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桑的青铜镜特征及收藏价值,独辟蹊径藏铜镜

2020-02-11 作者:文物考古   |   浏览(135)

两汉时期,随着青铜器工艺的进步,内地铜镜制造业日益发展,冶金技术先进,铸镜工艺精美,纹饰美妙繁缛。唐代的海兽葡萄镜和花鸟瑞兽、飞龙、民俗故事镜等,更是后世收藏者心中的瑰宝。但由此也出现了历代仿制赝品,直至当代,伪品充斥市场,需要加以警惕和鉴伪。

双凤铜镜

其实,早在1960年,中国文物考古队发掘位于陕西省咸阳市乾县的唐代永泰公主墓时,就发现了一枚色彩鲜艳的银托翡戒。唐代诗仙李白的诗作《赠裴司马》:“翡翠黄金缕,绣成歌舞衣。”翡翠制品至少在唐代时期,就是上流社会日常生活中的高级奢侈品。因此,在奢华的唐代鎏金铜镜上面,出现高品质的翡翠镶嵌装饰物,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此结论,岂不是将中国翡翠使用的历史,一下子上溯到唐代了吗?

汉代是铜镜发展史上的一个高峰。在青海大通上孙家寨汉末魏晋初M17出土的龙虎镜外有一周铭文尚方作镜真大好功工刻成之文章,浮云连四方,交龙白虎居中央,子孙铭文的铜镜,是官营尚方令铸造铜镜的确证。据不完全统计,青海境内出土的汉代铜镜有100余面,从类型上看,常见的有日光镜、昭明镜、四乳四螭镜、规矩镜、连弧纹镜、龙虎镜、四神镜等。(作者:闫璘0

造型多样,使用巧妙,铜镜多为圆形,方形次之。唐宋时期,随着铸造技术的发展,铜镜打破了过去传统的圆形和方形的制式,根据使用、装饰等的要求,铸造出了带手柄镜以及八菱形、菱花形、八弧形、四方委角形、圆角方形、亚字形、云板形、鸡心形等铜镜。至于宋代受祟古风尚的影响,铸出的仿古鼎形、仿古钟形铜镜,更具时代风格。

第三件是一面白银光沁色的战国镂空龙凤纹青铜圆镜。该铜镜镜面直径203毫米,镜身背景的装饰层,是采用两次青铜浇铸而成的复合镜面。镂空镜又称透雕镜、夹层透纹镜,由镜面和镜背两块铜片合范而成。该铜镜以柿蒂钮座、半球形小镜钮为中心,将镜身纹饰分成三层装饰区。主体装饰区里有8条浅浮雕龙凤纹,龙凤同类两两对峙,四组龙凤均衡构图,周边环绕一层过渡性的纤细回字形纹饰,最外层装饰区是一圈几何形纹饰。该镜饰以满工满器的镂空图案设计风格,体现出一种工整肃穆的雄浑气质。

此镜直径16.5、厚0.4厘米,亚银白光泽,品相甚佳。整个镜面满布纹饰:山林流瀑、祥云缭绕、鹤鹜飞翔、山石嶙峋。右上角有一老者,宽袍舒袖,手牵一牛,应为老子青牛图。钮左方有一山洞,一位仙人在打坐修行,洞口一侍者手持华盖,前方立者戴冕旒,似为帝王闻道之景。钮座右方又有一人侧卧溪流之畔,以手掩耳,做听涛观瀑状。镜面的主纹饰在钮的正下方,四名高士围坐一棋枰,正在侃侃而谈,解棋论谱。整个镜面纹饰富有层次,满而不臃,人物形态颇具神韵,是一面难得的神仙人物镜。此镜上海博物馆亦藏有一面,该馆青铜镜专家陈佩芬先生,对其评价甚高,称该镜“构图风格甚为特殊,为镜中所罕见”,且“直可以以唐画视之”。

