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立场,九十五条论纲全文内容

2019-09-15 作者:世界史   |   浏览(151)

九十五条论纲简介

( 1 )当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说『你们应当悔改』的时候,他是说信徒一生应当悔改。

                                              (本剧本改编自历史事件)

金沙澳门官网 1

《九十五条论纲》,原名《关于赎罪券效能的辩论》,是马丁·路德于1517年10月31日张贴在德国维滕贝格诸圣堂大门上的辩论提纲,被认为是新教的宗教改革运动之始。

( 2 )这句话不是指着告解礼,即神甫所执行的认罪和补罪说的。

出场:一女孩牵着一个老人经过舞台,老人拄着拐杖,每一步都十分卖力。

宗教改革墙位于日内瓦大学内,加尔文和其他三位改革者并肩而立,碑上有拉丁文:“黑暗过去即光明”

金沙澳门官网 2

( 3 )这句话不是仅仅指内心的悔改而言,因为内心的悔改若不产生肉体外表各种的刻苦,便是虚空的。

女孩:爷爷,您的双脚能走路,为什么还要拄着拐杖呢?

早在公元5世纪,教皇利奥一世说,“钱生息是灵魂的死亡”。基督教兴起后,只有犹太人可以合法地在欧洲各地经营有息放贷,造成犹太人主导金融世界多个世纪的局面。那么,这个局面维持到何时才结束呢?什么时候基督教开始允许有息借贷并全面开放金融呢?实际上,基督教在教义和伦理上承认“用钱赚钱”的道德地位非常关键,否则,资本主义在西方会缺乏发展的道德基础。是什么促成教会改变对有息放贷的立场呢?今天我们就谈新教改革与金融解放的话题。

马丁·路德在《论纲》中痛斥出卖“赎罪券”的作法,并且提出了“信仰耶稣即可得救”的原则,反对用金钱赎罪的办法。

( 4 )所以罪恶的惩罚是与自恨同长久,因为这才是真正内心的悔改,而一直继续到我们进入天国。

老人:不是爷爷拄着拐杖,而是拐杖扶着爷爷。爷爷的一生就像走在悬崖峭壁,是上帝牵着我的手走过,这只拐杖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爷爷,耶和华是我的帮助。

中世纪后期的变化

路德提出,教皇没有免除人的罪恶的权力,免罪权在上帝,因此赎罪券可以免罪的说法是错误的。其意义在于,它第一次对天主教关于只有通过教会和教皇才能赎罪的说教予以公开的否定,因而被社会各阶层广为接受。

( 5 )教皇除凭自己的权柄或凭教条所科的惩罚以外,既无意也无权免除任何惩罚。

两人在舞台边坐下。

到中世纪后半期,欧洲教会对有利放贷的反对达到顶峰,使社会对放贷者尤其犹太人的敌意也达到新高。佛罗伦萨诗人但丁在其着作《神曲》中,把放贷者放在炼狱的第七层,在那里“每个人都有一个钱袋挂在脖颈,每个钱袋都有某种颜色和某种花纹,他们似乎都在把各自的钱袋一味地看个不停。”你知道,炼狱介于天堂和地狱之间,如果人在死前只有轻微的罪孽或者做了完全的忏悔,那么,通过炼狱里的清洗能把罪孽去掉,因为大多数罪人,并非完全好也并非完全坏,这样在炼狱之后,还能去天堂;否则,会在炼狱里呆很久,最后只能去地狱。在1274年,里昂大公会议甚至规定,任何人胆敢把房子给放贷者暂住,必将被开除教籍。到了1311-1312年,即使讨论有息放贷是不是一种罪过,也被维也纳大公会议视为异端邪说而遭到谴责。主教会议也通过了一连串的措施和立法,坚持打击有息放贷。

九十五条论纲全文内容

( 6 )教皇不能赦免任何罪债,而只能宣布并肯定罪债已经得了上帝的赦免。那留下归他审判的,他当然可以赦免。他若越过此雷池,罪债便仍然存在。

女孩:爷爷,您能和我说说您年轻时的故事吗?

神学家也不甘落后,他们将有息放贷等同于偷盗,视其为时代的大恶和一切罪恶的源头。教皇要求每个基督徒都必须进行精神或肉体的劳动,通过自己额头上的汗水来获取面包,否则会被驱逐出教会并被判刑。一位12世纪的红衣主教总结道,“这样一来,所有的有息放贷者、叛乱分子和掠夺者都消失了。人们可以施以恩惠、供给教堂,一切都会恢复原状。”教会对商业的怀疑也是显而易见。

当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说『你们应当悔改』的时候,他是说信徒一生应当悔改。

( 7 )上帝赦免人的罪债,未有不使那人在他的代表神甫面前凡事自卑的。

老人:爷爷生活的年代,是基督教极度繁华,却又从内在开始腐烂的年代,世人称我们的年代为“黑暗世纪”,还记得那个清晨,我的母亲领着我去教会做礼拜……

基督教对商人赚钱和有息放贷的立场到何时开始松动呢?到13-14世纪,威尼斯和其他欧洲南部沿海城镇的贸易已经越来越发达了。这种新的商业现实迫使一些基督教神学家进行再思考,因为商贸活动那么多,就必然有其合理性,显然不能一味否定。尤其是13世纪中期的阿奎那,他对基督教世界的思想哲学影响巨大。在大量演讲和撰文中,阿奎那首先修正了教会对商业的立场,他说,“商业利润本身既不该赞美,也不该谴责。它在道德上是中性的。如果商人追求必要的或高尚的目的,他就更是合法的。”阿奎那强调,对于商业赚钱行为,应该既不谴责也不鼓励,尤其是如果你最后把所赚的钱捐献给教会和社会,那就更加没问题了。

