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秋雨一场凉,从绷被子说起

2019-10-20 作者:风俗习惯   |   浏览(70)

原标题:昨夜秋雨凉——窈窕食女私语

拆 被

 

图片 1

昨夜秋雨凉

        家里有两床旧被,同事姐说拆了弹成个双人被,既是旧物利用,又因为是纯棉花的,对身体也很好,我觉着这主意不错,就借着周末行动起来。

一场秋雨一场凉

                              1

近期一直赋闲在家,整天无所事事,除了吃就是睡。但婆婆却没一日闲着:头几天编织了两个心形坐垫,这两日为我们赶制了两床薄棉被,今天下午又给宝宝缝制了一床小褥子。

于是,在婆婆娴熟的穿针引线下,我有幸见证了中国传统女红艺术的登峰造极之处。

首先需要准备大小合适的被罩和里衬,家里恰好有闲着的衬和被罩,但我们细细比量了一下,发现里衬相对于被罩短了一截,必须加长。婆婆非常细心得量好了尺寸,然后哗哗哗用剪刀从另一块布上剪下合适的大小,把两块布扯到一起,拿到缝纫机下。机杼声声,不一会儿功夫就缝好了,而且衔接部分非常细密平整。

缝纫机有些年头了,是婆婆当年的陪嫁,和我们家里的那台有点像,只是机身上的花样儿有所不同:我们家那台上面开满牡丹花儿,而这台缝纫机机身上是孔雀。婆婆还非常细心得在上面给缝纫机做了件小马甲,绑在上面,防止灰尘。

看着婆婆坐在缝纫机前娴熟得操作,我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那会儿我们背的书包,都是妈妈用缝纫机缝制的,平时积攒下来的碎布片,统一裁剪成三角形,然后用缝纫机拼接到一起,再做两条背带,一个书包就做好了。

还有家里的枕头罩,妈妈也是如法炮制,几乎没有去店里买过,都是自己缝制。而且,妈妈会在上面绣上简单的花朵或苹果加以装饰。用碎布片拼接的枕头罩颜色多样,色彩斑斓,看起来并不比商店里卖的逊色。

缝纫机上的小零件们看起来都非常精巧,一根线从正上方的小轱辘里引出来,一路翻山越岭,最终从底部缝纫针的小孔里穿出来,另一根线从机器内部缝纫针正下方的小孔吐出来,像缝纫机的一条小舌头。这两根线,互相配合,把两块布拼接得天衣无缝。

不用的时候,就把缝纫机收起来,整个机身都可以埋下头去,再放好盖子,这台缝纫机就变成了我的写字台。

昨夜,刷刷雨声和那夜间秋雨的凉意让我从梦中苏醒。睡意朦胧中拽起身边的柔滑织锦被单,听着雨声再次入睡到天明。

        第一床是我结婚时妈做的陪嫁被。被面是翠绿的地儿,中间是龙凤戏珠,上面是一对金鱼吐泡泡,下面是一双鸳鸯在戏水,四周点缀着大朵大朵盛开的牡丹和心形的双喜字,上首“祝您全家幸福”,下书“江南金鱼织造有限公司高级八十八彩古香缎面”;龙的鳞、凤的翅、花的瓣、提的字都用金丝线绣成,摸起来有微微的刺手感。这是八几年爸到杭州旅游时买的,记得买了2幅,另一幅是红色的;妈说我们哥俩每人一个,留着结婚时做被用。其实我结婚那会已经有卖现成的被了,可妈说还是自家做的好,宽绰、厚实。婚期定在腊月,过了初一妈就赶紧把姥家的二姨和舅妈接来,那时的风俗是做新被不能隔月,还要请全科人——就是家里有男孩的妈妈亲手缝才吉利。妈一边絮棉花一边叮嘱:“静儿不会做活,咱们要絮得平张密实的……被头厚点……别甩出角来……”二姨和舅妈是村子里做活的好手,我又是她们头一个出嫁的外甥女,不必妈说,她们已经是细得不能再细了,连被角的五分钱都被五花大绑得结结实实的。好不容易拆去了被面和被里,以为大功即将告成,未曾想还有更难的一道:整个棉絮是用口罩布包起来的,二十年了,棉花和口罩布亲密接触,紧挨的部分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想起物理上的一个名词“扩散现象”;这可怎么办?不拆了吧,再缝上工程也不小,何况先前的工作不成了无用功?打电话问问不拆这层纱布行不行,回答:棉花里会带有线结。得,咱要做就争取做好!接着拆!撕、扯、薅、拽,再一点点剥离;可真是亲妈啊!做得这么结实,保证盖一辈子也不会滚套!可不是么,弹棉花的师傅边一片一片地拆棉絮边说:“这活做得太好了,棉花絮得一层一层的,多密实!”