胡先生说,青海境内也曾出土过两汉时期的铜镜,但是因为受湿度、土壤成分等自然条件的影响,铜镜上从未出现过绿漆古、黑漆古。

早在商代,工匠们为了增强青铜器的装饰效果,就已经掌握了嵌赤铜工艺。春秋战国时期,金属细加工中的错金银、嵌红铜、嵌松石等技术更为精湛,用红铜、金、银的丝或片以及松石,嵌入器物内,镶嵌成不同的纹饰和图案。现已出土了许多这样的铜镜。四川省涪陵出土的嵌松石透纹方镜,镜背为四夔形,葬身有鳞纹及细致的短线条,夔纹之间填人绿松石。河南洛阳金村出土的金银错虺龙纹镜,在钮座与边缘之间有六个虺龙缠绕,龙体有金银错花纹。边缘为一交叉涡纹带。嵌入的金银丝细如毛发,工艺极为精密,可谓巧夺天工。它既是优美的工艺佳作,又用艺术纹饰表达了祈福的含义。

第四件是一面唐代嵌螺钿高士听琴纹青铜八角镜。该铜镜镜面直径219毫米,黑色髹漆的镜身底面上,镶嵌着晶莹亮丽、折射着彩虹光辉的贝壳贴塑纹饰。镜背的图案中,一对束发高士宽袍正装、席地对坐。一位高士专注地抱着一把胡琴演奏,另一位高士闭目聆听、沉浸在悠扬的乐曲氛围中。听者身后是一位仕女,左手旁就地放置着一把大执壶,远方有一只静卧小狗,一只仙鹤和两只锦鸡环绕两人四周,与周边的假山、花树相映成趣,画面中一派清雅的人文意趣。该铜镜的纹饰内容与1955年在河南洛阳市唐墓出土的那面唐代高士宴乐纹嵌螺钿铜镜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构图更加舒朗、制作工艺略显粗糙。与其说这是一面唐镜,笔者更倾向于断代为宋辽时期的同类后仿制品。因为唐代铜镜特有的厚重、精工感,至宋代因为铜镜制造工艺和青铜成分配比的变化而趋于轻薄感。这面铜镜的时代气息,已经不如唐代铜镜纹饰中渲染的繁华绮丽、丰腴富足,却是在精心营造出一个禅意十足的雅集氛围。进而推测,唐宋时期的铜镜纹饰文化是一脉相承的。只是由于不同朝代的时代审美差异和铜镜制作工艺演变——比如铜镜制作的青铜配比差异、铜镜脱范技术改进,呈现出不同的铜镜纹饰美学风貌。

中国青铜镜发展到中晚唐,中衰之势己显露,就整个制造工艺水平(雕刻制模、冶炼熔铸)己不能和盛唐同日而语,而在题材创新、制造技能方面,又小有发展。这面铜镜用的“减地平雕”工艺即为晚唐制镜工艺的一大特色。该工艺源自石材雕刻:先把待加工的器物加工成平面,剔除纹饰以外的部分,再在纹饰上用阴线表现人物景观之细部,这种工艺往往用在中晚唐凤蝶恋花,鸾鸟飞舞的镜种中,且在五代、北宋前期的制镜工艺中被广泛沿用。该工艺和盛唐制造海兽葡萄镜的浮雕工

铜镜收藏有三看

近几年青铜镜一度成为收藏界追捧的宠儿,媒体上炒得沸沸扬扬,动辄上百万的天价。据了解,香饽饽的青铜镜收藏价值极高,但是青铜镜存世量极为稀少,一般古玩市场上的多为伪造品。如今价格一路狂飙,导致伪造情况越演越烈。下面我们来简单介绍下青铜镜特点及工艺技术。

第一件是一面黑漆古沁色的唐代海兽葡萄纹青铜方镜。有趣的是,这枚工艺精湛、小巧可爱的青铜手镜,镜面仅有38毫米见方。荣先生认为,这可能是过去大户人家小姐在擦口红时,所使用的铜镜。但是,古玩市场上也有藏友将这类微小的铜镜,称之为“扣镜”。细究起来,也许是古人将其佩挂在衣扣上面的铜镜。尤其体小量轻,从功能用途推测分析,可能是古人日常生活中,随身携带、使用频次较高的铜镜。相比较而言,那些常见的大号唐代铜镜,应该是固定摆放屋里的正冠化妆用具。

