时元代官窑浮梁磁局的负责人属于九品官员,官窑不光烧造瓷器,还烧造一些皇家用的马尾棕藤笠帽等物件,可见当时的景德镇就有官窑的设置了。有官窑肯定就有官匠,所以官窑的设置对景德镇的窑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个时候除了青白瓷,还出现了枢府瓷、元青花、釉里红、蓝釉、孔雀绿釉等等,都是在建立了浮梁磁局的基础上开始出现的。

2012-2013年落马桥窑址考古发掘出土的元青花瓷,从出土地层看,年代似比上次略早,数量和品类更为丰富,更为重要的是,此次出土的元青花除包含有上次出土的相同的青花瓷之外,还出土一大批器型硕大的元青花瓷残片,这对我们全面认识落马桥元青花的烧造情况意义十分重大。

四、近年落马桥出土元青花及相关问题

一、元官窑与元青花

近年落马桥出土元青花及相关问题

湖田窑出土,浮梁磁局制造的瓷器瓶底子,可见宋代瓷器已进入皇宫视野,在有监制的情况下生产。

落马桥窑址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景德镇市考古工作者曾进行过抢救性发掘,出土了大量元代遗物,有青白瓷、卵白釉瓷、釉里红瓷、青花瓷以及红绿彩瓷等,其中青花瓷的品类最富,除常见的碗、盘、高足杯外,还有劝盘、耳杯、匜、盖盒、鸟食罐、双系小罐、大口罐、铺首罐、双耳瓶、长颈瓶、梅瓶、玉壶春瓶等。所见青花纹饰有栀子、菊花、牡丹、梅花、灵芝、葡萄、蕉叶、龙、鹿、孔雀、鱼藻、人物故事等。还出土有青花书八思巴文钵,有在高足杯残足上书“头青”“黄”“吴”“戴采”青料照子,书“辛巳”二字的瓷片。根据推断,所谓“头青”者,即头等(上等)青料之意,由此可见元代的上等青料是怎样的呈色,可知景德镇用钴料彩饰瓷器在元代始称“青花”。用青料书写“辛巳”二字的残片,可知落马桥窑址出土元青花生产年代可推断为至正元年(公元1341年),所以该地层中的青花器均为至正前期之物。由于出土元青花瓷以小件为多,且瓷胎略粗,与湖田窑南北两岸出土的青花大盘、罐风格不同,如果说湖田大件元青花主要是为西亚或东南亚诸国宫殿烧造的瓷器,即所谓伊朗型青花瓷,那么落马桥青花瓷则是满足国内各阶层及东南亚一带普遍需要的商品瓷,即所谓菲律宾型青花瓷,这是当时根据发掘出土这批元青花资料得出的初步结论。

学术界有另一种意见认为,中国青花瓷的产生是在元代,元青花并不是从唐青花发展过来的,这两者之间没有多少继承关系,纹饰、绘画、烧造的工艺都不具备一脉相承的特征。青花瓷在景德镇出现的时候,纹饰、构图、工艺等方面一登场就非常成熟,我想,这和浮梁磁局、元官窑的设置有关系。

青花瓷在景德镇出现以后,就一直成为当地生产的主流。关于青花瓷制造技术的来源有很多种说法,其中一种说法是来自伊斯兰文化的影响。元代疆域非常辽阔,许多伊斯兰国家都在统治范围内,伊斯兰的烧造技术直接影响了景德镇。还有一些人认为元官窑里还受到国内窑业的影响,比如吉州窑和磁州窑。从元青花的文化构成来看,它有伊斯兰的文化,有蒙古人的审美,还有汉民族的题材,是三种文化交融的产物。

元代的青花瓷是用天然的钴料,在白胎上面用毛笔绘出花纹,再上釉,经过1300度高温烧造而成。钴料是氧化铁和锰含量很高的复合物,除了这两种成分,里面还有铜、硅、铅、钾、钠、钙、镁,在烧造过程中也起了一些作用,对元青花的色调也会产生影响。人们常根据不同的色调来判断青花瓷的年代。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景德镇出土元青花及相关问题研究,投资收藏两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