这句话不是指着告解礼,即神甫所执行的认罪和补罪说的。

( 8 )惩罚教条仅是加于活人身上,对临死者不应有所惩罚。

第一幕:教堂外

至于利息问题,阿奎那也做出一些修正。一方面,他依然指责放贷取息是不公正、不道德的。但是另一方面,他认为在几种情况下收取利息是可以的:一是放贷人蒙受了一些损失,需要通过利息来弥补;二是放贷人通过合伙,把货币委托给生产者企业去使用,由企业通过创业投资赚取利润,因为生产能够产生利润,所以给投资者一定的回报是应该的,无可非议。但是,除了这两种情况以外,放贷收取利息是不道德的,应该禁止。

这句话不是仅仅指内心的悔改而言,因为内心的悔改若不产生肉体外表各种的刻苦,便是虚空的。

( 9 )所以圣灵借着教皇用宽仁对待我们,使他在教会中总将死亡和必要定为例外。

人物:教皇、随从A、随从B、朝圣者、士兵、将军、儿童路德、母亲、小贩

尽管到13世纪末,教会对有息放贷的态度有所调整,但还是没有完全放开。后来发生什么事才导致根本性转变呢?

所以罪恶的惩罚是与自恨同长久,因为这才是真正内心的悔改,而一直继续到我们进入天国。

(10)神甫将教条,所定补赎给临死者留到炼狱,乃是无知邪恶的。

道具:奉献箱,写着“银钱叮当落银库,灵魂立即出炼狱;锦旗,写着“常胜将军”;糖葫芦

新教改革

教皇除凭自己的权柄或凭教条所科的惩罚以外,既无意也无权免除任何惩罚。

(11)将教条所定的惩罚变为炼狱中的惩罚,很显然是仇敌在主教们睡觉的时候所撒的一种稗子。

教皇出场:随从A举伞,随从B摇扇。

1483年在德国出生了马丁·路德,他开启的新教改革重新塑造了西方世界。1505年的一天,马丁·路德走在路上,下暴雨时被雷电击倒地上,恐慌中他向上帝求救:“圣安妮,救救我!如果得救,我会终生做僧侣,奉献给上帝的事业!”痊愈之后,路德不顾家人的反对,果真放弃做律师的努力,搬进修道院,成为僧侣,天天修行,研习经书。

教皇不能赦免任何罪债,而只能宣布并肯定罪债已经得了上帝的赦免。那留下归他审判的,他当然可以赦免。他若越过此雷池,罪债便仍然存在。

(12)从前实施教条,所定的惩罚,并不是在宣赦之后,而是在宣赦之前,作为真正痛悔的考验。

教皇:谁没有梦想,从小到大,我的梦想从来没有变过,那就是为主来发光!我梦想着能将福音传遍世界,不让一个人活在异教的黑暗中!我梦想着能让所有的国王加入教会,好让基督成为这个世界的王!我梦想着建成世界上最伟大的教堂,好让世界纪念我的名!额,不不不,是荣耀神的名。我发现只要成为教皇,这一切都能够实现。小弟兄我很是感恩啊(趾高气扬)。

后来是什么事激怒了马丁·路德呢?是1517年教廷为了在罗马修建圣彼得大教堂,而在各教会大规模出售赎罪券。赎罪券从11世纪时期开始流行,让信徒用金钱赎买将来在炼狱的苦刑,还可为已经死去的人代购赎罪券。俗语道:“银币叮当落进箱底,灵魂雀跃跳出炼狱”。教会给的解释是,耶稣和圣徒们有多余的功德,教会有权力释放给其他信徒,为他们代赎那些非永恒的罪罚。炼狱是不好的信徒死后暂居的地方,接受惩罚,炼净以后才能上天堂。

上帝赦免人的罪债,未有不使那人在他的代表神甫面前凡事自卑的。

(13)临死者因死亡就免除了一切惩罚,他们向教条的法规是已经死了,不再受它们的约束。

随从A: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1517年大量出售的是“全大赦赎罪券”,也就是,你花钱可以赎买过去所犯的所有罪过,说是能让你恢复到初生婴儿的纯洁状态。那当然是弥天大谎,说明教廷腐败透顶!马丁·路德深感愤怒,认为这违背上帝、欺骗基督徒。那年10月31日,马丁·路德发表《九十五条论纲》,反对赎罪券,抨击罗马教廷。主要论点是:得到上帝赦免的唯一途径是悔改,赎罪券只能赎买人世间的惩罚,但不能赎买炼狱中的刑罚,因为那是上帝所加的刑罚,教皇无权减免。马丁·路德说,“唯有经历各种苦难,而不是虚假的平安担保,才有把握进入天国。”信徒买赎罪券只能豁免凡世间的罪恶。后世的豁免是教皇所不能的。

惩罚教条仅是加于活人身上,对临死者不应有所惩罚。

(14)临死者心灵的健康若不完全,那即是说,他的爱心若不完全,他便必大有恐惧,而且爱心越小,恐惧就越大。

教皇:你们听清楚了,我要从我最小的梦想开始,就是为圣彼得建立一座教堂。我要让它成为最伟大的教堂,我要让它成为万人祷告的殿。

马丁·路德的挑战当然激怒教廷,被要求去罗马接受调查。但他没有去,而是写了更多文章来回应诏书,挑战教廷权威,其中最有影响的文章之一是《论基督徒的自由》,系统阐述了“因信称义”,说“基督徒是全然自由的万人之主,不受任何人的管辖。”

所以圣灵借着教皇用宽仁对待我们,使他在教会中总将死亡和必要定为例外。

(15)单是这恐惧(且不说其它一切)就足以成为炼狱的惩罚,因其与绝望的恐惧相距不远。

随从A:哇!那它一定能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巴别塔。

马丁·路德尤其强调,基督徒要自己研读《圣经》,自己去跟上帝进行对话,而不是靠罗马教廷作为你跟上帝间的中间人,由教皇告诉你这个那个的——马丁.路德的这个教义对改革后的世界历史影响深远,我们下次再回到这个话题。

神甫将教条,所定补赎给临死者留到炼狱,乃是无知邪恶的。

(16)地狱,炼狱,和天堂之间的区别,似乎是与绝望,将绝望,和确信之间的区别相同的。

随从B:呸呸呸,我们教皇建立的教堂怎能和那万恶的巴别塔相提并论呢?我们应该称他为基督最伟大的身体。嗯,嗯,既然这个教堂这么好,那为什么我们迟迟不动工呢?