明朝白话章回小说家凌蒙初在其《二刻拍案惊奇》“小道人一着饶天下,女棋童二局定终身”一章中,讲述了古代宋辽时期,围棋高手周国能与道姑妙观,以棋联姻、喜结婵娟的传奇故事,读来饶有兴趣。其实早在唐朝,围棋就已普及为城乡村野、童叟咸能的时尚棋艺,后来,唐玄宗李隆基甚至在宫中设立了“棋待诏”的官职,号称“国手”,拿朝廷的俸禄,专门陪伴皇帝博奕取乐,可见唐时棋风之盛。近期本人收藏到一面中晚唐时期的山林高士奕棋镜,又可从侧面佐证一二。

我省贵南县尕马台齐家文化(公元前2250年一前1915年)墓葬中发现的铜镜,是中国最早的铜镜。这面铜镜是青铜合金铸造,硬度较低,磨面不光洁,映像模糊,也许更是一种饰物。

别具特色

据荣先生回忆,早在2005年他刚开始收藏铜镜时,当时北京铜镜类古玩市场上,行情最火、卖价最贵的是汉代铜镜,而且绝大多数都是由单一青铜材质纹饰为主的铜镜。但是,他在逛各类古玩市场时,却发现了许多更加精美的唐代特种工艺铜镜,而且售价还非常便宜。

< 1 > < 2 >

看品种:指的是镜子的年代特征,每个时期都有各自的风格,如同流行风尚。

据史料记载,自商周时代起,古人就用青铜磨光做镜子,光亮可照人,背面雕有精美纹饰。到战国时已很流行,汉、唐时更加精美。

唐代镶嵌宝石鎏金铜镜

什么样的铜镜值得收藏呢?首先要辨真伪,其次看品相,再次看品种。

铜镜上的纹饰雕刻手法多种多样,无论是线雕、平雕、浮雕、圆雕、透空雕,都显得非常细腻生动。 纹饰内容更是丰富多彩,从几何纹饰到禽鸟花卉,从神话传说到写实图案,天上人间,人神杂陈,动物植物,交织并列,构思巧妙,包罗万象。早年绍兴出土、现藏上海博物馆的汉代伍子胥画像镜,就是一件绝好的作品,镜背四乳分成四区环绕配置图案。第一组有铸铭越王、范蠡,二人席地而坐,相对交谈,表现范蠢在出谋划策,让越王勾践使美人计;第二组为着长裙的二女,有铸铭玉女二人,表现越王以玉女二人贿赂吴太宰伯嚭;第三组铸铭吴王,吴王坐在幔帐中,左手微举,表现吴王听信太宰伯嚭的谗言,决定将伍子胥赐死;第四组一人须眉怒竖,瞪目咬牙,手持长剑置于颈下,铸铭忠臣伍子胥,表现伍子胥被逼自刎。整个图纹采用浮雕手法,形态生动,惟妙惟肖,概括性极强。

唐代特种工艺铜镜大致可以分成纯青铜镜、镂空铜镜、镶嵌铜镜、鎏金铜镜等四大类,荣振辉先生分别展示了这几类铜镜的代表性藏品。

镜中青海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推荐关键字

唐代丹凤朝阳纹青铜圆镜

卡约文化是青铜时代青海境内的主要土著文化类型,卡约文化的青铜铸造技术较为发达,青铜器冶炼技术比齐家文化有明显进步。

青铜镜

这两面铜镜都属于纯青铜镜,镜身是采用单纯的青铜材质加工的,铜镜里没有其它的复合装饰材料。两面铜镜共同的特点,都表现为镜体厚重,纹饰渲染繁荣富足的情趣,是典型的唐代铜镜审美特色。这与战汉时期铜镜的形体轻薄、纹饰中充满争霸称雄气势的审美风格,存在着明显的审美差异。

另一面直径16厘米的青铜镜,镜背是连环三角纹,三个素钮并列上端,工艺精细,出自战国,印证了战国时青铜冶炼水平提高的状况。这面铜镜是胡其伟于上世纪90年代在西宁市大众街古玩城收购的。胡其伟先生说:战国是铜镜制作的第一个高峰期,那时的青铜镜纹饰繁复,四兽纹、山字纹等神秘纹饰成为这一时期铜镜的显著特点。

