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帝国的禁卫军之祸,一枚金币可随意处置

2019-09-03 作者:世界史   |   浏览(171)

塞维鲁将被抄的罗马元老的妻女集中起来,打算建立一个国营妓院,里面温泉、图书馆、饭馆等基础设备,而且里面的女性全部是元老的妻女,被塞维鲁看成是国家的罪人,塞维鲁规定,只要出一个金币,这些女性都可以随意处置。

图片 1

图片 2罗马帝国 元老院与罗马人民又称罗马帝国、罗马,是公元前27年建立的帝国,它也是世界古代史上最大的君主制国家之一。罗马帝国之后分裂成东、西罗马帝国,西罗马灭亡后欧洲进入中世纪。 罗马帝国概述 罗马曾经有数百年的共和制历史(前509年—前27年),但自从斯巴达克起义以后,罗马进入了军人执掌政权的时代。 罗马帝国一般被分为前期帝国(前27年—192年)和后期帝国(193年—476年)两个阶段。 前27年,元老院授予屋大维“奥古斯都”称号,建立元首制,罗马共和国事实上被罗马帝国所取代。帝国前期经朱里亚·克劳狄王朝(前27年—68年)、弗拉维王朝(69年—96年),至安敦尼王朝(96年—192年)五贤帝时代(96年—180年)达到全盛,国家稳定、经济繁荣,这段时期被称为罗马和平时期。 三世纪危机(235年—284年)后帝国在内忧外患中逐渐衰落,后经戴克里先实行四帝共治政策,至君士坦丁大帝重新统一帝国,最终于395年,由狄奥多西一世死后将帝国分给两个儿子,罗马帝国自此分裂为东西两部分。410年8月,罗马城被西哥特人攻陷,西罗马帝国皇帝沦为高级将领的傀儡。476年,日耳曼人首领奥多亚克废黜西罗马帝国皇帝罗慕路斯·奥古斯都,西罗马帝国灭亡。东罗马帝国直到1453年5月29日才为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二世所灭。 罗马帝国是古罗马文明由原本共和时代进入帝国时代之后的一个阶段,理论上是仍维持元老院主持的共和制,实际上是将大权移交给皇帝独揽的政体。虽然早期的皇帝都并没有正式称帝,但是实际上已经具备帝制的特点,所以整个政府其实是由皇帝领导而运作。屋大维建立帝国后,并未公开实行帝制,而是对外宣称恢复共和制,自称共和国的“第一公民”、元老院的首席元老(即元首,这也是元首制的来源),但实际已然成为独裁统治者。元老院授予其“奥古斯都”称号(意为“神圣的”、“高贵的”),以此来称赞他的功绩。因此,屋大维本人是元首、统帅、终身执政官、首席元老、大祭司长,独揽军事、司法、行政、宗教等大权,实际上与皇帝无异。 通货膨胀是罗马帝国灭亡的原因? 说起罗马帝国的衰败,人们常常归结于皇帝的穷兵黩武、四处征战;贵族的穷奢极欲、腐化堕落;甚至是商人的哄抬物价、扰乱市场。这些固然渐渐销蚀了古罗马的光荣,使它难免灭亡的命运,但古罗马帝国衰落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通货膨胀,却少有人了解。其实,正是通货膨胀,使古罗马帝国坠入了崩溃的深渊。 古罗马没有纸币,只使用金银币。公元前59年,恺撒担任古罗马执政官,公元前50年,恺撒开始发行金币“安瑞尔斯”,这种金币纯度很高,稳定的货币使罗马帝国商业繁荣,各行各业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从公元前50年到公元后50年,罗马帝国的经济和军事都处在全盛状态,稳定的货币功不可没。 所有的帝国有钱了都想对外扩张,古罗马本是以“劫掠”起家的,当然更难例外。扩张就要打仗,于是,庞大的军费开支成为帝国政府的沉重负担;再加上新行省的管理需要行政开支,贵族还要花天酒地,大把花钱,而皇帝为了笼络民心,也常常要让他们吃两顿免费的午餐。政府开支越来越庞大,口袋越来越瘪。于是,帝国政府自然而然地走上了滥发货币的道路。 没有纸币,帝国政府当然也就不能靠印钱来滥发货币,但它有它的办法——降低金币和银币的成色。公元150年,罗马帝国货币含金量只相当于恺撒时代的千分之二,到了公元300年,则只剩六千万分之一了。帝国政府用越来越少的金银,铸造出越来越多的货币,钱自然也就越来越不值钱,在约同一时期,老百姓的口粮——小麦的价格整整上涨了两百倍。各种与货币有关的投机活动也层出不穷。工资不稳,物价飞涨,罗马帝国与外界的商业联系几乎被割断,国内的商品交换几乎退回到以物易物的状态,商人纷纷回到农村老家,城市一片萧条,到了这个份上,帝国离崩溃就不远了。 罗马帝国毁于通货膨胀只是通货膨胀历史上的一幕,此后,一幕又一幕类似的剧目在历史舞台上演,其背后的原因都是政府出于支付庞大开支的初衷,难以克服滥发货币的诱惑,其结果也只有一个,如果恶性通胀不能避免,那就难免崩溃的命运。