加尔文的学说

将教条所定的惩罚变为炼狱中的惩罚,很显然是仇敌在主教们睡觉的时候所撒的一种稗子。

(17)灵魂在炼狱里恐惧越减少,爱心便越增加,这似乎是确实的。

教皇:你以为当教皇这么容易吗?我只是一个凡人,人们却总以为我有神的能力。可是我也有自己的难题啊。我原以为教皇拥有着世界上最多的财富。可是没想到上一任死去的教皇已经花费了教会里所有的钱财,还欠下80亿的巨额欠款。巧妇难为无米之催,你让我情何以堪。

马丁·路德虽然挑战罗马教廷,但是,他对有息放贷恨之入骨,坚决反对。可是,他的论述激发了约翰·加尔文去解放金融。加尔文当时是日内瓦大教堂的主教,受马丁·路德影响之后,他在16世纪中期为有息放贷“正名”。加尔文说,既然出租土地和房屋时可以合法收地租、房租,为什么放贷货币就不能收“币租”,也就是利息呢?

从前实施教条,所定的惩罚,并不是在宣赦之后,而是在宣赦之前,作为真正痛悔的考验。

(18)我们由理智或圣经似乎都无法证明,这种灵魂不能建立功德,或增加他们的爱心。

随从A: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加尔文进一步解释,既然可以用货币买地买房,再出租合法收取租金,这与直接将货币资本放贷出去收息,难道有本质差别吗?既然我们接受前者,就当然应该接受有息放贷的道德性。

临死者因死亡就免除了一切惩罚,他们向教条的法规是已经死了,不再受它们的约束。

(19)虽然我们对他们的福祉也许很有把握,但是似乎也无法证明他们自己都有这种把握。

教皇:感谢全能的上帝,他让我想到一个绝佳的方法。看!这是什么?(奉献箱,写着“银钱叮当落银库,灵魂立即出炼狱”)。

从16世纪中期开始,在加尔文和其他改革派神学家的推动下,基督教世界分裂成两大阵营:一是继续信奉罗马教廷的天主教,一是抗拒罗马教廷的新教,这一阵营对《圣经》,特别是对《申命记》的解释做了修正。跟随罗马教廷的国家包括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法国部分地区等欧洲南部,还有就是西班牙和葡萄牙在中美洲、南美洲和亚洲的殖民地,到今天这些国家还以天主教为主。而荷兰、英国、德国和北欧都转型为新教,尤其荷兰和英国信奉的是加尔文宗,他们完全接受加尔文的新教商业伦理,包括有息放贷和“用钱赚钱”金融业务的合法性。

临死者心灵的健康若不完全,那即是说,他的爱心若不完全,他便必大有恐惧,而且爱心越小,恐惧就越大。

(20)因此教皇所谓全部免除一切惩罚,意思并不是指免除一切惩罚,而只是指免除他自己所科处的惩罚。

随从A、随从B:银钱叮当落银库,灵魂立即出炼狱。

你可能很纳闷:加尔文的新教商业伦理有那么大影响吗?首先,你要看到,今天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都是16世纪接受加尔文新教的,包括英国、荷兰和英国前殖民地国家(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其次,就如马克斯·韦伯在他的经典名着《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谈到的,资本主义的核心是承认并保护“用钱赚钱”的合法性,所以,如果没有加尔文对《申命记》的重新解释,资本主义在基督教世界就永远没有正当合法性。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加尔文的宗教改革,资本主义可能很难从16世纪开始,逐步在荷兰和英国快速发展。再就是,在加尔文解放金融之前,欧洲只有犹太人能合法经营有息放贷;但是,在加尔文之后,金融从业者范围大大拓展,这就加快了金融发展速度,也为后来的工业革命奠定了基础。

金沙澳门官网 3

(21)所以那些宣讲赎罪票者,说教皇的赎罪票能使人免除各种惩罚,而且得救,乃是犯了错误。

教皇: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我要去教会门口,看下我的百姓是如何参加礼拜的。

今天我们谈到,第一,基督教对有息放贷的禁止一直延续到16世纪的新教改革时期。当时,先是马丁·路德抨击罗马教廷的腐败,并呼吁教徒们自己读《圣经》,自己直接跟上帝对话,而不是通过教廷和牧师这些中介们,凡世间的教廷代表不了上帝。第二,加尔文受马丁路德的思想解放影响,在16世纪中期挑战教廷对《申命记》关于有息放贷禁令的解读,认为有息放贷跟收地租、房租一样的正当合法。加尔文新教伦理承认“用钱赚钱”的合法性,因此解放了金融,为资本主义的发展扫除了障碍。最后,法国历史学家雅克·勒高夫在《钱袋与永生》一书中,是这样总结新教改革对金融资本主义发展的意义的:“独燕不成春。一个在炼狱中的有息放贷者造就不了资本主义。一种经济系统,只有在经历了各种障碍长跑之后,才能取代另一种系统……那些有息放贷者就是资本主义的启蒙者。他们是未来的商人,是时间的商人,从16世纪开始是金钱的商人。这些人是基督徒。让他们在资本主义门槛上踟蹰的,并不是尘世教会对于有息放贷的判决,而是令人焦虑不安的恐惧,对炼狱的恐惧。在一个任何意识都是宗教仪式的社会里,障碍首先是——并且最终也是宗教的。”因此,金融要发展,首先要在宗教里解放。