早在商代,工匠们为了增强青铜器的装饰效果,就已经掌握了嵌赤铜工艺。春秋战国时期,金属细加工中的错金银、嵌红铜、嵌松石等技术更为精湛,用红铜、金、银的丝或片以及松石,嵌入器物内,镶嵌成不同的纹饰和图案。现已出土了许多这样的铜镜。四川省涪陵出土的嵌松石透纹方镜,镜背为四夔形,葬身有鳞纹及细致的短线条,夔纹之间填人绿松石。河南洛阳金村出土的金银错虺龙纹镜,在钮座与边缘之间有六个虺龙缠绕,龙体有金银错花纹。边缘为一交叉涡纹带。嵌入的金银丝细如毛发,工艺极为精密,可谓巧夺天工。它既是优美的工艺佳作,又用艺术纹饰表达了祈福的含义。

第五件是一面唐代镶嵌宝石缧丝花卉纹鎏金铜镜。该铜镜镜面直径108毫米,在缠枝花卉纹的鎏金镜背上,镶嵌了红粉蓝绿四种宝石装饰物。我们现场通过使用便携式硬度仪,测试各种镜面镶嵌宝石的矿物硬度,发现其中红色宝石的摩氏硬度为5度;粉色宝石的摩氏硬度为6度,应该是玛瑙石;蓝色宝石的摩氏硬度为5度,是一种猫眼石;绿色宝石的摩氏硬度为7度,竟然是满绿的高冰种翡翠。

2月20日下午,记者在胡其伟先生的书房中,见到了这些铜镜。

综观中国古代铜镜发展的历史,从四千年前我国出现铜镜以后,各个时期的铜镜反映了它的早期,流行,鼎盛,中衰,繁荣,衰落等几个阶段。从其流行程度、铸造技术、艺术风格和其成就等几个方面来看,战国、两汉、唐代是三个较重要的发展时期。铜镜的产地,以山东、河南、陕西、安徽为较多,现在各地均已挖绝,只有安徽亳州还不时有出土。

唐代嵌螺钿高士听琴纹青铜八角镜

1983年在青海省湟源县大华中庄发掘了118座卡约文化墓葬,其中12座墓出土素面铜镜34面。这些铜镜大小不同,形制基本相同,为圆板形,镜背中央有一半环形桥状纽,镜面有微凹或平直的差别。青海省湟中县共和乡前营村还出土了两面纹饰铜镜。卡约文化的铜镜多出土于中、晚期的遗址或墓葬,相当于商代或西周时期,它们与殷墟铜镜在年代上都晚于齐家文化的铜镜。

我国古代工匠在生产实践中,对冶炼和铸造铜镜的技艺不断地进行总结。早在《周礼考工记》中就记载了制作铜镜的合金比例:金锡半谓之鉴隧之齐。即铜50%,锡50%,是铸镜的合剂。这篇宝贵的文献,多数学者认为是战国时期的著作,但应该说也包含了商周以来青铜器铸造经验的总结。

收藏中国古代铜镜的荣振辉先生,对铜镜的理解与常人大不相同。他坚信“美是超越一切的,而且直指人的心灵”。因此,他一开始就从美的视角,以唐代的特种工艺铜镜入藏起步,至今已经累计收藏了120余面中国古代特种工艺铜镜。

胡其伟先生珍藏的一面铜镜镜表光洁莹润,镜背纹饰深刻清晰,应是头模,格外引人注目。镜背纹饰是瑞兽灵鸟,边缘装饰着两圈锯齿形图案,素钮。铜镜的直径是15厘米,铜镜虽不大,拿在手中却是沉甸甸的,这是一面珍贵的东汉绿漆古铜镜。胡其伟先生说:因为古铜镜埋藏时间久,铜镜的表面和底子遭土壤锈蚀,表面形成氧化薄膜,呈现绿漆色,故名绿漆古,也叫做瓜皮绿,这层氧化膜使铜镜免于岁月的侵蚀而温润如玉。在已发掘出土的中国古代青铜镜中,这类铜镜数量很少。