  

图片 3

公元3世纪,曾经强横一时的罗马帝国走向了落败,一位叫做塞维鲁的军阀头子在元老院的支持下,当上了皇帝。

  

塞维鲁这时候已经彻底讨好了罗马的军人,他还需要民众的支持,只有这样才能称为真正的人民的领袖,塞维鲁当时想出了一个非常奇葩的办法,自认为两全其美。

塞维鲁深知元老院的势力根深蒂固,单靠自己一个人肯定是扳不倒他们的,于是他找到了军界的一些首领,给予他们高官厚禄。在这些东西的吸引下,军界很快便倒向了塞维鲁。

涅尔瓦,五贤帝之一

皇帝为了联合民众,经常使用各种办法来笼络民众,比如给民众发粮食,给民众观看各种比赛的门票。我们今天说的这位皇帝比较特殊,他为了笼络民众,竟然将高官的妻子献出了。

塞维鲁的这一举动震惊了举国上下,大家都称他为“暴君”,民众们更是深信不疑,一场暴乱似乎即将爆发。

   结果可想而知。即使在“天下大治”的五贤帝(涅尔瓦、图拉真、哈德良、安敦尼、马可·奥略留)时代,罗马人也没能发展出一种相对平稳的帝位更替制度。一个殊难解决的结构性的问题是,元老院既然对皇权构成掣肘,在皇位的葆有和继承方面,就必然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为了保住皇位,皇帝自然会讨好甚至骄纵禁卫军,这就难免酿出禁卫军干政的毒酒。至2世纪后期,皇帝与元老院的权力斗争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因受皇帝骄纵,禁卫军变得越来越腐败、贪婪、凶狠,对皇帝赏赐的胃口也越来越大,无理要求稍稍得不到满足便策动哗变,杀旧君立新君,故而篡弑废立频频发生,成为家常便饭。

图片 4

在掌握了军权之后,塞维鲁很快便对元老院的高官下手了,共计10多个元老被抄家,这些人家中的财产都被查抄,很快便填满了国库。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全球文明史专题 本文链接:/data/9669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沉思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塞维鲁的折腾下,本来帮助他登上皇帝的元老朋友们,成为了塞维鲁的敌人,塞维鲁抛弃元老,另找自己的盟友,他找到了罗马的军人,塞维鲁为了拉拢军人,给军人首领加官进爵,这些军界的首领很快就被塞维鲁收买了。

塞维鲁知道,如今这样的形势,如果自己再不做出举动,可能明天皇帝位子就是别人的了。于是塞维鲁将罗马元老院的高官贵妇集中了起来,建立了一个国营妓院。

  

塞维鲁的计策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民众对塞维鲁非常感激,说他是祖国之父,而且还修建和塞维鲁相貌一样的巴力神,而元老们也很识时务,他们放下手中的权力,向塞维鲁屈服了,而这时候的塞维鲁和中国的皇帝也没有什么差别了。

听到了这个消息后,国营妓院顿时爆满,甚至连乞丐们都凑足了钱财,纷纷前来此地。

安敦尼,五贤帝之一

三世纪时,罗马帝国江河日下,更糟糕的是当时一场非常大的瘟疫横扫整个罗马帝国,国内三分之一的人死去,祸不单行,后来执政的康茂皇帝又莫名其妙的死了,之后罗马陷入内乱,很多叛军首领想穿上皇帝的袍子。

不过,塞维鲁做军阀头子,杀伐决断惯了,根本不想受制于人。于是他开始密谋对扶持自己上位的元老院动手。

   193年,罗马帝国创纪录地出了五个“皇帝”,禁卫军的恶行也达到了令人目眩的新高度。皇帝康茂德行为不端,与禁卫军矛盾重重,以出售公职为由处死禁卫军长官克里安德,新任禁卫军长官雷图斯与康茂德的情妇玛琪亚又合谋杀死了康茂德,把曾与康茂德合作的罗马城执政官佩蒂纳克斯扶上皇位。之后,禁卫军因没有捞到太多利益,在罗马城里公开拍卖起皇位来。竞拍者中,居然有皇帝的岳父——罗马市总督苏尔皮西阿努斯。最后,富商迪迪乌斯·尤利安努斯以6250德拉克马的高价买下了皇位。为了使交易圆满完成,禁卫军竟杀死了刚刚继任的佩蒂纳克斯,从而引发了普遍的不满。但尤利安努斯几乎还没坐上皇位,潘诺尼亚军团拥立的塞维鲁便起兵造反,元老院借机将新皇帝处死。塞维鲁即帝位后,解散了原禁卫军以示惩罚,但旋即又从潘诺尼亚军团中挑选精兵,组成新的禁卫军。