就足以成为炼狱的惩罚,因其与绝望的恐惧相距不远。

(22)因对他对炼狱里的灵魂,并不能免除那按照教条应当在今生受的惩罚。

教皇走向教堂门口,随从走向旁边守着奉献箱。

在韦伯看来,加尔文的新教伦理是资本主义在西方兴起的关键。对于我们这些不信宗教的中国人来说,这可能很难理解,尤其是即使在新教革命之前,西欧也有不少教徒在从事有息放贷,比如14世纪开始的美第奇银行。那么,为什么新教改革对于后来的金融发展那么重要呢?是韦伯夸大了吗?这些是我们应该多思考的问题。

地狱,炼狱,和天堂之间的区别,似乎是与绝望,将绝望,和确信之间的区别相同的。

(23)如果有甚么人以得免除一切惩罚,那么只有最完全的人,即最少数的人,才能得以免除一切惩罚。

朝圣者出场:一步一跪,站起来走向台前(衣着破烂)。

(本文系喜马拉雅《陈志武教授的金融课》讲座文本)

灵魂在炼狱里恐惧越减少,爱心便越增加,这似乎是确实的。

(24)所以大多数的人,难免是被这不分皂白和夸张的、免除惩罚的应许所欺骗。

朝圣者:我这些年真是苦啊,我变卖所有家当,徒步走向罗马去朝圣。我跪拜每一个圣徒遗物,我亲吻十字架前的每一级台阶,我在每一幅基督画像面前禁食祷告……我,我,我做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教皇告诉我只有这样,我才能减少自己和我死去的父母在炼狱中的时间。如今我回到了家乡,在这主日的清晨,我将去教堂敬拜我主耶稣。

我们由理智或圣经似乎都无法证明,这种灵魂不能建立功德,或增加他们的爱心。

(25)对于炼狱,教皇在全教会有多少权柄,主教和神甫在他们的主教区和教区也有多少权柄。

一步一跪,爬向教堂。

虽然我们对他们的福祉也许很有把握,但是似乎也无法证明他们自己都有这种把握。

(26)若是教皇不用钥匙权(他没有此权)而用代求,来免除炼狱中灵魂的罪,他便行得好。

教皇:站住!

因此教皇所谓全部免除一切惩罚,意思并不是指免除一切惩罚,而只是指免除他自己所科处的惩罚。

(27)那些说钱币一叮当落入钱筒,灵魂就超脱炼狱的人,是在传人的捏造。

朝圣者起立。

所以那些宣讲赎罪票者,说教皇的赎罪票能使人免除各种惩罚,而且得救,乃是犯了错误。

(28)很显然,当钱币投入钱柜中“叮当”作响的时候,增加的只是利心和贪欲心,至于代祷是否有效,完全只能以上帝的意志为转移。

教皇: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往哪里去?

因对他对炼狱里的灵魂,并不能免除那按照教条应当在今生受的惩罚。

(29)从圣瑟威立努(St. Severinus)和圣巴斯噶(St. Paschal)的传奇来看,炼狱里的灵魂是否都愿被赎出来,是没有人知道的。

朝圣者:我是……

如果有甚么人以得免除一切惩罚,那么只有最完全的人,即最少数的人,才能得以免除一切惩罚。

(30)无人能确知自己的痛悔是诚实的;更无人能确知自己得了完全的赦免。

教皇:我不管你是谁。难道你不知道,来参加基督的宴席,却不穿礼服来的,将被丢在黑暗中,哀苦切齿吗?

所以大多数的人,难免是被这不分皂白和夸张的、免除惩罚的应许所欺骗。

(31)诚实买赎罪票的人,是与诚实忏悔的人一样很希罕。

朝圣者:可是教皇告诉我,当我变卖家产,去罗马朝圣的话,我和我的父母将免去炼狱的时间,与主耶稣共团聚。

对于炼狱,教皇在全教会有多少权柄,主教和神甫在他们的主教区和教区也有多少权柄。

(32)那些因持有赎罪票而自信得了救的人,将和他们的师傅永远一同被定罪。

教皇:那是上一任教皇说的,我才是你现在的教皇。我现在告诉你,朝圣只能免去你在炼狱中一半的时间。

而用代求,来免除炼狱中灵魂的罪,他便行得好。

(33)那些说教皇的赎罪票,是上帝使人与自己和好的无价恩赐的人,是我们应当特别警防的。

朝圣者:(站立不稳)那,那我该怎么办?我真的好绝望。

那些说钱币一叮当落入钱筒,灵魂就超脱炼狱的人,是在传人的捏造。

(34)因为赎罪票的恩赐,只及于人在告解圣礼中所加的惩罚。

教皇:那将是你唯一的出路。(指向奉献箱)

很显然,当钱币投入钱柜中“叮当”作响的时候,增加的只是利心和贪欲心,至于代祷是否有效,完全只能以上帝的意志为转移。

(35)那些说为求获得救赎或赎罪票并不需要痛悔的人,是在传与基督教不符的道理。

朝圣者摇晃着走到奉献箱前,取下项链。

从圣瑟威立努和圣巴斯噶的传奇来看,炼狱里的灵魂是否都愿被赎出来,是没有人知道的。 123下一页共 3 条

(36)每一个基督教徒,只要感觉到自己真诚悔罪,也同样可以得到赦罪或全部免罚。

朝圣者:我按照上一任教皇的指示,已经变卖家产奉献教会,我没有为自己保留财物。这是我父母留给我的唯一遗物。我,我真的不能失去它。(握在胸口)