汉 汉代四兽纹铜镜

图片 1

一面直径13.3厘米,角纹素钮铜镜,是上世纪末,胡其伟先生于西宁民主街古玩巿场收购的。根据镜面纹饰和镜子质地特征,胡先生认定这面铜镜具有新石器时代齐家文化铜镜的特征,而这种铜镜是青海乃至中国最早的铜镜,对研究河湟地区的文明进程意义重大。

图片 2

第二件是一面镜面直径达790毫米的唐代丹凤朝阳纹青铜圆镜。锈色斑斑的铜镜背景的纹饰,分成两个装饰区域:主体装饰区里,高浮雕塑造了一只展翅飞翔在云丛里的巨大凤鸟,朝着远方升起的一轮朝阳有力地追逐着。四条高高飘扬的羽翼整体呈现出浮动的S状造型,与凤鸟的侧身扭动的姿态,形成了强有力的三维空间舞动的视觉效果。辅助装饰区的镜面边饰,是环绕一圈的云气纹。与战汉时期的抽象几何形云气纹所不同的是,这面唐镜的云气纹设计,刻意表现出手动绘制的灵动生气。该铜镜形体巨大、纹饰生动、线条有力、细节传神、工艺精湛,铜镜背面整体图案纹饰,洋溢着朝气勃勃的旺盛活力。据荣振辉先生介绍,这面特大号铜镜的镜面直径,是全世界存世铜镜里最大的。

品鉴着胡其伟收藏的一面面铜镜,仿佛穿越岁月的尘烟,看到了那时人们的审美、生活情趣。唐代的海兽葡萄纹铜镜;宋代的菱花素镜,镜背刻有湖州真石家念二叔照子,可以看出宋代人的商标意识;元代梵文镜,在塔尔寺市场淘来,直径10厘米,两圈梵文,中间的圆形钮刻着一个梵文,应是元代文化贸易交流频繁盛况的见证;宋金双鱼镜,厚重、朴拙;明代的花鸟、人物、动物浮雕镜,小巧可爱;清代文字镜,上题金榜题名的楷书,可以看出铜镜在清朝逐渐退出了使用领域,而成为刻有吉祥字样的互赠礼品。

​​

铜镜的第一个高峰期虽然在春秋战国,但它的制作与繁荣却早得多,青海地区远在新石器齐家文化时期就开始有了用青铜冶制的铜镜。贵南尕马台出土的七角形纹铜镜是迄今所知最早的铜镜。

青铜镜特点介绍:

看真伪:主要看是不是到代(古玩鉴别专用术语,指从包浆、材质、纹饰等来判断完全就是那个时代的东西)的,是不是仿造的,但是在唐代,仿造了一批古镜,虽是仿品,但仍然有文物价值。看锈蚀程度,看纹饰布局是否符合各代特征,以及铜的冶炼、包浆是否到代。自然形成的,与人工做的有区别。

近几年青铜镜的市场价格现在基本都已经过百万,精品价位都在500万以上,价格还在持续上升。2014年年底的一次私洽会出手2件,分别是汉代的四乳神兽镜660万和480万的铭文乳丁镜,15年初也出手一件,但因品相不好,和卖家的需求,最后成交价为220万。2015年的价格还在持续上升,在15年的佳士得拍卖会上,一件唐代的海兽葡萄铜镜由起拍价180万,经过几轮竞拍,走到了2100万的天价,再次创下记录。青铜镜的升值回报率和现在火爆的市场,经济的的不景气也挡不住艺术品的市场,青铜镜已然成为当今收藏投资的一大热门。

胡其伟先生按照朝代顺序展示了他收藏的六十多面铜镜。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铜镜是我国传统文物中的一个重要品种。它在历史上经历了战国、西汉和盛唐三个高峰期,衰落于明末,主要是西方的玻璃镜传入了中国,以其优势取代了古老的铜镜。有清一代,铜镜仍然存在,但已失去了照镜功能,成为铭刻着五子登科长命百岁等吉祥语的一种民俗器物,逐渐化为带有宗教、迷信色彩用品。直到民国时期,铜镜退出了使用领域,成为中华古老文化中的传统艺术品,供收藏家和古玩爱好者收集、玩赏的宠物。

