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处决前的民国大汉奸们,陈璧君与周佛海的受

2019-08-23 作者:世界史   |   浏览(192)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日本投降后,汉奸自然逃不脱被人民审判的命运,一个个显得狼狈不堪、可怜兮兮,正应了“善恶到头终有报”的古训。

1946 年 4 月 5 日,陈公博被押往苏州江苏高等法院接受审判。

丁默邨在南京接受首都高等法院的审讯。

陈 璧 君 于 1946 年 3 月28 日在苏州由江苏高等法院以汉奸罪起诉,1946 年 4 月16 日开庭审理。

陈公博乞求行刑人员:“请多帮忙,为我做得干净些。”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抗战爆发后,陈公博追随汪精卫公开投敌叛国,担任伪政府立法院院长等职。

陈 公 博 于 1946 年 4 月12 日被法庭判处死刑。图为法庭现场。

林柏生被押往南京首都高等法院第一审判庭受审。

1946 年,汪精卫之子汪文俤被押往法庭接受审讯。

日本投降后,陈公博被押解到苏州,关在国民党江苏高等法院狮子口监狱。陈公博给蒋介石写了一封长信,信中对蒋以兄长相称,可谓言辞恳切、字字血泪,希望蒋介石搭救。但蒋介石也背不起私赦汉奸的罪名,收不到蒋介石的回音,陈公博彻底绝望了。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1946年4月12日下午,陈公博被法庭宣布:因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处死刑,夺公权终生,全部财产,除酌留家属必须生活费外,没收。

陈公博于 1946 年 6 月 3日在苏州狮子口监狱被枪决,终年 55 岁。这是陈公博被枪毙后的尸体。

梅思平在狱中写下的自白书《和平运动始末记》。

1946 年 5 月 22 日, 南京最高法院刑事二庭核准江苏高等法院对陈璧君无期徒刑的判决,并驳回其女汪文恂的复审申请。

6月3日上午,在劫难逃的陈公博被押赴狮子口监狱刑场,临刑前,他沮丧地对法警说:“请多帮忙,为我做得干净些。”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谁知法警故意在陈公博刚走到刑场一半时,就在其背后开了一枪,因为没打中要害,陈公博倒在地上痛苦地抽搐,若干分钟后才气绝,临终前的小小愿望也没实现。

褚 民 谊 于 1946 年 4 月15 日下午在苏州由江苏高等法院开庭审理。这是褚民谊被押往法庭。

殷 汝 耕 于 1946 年 7 月由南京高等法院开庭审理。图为殷汝耕与伪北京市商会会长邹泉荪在南京高等法院法庭外候审。

周 佛 海 于 1946 年 10 月21 日由南京首都高等法院在朝天宫大成殿开庭审理。

缪斌临刑前赋“正义”诗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南京伪政府建立时,缪斌任立法院副院长。汪精卫死后,缪斌认为“全国和平统一”的时机已到来,便主张与重庆和谈,促进“宁渝合流”。1945年3月,缪斌自称接受重庆政府命令,带着秘密条件到东京与日本首相小矶国昭谈判。

褚 民 谊 于 1946 年 4 月22 日被法庭判处死刑。图为褚民谊在法庭上接受宣判。

殷 汝 耕 于 1947 年 7 月被判处死刑,殷汝耕不服,数次申请复判,均被驳回。1947 年 12 月 1 日 在 南 京 监狱被执行枪决。这是殷汝耕在刑场上。

周佛海于 1946 年 11 月7 日以“通谋敌国,图谋反抗 本 国” 罪 被 法 庭 判 为 死刑;周不服,提出抗告申诉;1947 年 3 月 26 日 由 蒋 介 石发布特赦令,将其减为无期徒刑。

日本投降后,缪斌认为他曾为党国“效过力”,蒋介石定不会为难他,所以有恃无恐,不料国民政府不久就将他逮捕入狱。原来,开罗会议决定,任何盟国不得单独对日媾和,而美军在日本政府档案中又查到缪斌赴日和平谈判的材料,为掩盖这件事,蒋介石只能将缪斌推上断头台。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当审判长对缪斌宣判死刑并问他有何遗言时,缪斌面如死灰,半响说不出话来,最后有气无力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请拿一纸笔来。”

褚 民 谊 于 1946 年 8 月23 日在苏州狮子口监狱刑场被枪决,终年 62 岁。这是褚民谊被枪决后的尸体。

周作人于 1945 年 12 月在北平被捕,并押解南京受审,监禁于老虎桥监狱,于1946 年 11 月 6 日 被 高 等 法院判处 14 年有期徒刑,1947年 12 月 9 日改判为 10 年有期徒刑。图为周作人被押往法庭受审。

周佛海于 1947 年 4 月 5日作为判刑犯关押于老虎桥监 狱“ 仁 字” 监 4 号,4 月8 日 又 迁 至“ 义 字”9 号;1948 年 2 月 28 日 因 心 脏 病死于狱中,终年 51 岁。这是周佛海在狱中死后的尸体。

接着,缪斌强按着颤抖的右手在纸上写了四句诗:“浩气归太真,丹心照万民;平生慕孔孟,死做和平神。”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直到死,汉奸缪斌还将自己比作爱国义士,不知文天祥等民族英雄在九泉之下做何感想!