(37)任何活着或死了的真基督徒,即令没有赎罪票,也都分享基督和教会的一切恩惠,这些恩惠是上帝所赐的。

随从A夺过项链扔进奉献箱,递给他赎罪券。

(38)然而教皇的赦免是不可蔑视的,因为正如我所说的,它宣布上帝的赦免。

随从B:你父母将因为你的奉献而免去炼狱之火。

(39)最有学问的神学家也很难一面宣讲赎罪票的好处,又一面宣讲真心痛悔的必要。

朝圣者走向教堂门口,教皇欢迎状。

(40)真实的痛悔寻找并爱慕补赎;滥发赎罪票,却使人疏忽并厌恶补赎,或至少使人有这种倾向。

士兵出场:包扎状

(41)教皇的赎罪票宜小心加以宣讲,免得人们误解,以为它们比其它爱的行为更为可取。

士兵:说好是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这6年来,我每一天都要面对那些恐怖的异教徒。教皇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服兵役的话,我们就能救自己和家人免除炼狱之苦。不久前,我经历了这一生最惨痛的战役。将军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战死,就可以和基督一同在乐园里面享受宴席。我们因此奋勇杀敌,虽然击退了敌军,但是我也失去了大部分战友。哎,走得有点累,我在这里休息下。(坐下喝水)

(42)基督徒须知,教皇并无意将购买赎罪票一事与慈善的行为相比。

军官出场:拿着旌旗(常胜将军)

(43)基督徒须知,赒济穷人,或贷款给缺乏的人,比购买赎罪票好得多。

将军:青山处处埋忠骨,额,额,一将功成万骨枯。我原以为当一个将军是何等的威风,经历战争才知道,战场上充满的是死亡和绝望。我是一个软弱怕死的人,却要假装坚强。我鼓励士兵冲锋陷阵,自己却因为害怕而不能迈腿。终于,我的军队立下赫赫战功,我为着自己和家人赎清了罪债,我可以离开那人间地狱,带着朝圣的心参加礼拜。

(44)因为爱的行为使爱心增长,也使一个人变好些,但赎罪票不能使人变好些,仅能使人避免惩罚。

士兵:将军!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战场上见不到你,原来在弟兄们奋勇杀敌的时候,你自己却躲藏了。

(45)基督徒须知,人若看见弟兄困苦,不予援助,反用他的钱购买赎罪票,他所得的,并不是教皇的赦免,而是上帝的忿怒。

将军:啊,你,你居然还活着,我,我那时候真的控制不住我的双腿。真的对不起,你,你没死真的太好了。

(46)基督徒须知,他们除非有很多的余款,就应该把钱留作家庭必需的开支,决不可浪费在购赎罪票上。

士兵:(抓住将军的衣领)你不是告诉我们说,如果我们战死的话就可以和基督一起享受宴席吗?

(47)基督徒须知,他们购买赎罪票,乃是出于自择,而不是出于命令。

将军:额,是的,我确实很想和基督一起享受宴席,但我忘了告诉你们,那天我刚好禁食。

(48)基督徒须知,教皇颁发赎罪票,渴望(因他更需要)他们为他的虔诚祈祷,甚于他们所带来的金钱。

教皇向前一步。

(49)基督徒须知,他们若不信靠赎罪票,赎罪票便是有用的,但他们若因赎罪票而丧失了对上帝的敬畏心,赎罪票便是最有害的。

教皇:住手,你们的话我都已经听到了。愿上帝纪念你们的牺牲(伸出手杖)。你们几乎已经可以偿还你们的罪债,现在只需要花少量金钱购买赎罪券即可。(牵着他们走到奉献箱)

(50)基督徒须知,教皇若知道那些宣讲赎罪票者的榨取,他是宁愿让圣彼得堂化为灰烬,而不愿用他羊群的皮,肉,和骨去从事建筑的。

随从A收钱,随从B递给他们赎罪券。

(51)基督徒须知,教皇宁愿(照他的责任)把他自己的钱赐给许多被骗购买赎罪票的穷人,即令把圣彼得堂拍卖,也在所不惜。

教皇:神的家欢迎你们。(牵着他们走进教堂)

(52)靠赎罪票得救,乃是虚空的,即令教皇的代表,甚或教皇本身,用灵魂来作担保,也是如此。

随从A和随从B收拾奉献箱跟了进去。

(53)那些为求宣讲赎罪票而叫其它教堂不得宣讲上帝道之人,乃是基督和教皇的敌人。

母亲牵着路德出场,小贩跟在他们后面。

(54)在同一次讲道中,若讲赎罪票比讲上帝的道花相等或更长的时间,便是亏负了上帝的道。

路德:妈妈,他们为什么要杀人啊?

(55)教皇的意思必然是:如果为庆祝颁发赎罪票这件最小的事,要鸣一个钟,举行简单的游行和仪式,那么为宣讲福音这件最大的事,就应鸣一百个钟,举行一百个游行和仪式。

母亲:因为我们每个人都犯了罪,都是罪人,他们这样做就可以为自己和死去的亲人赎罪了。

(56)教皇颁发赎罪票所凭借的教会宝藏,在基督的子民中间,既未充分加指定,也未被认识。

路德:可是杀人也是犯罪啊?

(57)显然至少它们不是世上的宝藏,因为这许多赎罪票贩子不会散发而只会积攒世上的宝藏。

母亲:教皇允许他们杀异教徒可以来赎罪。因为那是为上帝杀人。

(58)它们也不是基督和圣徒的功德,因为这种功德,虽没有教皇相助,也使人内心得恩典,并将肉体钉在十字架上,使它死灭。

路德:那教皇这样做对吗?