战国以后,工匠们更是不断探索、实验。根据近代学者们化学分析,各种铜镜的合金成分,因其出产地域和时代的不同,铜和锡的比例有很大的差异。从战国开始,铜镜合金中普遍含有铅。铅加入合金后,使铜镜铸造的质量得到了提高:铅使得合金溶液在铸范中环流得特别良好;铅可使铸出品的表面异常匀整;可以利用铅在凝冷时不会收缩的特性,使铸造出来的镜背花纹特别整齐清晰;铅可以减少铜、锡合金溶解时极易发生的气泡,避免砂眼等毛病的产生。

胡其伟先生是享誉省内外的文物收藏家。他的藏品门类众多,铜镜是他众多收藏品中最引人注目的藏品之一。胡先生一共收藏了六十多面不同时期的铜镜,品种十分齐全。胡先生所收藏的铜镜中,有20面铜镜出自青海,这些铜镜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青海铜镜的发展史。

装饰华美

铜镜源流:从简朴到繁复 讲述人:胡其伟

青铜镜是一种古老的由青铜所制的使用器物,也是精美的工艺品。目前发现最早的青铜镜,是距今4000年左右齐家文化墓葬中出土,直径6厘米,厚0.3厘米,镜面有光泽,镜背中央有一个桥形钮,未施纹饰。

中国在距今4000年前的齐家文化时期,就已经使用青铜镜,中国铜镜首先在黄河上游的甘青地区和今长城沿线地区传播。汉武帝时期,中原势力进入青海以后,河湟地区与中原地区的联系紧密,大量的铜镜随之流入青海境内。青海出土的铜镜包括史前时期和汉代的,有一百多面。

综观中国古代铜镜发展的历史,从四千年前我国出现铜镜以后,各个时期的铜镜反映了它的早期,流行,鼎盛,中衰,繁荣,衰落等几个阶段。从其流行程度、铸造技术、艺术风格和其成就等几个方面来看,战国、两汉、唐代是三个较重要的发展时期。铜镜的产地,以山东、河南、陕西、安徽为较多,现在各地均已挖绝,只有安徽亳州还不时有出土。

看品相:主要看是否完整,尽量选不残缺的,并且图案清晰的。

总之,古代铸镜工匠,在长期的生产中,不断积累铸造铜镜的经验,使技艺达到了娴熟的水平。他们用智慧和创造才能,创造出的许许多多精美绝伦的铜镜,使今天的人们在欣赏和研究这些精湛的艺术品时,不能不为古代的灿烂铜镜文化而赞叹。

除了青海出土的铜镜外,胡其伟先生的铜镜藏品中,还有一部分来自安徽、南京。这些铜镜与青海出土的铜镜相映成趣,构成了一个绚丽多姿的铜镜世界。

莲花回纹青铜镜

胡其伟先生捧出一面西汉黑漆古铜镜,镜背是连迭草叶纹,刻有篆字铭文见日之光,天下大明字样。字体古拙,反映了两千多年前,人们对太阳和地球关系的认识。黑漆古是在铜镜上形成的一层氧化膜。与那面绿漆古铜镜同样出土于南方地下多水的环境,这个环境客观上将铜镜与空气隔绝开来。铜镜在水里比在干燥的环境下更不容易生锈,倒是在北方不干不湿的环境下最易生锈。胡其伟这样解释。

铜镜进入拍卖领域的时间并不短,但真正为收藏爱好者所了解是始于2004年初中国嘉德推出的铜镜专场,当时的全部拍品均为民国时期知名收藏家关祖章先生的旧藏。参拍的143面铜镜都以高于预期的价格顺利成交。其中唐代脱银庭院仕女游乐图铜镜以45.1万元的价位成交,成为了内地铜镜拍卖的最高价。