在中国古代,官员和皇帝是紧密联合在一起的,然而,罗马的皇帝却和民众经常走在一起,共同反抗权力最大的元老院,皇帝对元老院的打压,其实是加强专制的一种途径,所以罗马里面的皇帝,经常很受民众的欢迎,民众甚至将他们看成是大救星,穷苦人的保护者。

罗马帝国的皇帝活的很憋屈,他们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利,必须想尽办法去讨好老百姓。所以我们可以在史料中看到,罗马帝国的皇帝经常会举办一些有利于百姓的活动,如给民众发粮食、给他们各种比赛的门票。

哈德良,五贤帝之一

最后一个叫塞维鲁的军阀头子,在元老院的支持下当上了皇帝,并建立塞维鲁王朝,塞维鲁上台后,对元老院非常反感,他认为元老院就是自己的拦路虎,自己想干什么不能干什么,所以塞维鲁决定将元老院铲除。

其实外国也有皇帝,如罗马帝国,只不过中国的皇帝威严更重一些,普通百姓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一面,但罗马帝国的皇帝却是跟百姓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据吉本统计,238年数月之间,帝位在屠戮中竟六易其手,6名皇帝先后被杀,创下全新的纪录;在皇帝伽利埃努斯活跃于政坛的15年中,共有19人登上大位,全系行伍出身,竟无一人得善终。另据统计,在皇帝伽利埃努斯一生即218年至268年这50年中,共有50名僭位者获得头衔,平均每年产生一个新“皇帝”;在3世纪,27名通过法律程序即获元老院正式任命的皇帝中,除1人外,其余26人统统被杀。不用说,禁卫军参与了这些杀旧立新、篡弑废立的行动。以中国标准看,这种事太过荒谬,完全不可接受。即便在宦官专权或新旧朝代更替时代,中国皇帝的废立也远没有频繁到如此程度。

手握军权后,塞维鲁便开始迫害元老,十多个元老被抄家,元老都是罗马非常有钱的人,本来空空如也的国库,十几个元老的家产就填满了,塞维鲁有钱后,继续和军人合作,他们一起捞,一起分赃。

图片 5

进入专题: 罗马帝国   禁卫军  

责任编辑:

塞维鲁提出的这个点子,收拢了人心,将元老院的权力夺了过来,后来他干了不少坏事,彻底成为了一个专制的暴君。

  

中国历史上有皇帝,其实,外国历史上也有皇帝,比如罗马帝国就把他们的君主叫做皇帝,不过和中国封建时期的皇帝相比,两国的皇帝是有很大的差别的,中国的皇帝权力是世袭,是天定的,而罗马的皇帝却是元老院选出来的,所以罗马真正有权力的是元老们。

咱们都知道,自秦始皇一统六国后,中国便出现了皇帝,在此后的2000多年里,皇帝一直都存在。

图片 6

图片 7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因为皇帝要跟百姓们联起手来一起对抗元老院,所以在罗马,皇帝就像是百姓们的保护伞,很受民众欢迎。

   恰成对照的是,因枝蔓散裂的地缘格局,也因在扩张过程中意大利和海外诸多政治实体以与罗马结盟的形式加入罗马,帝国从一开始便缺乏政治整合,遑论政治统一。事实上,罗马帝国不得不普遍而持久地实行地方自治,在广大被征服地区搞的所谓行省制其实只是个空架子。在这种治理框架下,形形色色的地方自治实体除了没有外交权、宣战权,需交少量赋税,在战时向罗马提供一定数量的军队,在其他方面都近乎主权国家。这意味着,罗马帝国无政治统一可言。不仅如此,罗马帝国显然还缺乏政治统一的动机和意志。