(59)圣劳伦斯(St. Lawrence)说,教会的穷人便是教会的宝藏,但他如此说,乃是用当时的说法。

母亲:教皇……

(60)我们很可以说,那由基督的功德所赐给教会的钥匙,便是那宝藏。

小贩:当然对啦,孩子,教皇是上帝最忠心的仆人,是基督耶稣在这个世界上的代表,上帝当然会将自己想除灭异教徒的想法告诉他,就像你是你妈妈最乖的孩子,你妈妈自然会买最好的糖果给你吃。(递给他糖葫芦,母亲给钱)

(61)因为显然要免除惩罚和那留给教皇审问的案件,只要有教皇的权柄便够。

路德:我想成为上帝忠心的仆人。

(62)教会真宝藏乃是上帝荣耀和恩典的神圣福音。

小贩:多么有意义的理想啊,为了你的梦想,你妈妈会再奖励你一颗糖果。(又递给他一颗糖葫芦)

(63)但这宝藏自然是最令人恨恶的,因为它使在前的成为在后的。

母亲带着孩子绕走。

(64)反之,赎罪票的宝藏自然是最讨人喜欢的,因为它使在后的成为在前的。

路德:妈妈,我怎么才能成为上帝忠心的仆人呢?

(65)所以福音的宝藏是他们从前用以获得富人的网。

母亲:路德,你要记住,你要像大卫一样,从小就坚持梦想,大卫小时候勇敢地面对抢夺羊群的狮子和熊,长大之后就有勇气战胜巨人歌利亚。

(66)赎罪票的宝藏是他们现在用以获得人的财富的网。

母亲和路德走进教堂。

(67)赎罪票,照宣讲者所说的,是最大的恩典;其实所谓『最大』,不过是指它们为最大的牟利工具。

舞台边上。

(68)实则它们若与上帝的恩典和人对十字架的虔敬相比,就微不足道了。

老人:我后来放弃了待遇丰厚的律师工作,毅然走进了修道院,成为了一名修士。每天辛勤劳作,对着圣徒祷告,迫切认罪,可是我还是无法脱离罪恶。(咬牙)无论我怎么努力,我都改变不了自己是一个罪人的事实。我的良心每天都在里面受着煎熬。

(69)主教和神甫必须礼恭必敬地接纳教皇赎罪票的代理人。

女孩若有所思,靠向老人。

(70)但是他们更必须运用耳目,好叫代理人不至于宣讲自己的幻梦,而不宣讲教皇的使命。

第二幕:修道院

(71)若有人否认教皇赎罪票的效力,他应该受咒诅。

人物:认罪者、主教、马丁路德

(72)但那反对赎罪票贩子的胡乱宣讲的人,乃是有福的。

道具:

(73)教皇对那些用图谋破坏赎罪票交易的人加以威胁,乃是适当的。

主教站立,认罪者跪在主教脚前。

(74)但他对那些藉赎罪票为口实图谋破坏神圣之爱和真理的人,更要加以威胁。(75)把教皇的赎罪票看得这么有效,甚至认为它们能赦免一个(假定那不可能的事)玷辱了圣母的人,这简直是疯狂的看法。

认罪者:神父,我有罪。

(76)反之,我们认为教皇的赎罪票,对最小之罪的罪债也不能除去。

主教:我亲爱的孩子,每个人都有罪。或通过受苦,或通过购买赎罪券,或通过跪拜圣徒的遗物,所有的罪都有解决的方法。但首先你要告诉我你的罪行。

(77)若说,纵使圣彼得现在是教皇,他也不能赐人更大的恩惠,这便是诽谤了圣彼得和教皇。

认罪者:神父,我今天弄坏了我家里的楼梯。

(78)反之,我们说,现在的教皇或任何教皇都有更大的恩惠,即福音,德行,和医病的恩赐等等,如哥林多前书十二章所写的。

主教:孩子,这不是什么大的罪行,你找你的父亲修理好就行了,这个认罪的机会可以留给有需要的人。

(79)说那,饰以教皇徽号的十字架,是与基督的十字架同样有效,这是亵渎。

认罪者:可是我的父亲当时就在楼梯上。

(80)那容许这种说法在民间传播的主教,神甫,和神学家,是必得向上帝交帐的。

主教:这、这,看来,这个认罪的机会还是有必要留给你。

(81)这种对赎罪劵的荒谬宣传,使得那些纵有学问的人,对于大家对教皇的尊敬,也确实感到困难;对于俗人的怀疑和非难更难以回答。

认罪者:神父,我还有罪。

(82)他们要问:教皇若为得钱以建立一个教堂的小理由而救赎无数的灵魂,他何不为神圣的爱和灵魂的痛苦的大理由而使炼狱空虚呢?

主教:孩子,每个人都有罪。或通过受苦,或通过购买赎罪券,或通过跪拜圣徒的遗物,所有的罪都有解决的方法。

(83)既然为得赎者祈祷是错误的,那么为甚么还继续给死者举行安灵弥撒呢?教皇又为甚么不退还或准许收回为他们所设立的基金呢?

认罪者:我昨天打了我的一个邻居。

(84)他们为得钱的缘故,就让一个不虔敬并作他们的仇敌的人,把一个作上帝之友的虔敬灵魂从炼狱里买出来,却不为纯洁之爱的缘故,因鉴于那虔敬和可爱的灵魂本身的所受痛苦而将他赎出来,这是上帝和教皇所定甚么样的虔敬呢?

主教:孩子,你应该在圣母面前背诵玫瑰经,又要补偿他的损失,为你自己和邻居购买赎罪券,一次因过失打人,主是会原谅的。

(85)惩罚教条既因久不用而失效,人为何还要用钱买赎罪票来免除这种教条所定的惩罚,彷佛这种教条还是十足有效呢?

认罪者:可是,可是我打了他2次。

(86)教皇的财富今日远超过最富有者的财富,他为建筑一个圣彼得堂,为何不用自己的钱,而要用贫穷信徒的钱呢?