胡先生说,铜镜通常是由黏土磨具铸成,工匠将其中一面打磨成镜面,然后在镜子的背面充分发挥个人的艺术创造力以及高超的手工技艺,铸造出不同的花纹,不同时代的花纹有着不同的特征。他说,早期的青铜镜花纹较为简单,到了汉代,镜子的背面开始出现几何图案,这些图案设计的灵感源于当时汉代丝绸上的花纹;到了隋唐时期,镜子背面开始出现十二生肖、五岳四海等图案。而随着唐朝与西域和海外频繁的贸易往来,一些外来的艺术设计理念也反映到青铜镜上,其中包括葡萄藤、花草以及复杂的回纹样式;元代以后的青铜镜开始出现仿古的风潮,镜子背面的设计有模仿唐朝以前青铜镜的痕迹。

总之,古代铸镜工匠,在长期的生产中,不断积累铸造铜镜的经验,使技艺达到了娴熟的水平。他们用智慧和创造才能,创造出的许许多多精美绝伦的铜镜,使今天的人们在欣赏和研究这些精湛的艺术品时,不能不为古代的灿烂铜镜文化而赞叹。

铸造技术精巧:

一般铜镜在铸造时,多采用开放式和合铸式两种方法。开放式就是只有一块镜范,无注口和注沟,铸造时镜范平放,由上倾入溶液。在考古发掘中经常见到的是合铸式,即每镜有两块陶范,镜背范上雕刻花纹,中央刻有铸镜钮的凹部,并用与范同质的粘土作一短细的棒形的沙芯,横嵌在镜范的中部。镜面范刻成凹形平面,然后将两范合而为一。铸镜时将注口向上直立,慢慢注入铜溶液,待溶液冷却后,取出铸造好了的镜子,经过研磨就可以鉴容了。

造型多样,使用巧妙,铜镜多为圆形,方形次之。唐宋时期,随着铸造技术的发展,铜镜打破了过去传统的圆形和方形的制式,根据使用、装饰等的要求,铸造出了带手柄镜以及八菱形、菱花形、八弧形、四方委角形、圆角方形、亚字形、云板形、鸡心形等铜镜。至于宋代受祟古风尚的影响,铸出的仿古鼎形、仿古钟形铜镜,更具时代风格。

太阳纹青铜镜

在春秋战国时期,还出现过细腻精美的镂空花纹铜镜。这种铜镜是采用分铸的方法,把镜面和镜背纹饰分别铸造,再夹合在一起。这种复合铜镜,战国以后就基本绝迹了。清乾隆年间,宫廷造办处对宫内收藏的古镜正面多进行了处理,以达到重新鉴容的效果。其中一部分古镜面就采用了复合的方法,重新铸一镜面,研磨好后,再粘附在古镜正面。当然这种复合镜与春秋战国时期的复合镜还是有着很大区别的。

唐代 海兽葡萄镜

汉代透光铜镜的发明是铸镜工艺的又一里程碑。透光镜发明于西汉时期,外形与普通镜一样。但当光线照在镜面上时,镜面相对的墙上,会反映出镜背花纹和铭文的影像,古人称之为幻镜。中国古代学者早就发现了透光镜的透光效应。《太平广记》记载:隋王度所得到的古镜承日照之,则背上文画墨入影内,纤毫无损。宋代周密《云烟过眼录》、沈括《梦溪笔谈》、金代麻九畴《赋伯玉透光镜》诗、明代郎瑛《七修类稿》、清代郑复光《镜镜痴》等,对透光镜都有记载和研究。解放以后,首先在上海发现了两件透光镜,并经上海交通大学研究复制成功,终于揭开了幻镜之谜。研究表明,铜镜透光是铜镜在冷却和加工研磨镜面的过程中产生的内应力所致。在铸镜时,镜薄处先冷,厚处后冷,而铜的收缩性大,使镜面各部分出现了与镜背图文相对应的凸凹不平和曲率差异,从而造成了图文虽然在背面,镜面却隐然有些迹象。所以一经日光照射,背面的纹饰就会反射出来。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沧桑的青铜镜特征及收藏价值,独辟蹊径藏铜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