图片 11

并且,皇帝塞维鲁还对外宣称,这些贵妇现在都是奴隶,只要缴纳一块金币,这些女性就随你们处置。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屋大维以降罗马帝国所谓“帝制”,其实只是元首制,或一种准帝制。在此制度下,元首或“皇帝”其实只是第一公民或首席元老,而非古代西亚君王那样的“神”,或秦汉中国那样的“天子”;元老院虽已无太大的权力,却因袭自氏族制度的深厚共和传统,仍能很大程度地对元首进行掣肘。既如此,罗马人似乎就没必要在帝位承继问题上用心用力了。实际上,在整个帝国历史上,“元首制”概念从未有明显的法律界定,帝位继承也从未有明确的制度安排,所造成的严重问题从未得到真正的解决。

原标题:罗马高官妻女沦为奴隶,暴君:一枚金币可随意处置,乞丐纷至沓来

  

这个消息出来后,罗马城轰动了,塞维鲁的国营妓院人来人往,连乞丐都纷至沓来,罗马民众被元老这些贪污分子害惨了,现在也是报复他们的时候了。

   反观华夏,帝位继承早在先秦时代就有了嫡长子继承之基本原则,后在实施中虽也出现过问题,甚至严重偏离过原则,但至少已有一个基本原则,藉此可大大减少权位更替中的不确定性和争斗。如何解释华夏和罗马帝国这一显著的不同?在人类文明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区域像中国那样,享有黄河-淮河-长江流域这么一个适合农耕且交通便利的超大陆地板块。这里,没有崇山峻岭和湍急水流把各区域隔断,而大河流向又基本一致,极有利于经济和交通发展和跨区域经济、社会整合乃至政治统一。这就解释了为何在政治整合与统一方面,华夏世界从一开始便表现出了强大的文明动能。

君士坦丁大帝

  

   原载《光明日报》

图片 12

   “长期处在由一座富饶城市提供的安逸、奢侈的生活之中,自身具有莫大权力的意识培养了禁卫军的骄横;渐致使他们感到君王的生死、元老院的权威、公众的财富、帝国的安危无不掌握在他们手中。”

图片 13

   在受元老院制约的准皇帝的统治下,政治稳定并非常态。禁卫军儿戏般废立皇帝以及随之而来的军人独裁、强人专政,才是常态。284年,奴隶出身的铁腕将军戴克里先即位。鉴于历来禁卫军的所作所为,他采取强力措施降低其地位以加强控制,禁卫军从此再也无权无力干预政治。4世纪初,君士坦丁大帝即位后干脆解散禁卫军,甚至摧毁了其大本营,恶贯满盈的禁卫军终于走下历史舞台。然而,虽不再有禁卫军,罗马帝国所受祸害却实在太久太深,至此已是日薄西山,进入了垂死期,能干者如戴克里先、君士坦丁竟也无力回天。禁卫军当然不是帝国衰亡的唯一原因,却无疑是一个极重要的原因。

   纵观罗马帝国史,一个极引人瞩目的现象是,在长达五百年的时间里罗马人竟未能建立一种明确的帝位继承制——不仅可以儿子继承,嗣子继承,也可以禁卫军首领或军事强人凭武力继承,还可以两个儿子或一个儿子一个嗣子共同继承,更有过帝国一分为二,由四个皇帝(两个奥古斯都或“正帝”、两个凯撒或“副帝”)分别继承的局面。没有明确的皇位继承制会产生何种政治后果,不难想见。任何读过罗马帝国史的人,大概都会注意到围绕皇位的继承,发生过多少由禁卫军直接操盘的血腥惨剧。

   禁卫军制度始于奥古斯都,但从提比略时代起,便被用来威胁吓唬不听话、不合作的元老。爱德华·吉本说:“长期处在由一座富饶城市提供的安逸、奢侈的生活之中,自身具有莫大权力的意识培养了禁卫军的骄横;渐致使他们感到君王的生死、元老院的权威、公众的财富、帝国的安危无不掌握在他们手中。”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奥古斯都(屋大维)

马可·奥略留,五贤帝之一

  

图片 17

进入 阮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罗马帝国   禁卫军  

  

阮炜 (进入专栏)  

爱德华·吉本

   西元68年,“暴君”尼禄被元老院宣布为“公敌”,逃亡路上自杀后,驻守边疆的军事统帅们为争夺帝位而大打出手,伽尔巴、奥托、维特里乌斯和韦帕芗四个军阀你方唱罢我登场,发动大规模战争自相残杀,争夺帝位。这是自屋大维登基以来,帝国在近百年内发生的首次内战,著名的“罗马和平”因之大打折扣,西元69年也成为血腥的“四帝年”。期间,禁卫军以杀害伽尔巴、拥戴奥托而参与了皇帝的废立,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1737─1794)近代英国历史学家,著有《罗马帝国衰亡史》。

  

图拉真,五贤帝之一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罗马帝国的禁卫军之祸,一枚金币可随意处置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