主教:(苦恼地拍了下额头),孩子,你最大的问题是不一次性把话说完,你先回家吧,等想好了在过来,先让下一位进来认罪。

(87)教皇对那些因完全痛悔而有权得全赦的人,有甚么可赦免的呢?

认罪者退出,看见路德跪在那里瑟瑟发抖。

(88)如果教皇把现在每天只作一次的作一百次,即把这些赦免和特赦颁给每个信徒,那么教会所得的福岂有比这更大的呢?

认罪者(鄙视:哼,真是个罪中的罪魁。

(89)如果教皇现在颁发赎罪票,是为拯救灵魂,而不是为得钱,那么以前所颁发的赎罪票既是同样有效,他为甚么把它们搁置呢?

路德出场:快速爬过去仅仅抓住主教双脚。

(90)对平信徒的这些论点和疑问仅用教皇权来压服,而不用理智来解答,乃是使教会和教皇受敌人耻笑,并使基督徒不愉快。

路德(痛苦):神父,请原谅我这个大罪人。

(91)所以赎罪票若是按照教皇的意旨和精神宣讲的,那么这一切疑问便都要迎刃而解,而且根本就不会发生。

金沙澳门官网,主教:(苦恼)哦,又是你,马丁路德。你昨天不是刚来认过罪吗?

(92)因此那些向基督徒说:『平安,平安』,实则没有平安的先知滚开去罢!

路德(痛苦):可是我今天又犯了很多新的罪。

(93)那些向基督徒说:『十字架,十字架』,而自己不背十字架的先知,永别了!

主教:哎,孩子,每个人都有罪。或通过受苦,或通过购买赎罪券,或通过跪拜圣徒的遗物,所有的罪都有解决的方法。请你告诉我你的罪行。

(94)基督徒应当听劝,努力跟从他们的领袖基督,经历痛苦,死亡,和地狱。

路德:从早上的起床到现在,我心里面有3次恨我的同学,有1次在心里面动了色情的念头,有5次骄傲,擦地板的时候故意偷懒,还有,还有,刚刚前面那个认罪者嘲笑我的时候,我在心里面已经杀了他。神父,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我每天都会犯这么多的罪恶,为什么我渴望成为圣人,却活得如此肮脏。

(95)所以他们进入天堂,要靠经历许多艰难,而不靠人平安的保证。

主教:孩子(抚摸路德的头),禁食祷告,背诵玫瑰经,购买赎罪券,周济穷人这些你都做了吗?

路德:神父,这些我都已经做了。可是……

主教:孩子,如果这些都已经做了,你就无需担心罪不得赦免,因为上帝是满有怜悯的。

路德:可是为什么这些罪仍然不断刺痛着我的良心,难道上帝不能抚平我的良心吗?我一定还有一些细小的罪还没有意识到,可是我怎么做才能赎清这样的罪呢?

主教:哎,可怜的孩子,愿全能的主赦免你的一切过错。我的能耐有限,所能帮助你的只有这些了。但是如果你愿意去见我们德高望重的老师施道比次,也许他能进一步帮助你。

路德:老师(目光望向远处),施道比次,他真的能帮助我吗?

舞台边上。

老人:后来施道比次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老师和朋友。他建议我上罗马去,因为那里有最多的圣人遗物,有最庞大的教会机构,也有最丰富的学术殿堂。

女孩:那你在那里一定有很大的收获。

老人:恰恰相反,就是在罗马,我看到了教会最腐败丑陋的一面。主教公然与妓女调情,教皇按照价钱出卖职位,圣徒的功德按照不同的出价卖给人民……不,不,这不是基督的教会。这是魔鬼利用了整个教会体制,从而辖制了神的百姓。(咬牙切齿),教会只是维持这外表的繁华,内心却不断被毒虫蛀空。我不断问上帝:神啊,你仍然要沉默不语吗?

女孩:(若有所思)幸好我没有活在那个年代。

老人:回来后,我的老师鼓励我研读原文圣经,并告诉我,认识到人在上帝面前实实在在是一个罪人,强如为着每一件罪行寻找赎罪的方法。因为我们唯独靠着信靠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而称义得救。(抬头)

女孩:因信称义真是太棒了!

老人:我终于可以释怀了,终于可以在真理里面享受的自由了!可是,教皇对人民的压榨却不断加深。他无休止的欲望利用着人民内在的罪疚感,一张张赎罪券不断把百姓逼向生存的最边缘……我无法再沉默下去。

第三幕:维滕堡城堡教堂大门前

人物:青年路德、母亲、同学、老师、群众

道具:九十五条论纲、维滕堡教堂大门

路德出场:低着头拿着九十五条论纲。

路德:基督用双脚走路,教皇却坐在花轿子上;基督洗门徒的脚,教皇却要人吻他的双脚;基督吩咐人要爱仇敌,教皇则宣告要除灭自己的敌人。而正是这教皇,却声称自己是世界上基督的代表。我要将这九十五条论纲贴在维滕堡城堡教堂大门,邀请教皇及其党羽对这些论点按照圣经展开辩论。(九十五条论纲)

母亲:(快步走向路德,拉住他)路德,我请求你不要这么做!虽然这个世界黑暗、绝望,但是只要我们的家是完整的,我们的生活就有盼望。可是如果你这样做了,我们的生活将失去最后一道保护墙,我每天将面对提心吊胆的生活,我,我甚至会失去你。

路德:妈妈,我今天依然记得小时候您带我上教堂时的情形。我依然记得您教导我要向大卫一样坚持自己的梦想,我今天做的,只是在将自己的梦想付诸实践。哪怕有失去生命的风险。

母亲: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祷告求神在这些年间复兴他的作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我自己的儿子,要去承担这么大的责任?(跪在地上哭泣)