以上图文选自《日本侵华图志》第二十三卷《扶植伪政权》, 高晓燕、王希亮编著,山东画报出版社2015年5月出版。《日本侵华图志》共二十五卷,南京大学资深荣誉教授张宪文主编。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山东画报出版社有限公司合作项目,并入选“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国家新闻出版改革发展项目库 2014 年度入库项目。

王 揖 唐 于 1946 年 春 被河北高等法院逮捕入狱,立案审理,被判死刑,于 1948年 9 月 10 日在北京姚家井第一监狱被枪决,时年 71 岁。图为当时报纸关于王揖唐被公审的报道。

以上图文选自《日本侵华图志》第二十三卷《扶植伪政权》, 高晓燕、王希亮编著,山东画报出版社2015年5月出版。《日本侵华图志》共二十五卷,南京大学资深荣誉教授张宪文主编。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山东画报出版社有限公司合作项目,并入选“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国家新闻出版改革发展项目库 2014 年度入库项目。

褚民谊的救命“特赦”令被窃

图片 22

褚民谊贵为国民党元老,抗战爆发后,他追随汪精卫投敌叛国,担任伪广东省长兼广州绥靖主任、保安司令。1945年10月14日,褚民谊在广州被军统诱捕,押送至南京宁海路25号看守所,后转送至江苏高等法院第三监狱。

以上图文选自《日本侵华图志》第二十三卷《扶植伪政权》, 高晓燕、王希亮编著,山东画报出版社2015年5月出版。《日本侵华图志》共二十五卷,南京大学资深荣誉教授张宪文主编。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山东画报出版社有限公司合作项目,并入选“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国家新闻出版改革发展项目库 2014 年度入库项目。

不久,法院对褚民谊做出了死刑的判决。得到消息后,褚民谊的妻子找到了美国军官柏特诺,用重金贿赂以求他转请蒋介石批准再次复审。

蒋介石迫于压力,以褚民谊先前保护孙中山肝脏有功和从日本取回孙中山新着《孙文学说》及《建国大纲》手迹为由,批准法院复审。当时,蒋介石的作法激起了民愤,遭到社会舆论的强烈谴责,法院只能再次裁定维持原判。

可褚民谊的妻子仍不死心,设法取得了蒋介石的特赦手令,让其女儿带着特赦令火速奔赴苏州解救褚民谊,然天公不作美,特赦令在车上被盗,致使褚民谊最后的希望化为泡影。

1946年8月23日,褚民谊以汉奸罪在苏州狮子口监狱刑场被执行枪决。

周佛海被改判无期,病死狱中

周佛海是中共的叛徒,加入国名党后,他又投降日本,鼓吹“战必败,和未必大乱”的投降主义言论,成为汪精卫集团的第三号汉奸,抗战期间,他控制了外交、军事、特工、财政等实权,在敌占区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1946年秋,周佛海被押解到南京。11月7日判处周佛海死刑。周佛海不服,要求复审,并请来几个鼎鼎大名的律师为他辩护。

与此同时,陈果夫、陈立夫兄弟联名向蒋介石保救周佛海,而周佛海的夫人也用重金收买陈布雷向蒋介石求情。于是,蒋介石向国民党司法院院长居正、司法行政部部长谢冠生写信,允许周佛海“戴罪立功”。1947年3月26日,蒋介石以国民政府主席的身份,发出《准周佛海之死刑减为无期徒刑令》。

周佛海闻讯后,也许是欣喜如狂,血气攻心导致旧病复发,不久便病死在南京老虎桥监狱的囚室里,结束了他年仅51岁的可耻生命。

梁鸿志垂死挣扎,死状甚惨

梁鸿志是清末巨儒梁章钜之孙,此人恃才傲物,以东坡自许。梁鸿志虽出身名门、才华横溢,却匮乏民族气节,在日寇的淫威下,沦为汉奸。1937年,梁鸿志在在上海组织维新政府,担任伪行政院长,公开叛国投敌。

1946年6月25日,法庭判决梁鸿志死刑,当时,梁鸿志面如死灰,呆若木鸡。7月初,梁鸿志上诉,但最高法院驳回了他的上诉,认为:“被告犯罪事实既已证据确凿,而其辩解理由又一无可采,且其犯罪情节重大,亦绝无可以饶恕之余地。”

11月9日清晨,梁鸿志换好衣服,神情沮丧地被法警架到刑场。当时,梁鸿志看到了刑场中央的椅子,知道这是他最后的席位,便坐了上去,等到法警行刑时,他突然扭过头来,似乎要说什么,这时枪卡壳了,梁鸿志见状惊跳一下向法警扑去,法警随即补射了第二枪,子弹贯穿了梁鸿志的脑袋,并击落了2颗门牙,梁鸿志顿时面目全非,死状甚惨。

丁默村行刑时站立不住,屎尿横流

1924年,丁默村在上海加入国民党。抗战开始后,丁默村与汪精卫合流,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抗日志士,担任伪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是“中日基本条约”、“中日满同盟条约”及对英美宣战的主谋者之一。

日本投降前夕,丁默村看到大厦将倾时,便频频与戴笠接触,布置为策应国民党进行“大反攻”。抗战胜利后,丁默村与戴笠几次接洽,戴笠都表示不会对他进行迫害。然江苏高等法院经审讯后确认,丁默村罪行累累,祸国殃民,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连陈果夫、陈立夫两兄弟也坚持认为:“丁默村反复无常,不杀不足以绝后患。”

丁默村得知自己被判死刑后,整日茶饭不思,魂不守舍,惧怕被拖出去枪决。1947年7月5日上午,丁默村大限将至。当时,这个以杀人为职业的老特务吓得浑身颤栗不止,站都站不稳,只能由两个狱警把他拖出牢房。还没到刑场,丁默村便屎尿横流,顿时臭气熏天,法警见丁默村已吓得昏厥过去,也懒得费劲,捂着鼻子直接对他脑门开了一枪,送他归西。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被处决前的民国大汉奸们,陈璧君与周佛海的受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