路德:(双手扶起母亲)妈妈,我们的上帝也没有为我们保留自己的儿子耶稣基督。

同学出场。

同学:路德,我请求你不要这样做!在以利亚时代,上帝曾隐藏七千人,未曾向巴力屈膝。我们都知道罗马教廷的罪恶深重,但现在还不是公开挑战教皇的时候,我们可以选择隐藏自己。等到时机成熟再去做现在要做的事。

路德:我感谢主,有你这个同学。我们一起学习圣经,也彼此分享自己的异象。我们都渴望像保罗一样为主的道大发热心,今天就是我服侍的机会,我渴望的是能得到你的支持。而不是阻止。

同学:可是,我怕失去我最好的同学。(握住路德的手)

路德:这是我的立场,我不得不如此。

老师出场。

老师:路德,我请求你不要这样做!如今腐朽的教会迫切的需要改革,可是你这样公然挑战教皇的权威,无疑会造成教会的分裂,甚至信徒的叛教。改革教会可以有更温和的方式,我们可以一起在神学院教书,将符合圣经的真理先影响一小部份人,假以时日,一定会带来教会的改变。

路德:老师,您对我的恩情就像父亲一样。在您的帮助下,我才走出了无休止的自我赎罪中。如今有千万的百姓在同样地自我赎罪中痛苦挣扎,我怎能无动于衷。救赎绝不仅仅是赐给少数的知识分子,救赎将临到所有的普通百姓。难道我们要错过今天的机会吗?

老师:这个时代的人们还没有准备好接受这么重大的改革,你一下子除去了他们心中的圣徒崇拜,圣物和赎罪券,那你拿什么东西来代替?

路德:(思考状)基督,唯独基督!

路德转身,走向大门,将九十五条论纲贴在大门上,群众上去围观。

舞台边上。

老人:第一、当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说『你们应当悔改』的时候,他是说信徒一生应当悔改。第二、这句话不是指着告解礼,即神甫所执行的认罪和补罪说的。……我永远也无法忘记论纲上的每一条内容。因为每一条都控诉着教皇的胡作非为。

女孩:那后来呢?

老人:后来发生的事情并没有超乎我的预料。这件事震惊了罗马教廷,他们定我为异端。但是百姓却非常拥护我,教皇迫于压力,给了我申辩的机会,要让我公开撤回自己的言论。

第四幕:莱比锡辩论会

人物:教皇、随从A、随从B、主教、路德、同学、老师、士兵A、士兵B

道具:教皇座位居中,两边两张辩论桌(主教、路德)

教皇坐中间,随从两边。主教右边辩论桌,后边两位士兵。路德左边辩论桌,后面同学、老师。

主教:马丁路德,鉴于你一贯来的言论攻击了教皇、破坏了教会、迷惑了百姓。今天我们招聚你来此,给你一个机会撤回先前的言论,否则,你将被定位异端,并被逐出教会。

路德:我先前的言论有三部分组成:第一、关于基督徒生命的建造,第二、关于教皇权威的误用,第三、关于赎罪券本身的罪恶。请明确用圣经和明白的理由证明我有罪,否则我不能撤回我先前的言论,因为我不能逃避我对同胞的义务。这是我的立场。

主教:谁给你的权利质疑教皇的权威?教皇的权利来自基督对圣彼得的应许,如果没有教皇,基督的教会将会四分五裂,如果每个人都自己解释圣经正如你现在做的(指向路德),那么所有的异端都会卷土重来。想要维持一个信仰,就必须尊敬罗马教皇为基督的代理。

随从A、随从B:主教说得对!

路德:教皇可以解释圣经,却不能凌驾圣经,他没有权利为了满足私欲设立新的信条。教皇如果确实能释放人从炼狱出来,为什么不本着爱心帮助他们,而要人无休止地赎罪。赎罪券应该马上废止。这是基于圣经的真理,无人能改变。

主教:赎罪券的重要性你能想象吗?如果没有赎罪券,能有我们今天宏伟的圣彼得大教堂吗?我们的亲人在炼狱中受苦,难道我们不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吗?我们对自己的罪行难道束手无策吗?

随从A、随从B:主教说得对!

路德:圣彼得教堂的建立不能用他羊群的血和生命来建立。赎罪券不能带来真正的平安,只有基督的爱能遮盖罪恶。赎罪券只是满足教皇私欲的借口罢了。

主教:你!你!(愤怒指着路德)

教皇起立。

教皇:马丁路德,在你成为修士之前,你曾宣誓要效忠上帝,为什么今天如此悖逆?

路德:我效忠的是上帝,不是你!

教皇:你以为你是唯一一个有真知灼见的人吗?整个教会只有你一人能够明白真理吗?全世界只有你一人是正确的吗?

路德:上帝从前曾借着一只驴的口传达话语。我就是这样一只驴。我不仅有义务说明真理,而且要用我的血和生命捍卫真理。我要按着圣经相信,不做教皇和权威的奴隶。

教皇:今天不是让你来辩解,而是让你来认错的。

路德:我错了,我说赎罪券是借着宗教之名欺诈信徒的做法。我错了!赎罪券是最卑鄙的教皇借着宗教之名做出最坏的骗术。借此欺骗人并破坏信徒的信仰。

教皇:(气急败坏指向路德)你们给我抓住他。

士兵向前。

同学:这也是我的立场,我要用生命和血捍卫它。(拦住士兵)

同学:路德快逃!

老师拉着路德快速离开,灯光暗。

同学:天父,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

舞台边上。

老人:坚持真理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我就像一个人在黑夜中走在高塔的楼梯上,为了保持平衡,我在漆黑中伸出自己的双臂,不小心抓到了一条绳子。突然钟声大响,惊动了我自己,也惊动了身边的人。后来人们称这次事件为“宗教改革”。

老人和小女孩走下舞台。

金沙澳门官网 4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这是我的立场,九十五条论纲全文内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