文编:何方

                                 2

缝好后的被罩整体像个口袋,只有一个出口,接下来需要把它翻过来,也就是让那些有缝线的地方露在外面。为了保证絮得平整,要用笤帚把被罩彻底扫平,尽可能得把那些褶皱打扫干净。

我们开始一层层得往里面絮棉花,絮的时候要特别注意棉花的平整性,不能有疙瘩,必须把所有棉花絮都掸平整,还要注意每个方向都絮得均匀,如果这边薄那边厚就不好了。棉花一层层得絮上去,厚度逐渐增加,看上去仿佛一层松软厚实的白雪,闻起来好像还有阳光的味道。

絮好棉花以后,婆婆拿来一块大小的相仿的塑料布盖在上面,然后我们一起捏着上面的塑料布和下方的被套一起往里卷,都卷进去后再把里面的棉絮弄平整,外面那层被罩抻平。这时候,絮的工作就算完成了。小褥子的雏形基本出现了:看上去松松软软,像个刚出炉的大面包,让人忍不住想躺上去。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缝了,婆婆把口袋的那个出口细心缝好,然后开始一圈圈得绷被子。

绷被子的第一步是要把衬和里面的棉花绷好。说起绷被子,还想起自己大学时候做过的一件蠢事:被罩拆洗干净后,我尝试着按妈妈说的,自己把被罩绷好。结果也不知道是针质量不好,还是被子里棉花太厚,抑或是我自己手艺不精,反正我一针捅下去,针就仿佛钻进了迷宫一般,半天都找不到出口,感觉像被重重迷雾挡住了一样,我使劲儿捅,就是看不到针尖从另一个方向露出来,我再使劲儿·····然后针折了······

从那以后,我对绷被子这件事儿一直感觉很怵头。而现在看婆婆绷被子,真是发自心底的佩服:针在她手里仿佛长了眼睛一般,插进去立刻从另一个方向露出头来,一针一针得,走得很是笃定。

衬缝好以后,装上被罩,再绷一遍。就这样,婆婆把小褥子的四周都仔仔细细缝了一圈,纵向上又均匀得绷了好几行。 这样小被子显得就没那么蓬松了,但更加结实耐用。红色的被褥,用的黑线,颜色正好相配,看上去很是美观。

怪不得自己家做的棉被盖起来格外得温暖:不仅因为这手工做的棉被里,有那暖暖的棉花芯,吸收了无尽天地精华,更因为这些密密麻麻的针脚,有母亲无数遍触摸留下的温度,满满的,都是爱。且这大千世界,仅此一件,举世无双。

经历过70-80年代的人们,一定对杭州的织锦缎被面有着美好记忆。

        第二床是妈结婚时姥姥做的陪嫁被,要比我这床轻一些;被面是红布彩花,一看就是那年代的印记;针脚极小,有时不仔细都看不到。妈和爸结婚时爷爷家正困难,爸又在部队当兵,贫穷的家境、分居的生活、陌生的环境,“临行密密缝”,姥姥的一针一线里包含了对女儿未来生活的无尽担忧。当妈的就是这样。像我结婚前的那段日子,妈的情绪就很不稳定,经常为一丁点的小事激恼。我很不理解:本来大喜的事儿,大家高兴来不及,她怎么唱反调?后来我才逐渐明白,妈就像当年的姥姥,是对自己宠爱了二十几年的宝贝的深深不舍啊!人说“娶媳妇满堂红,嫁女儿满屋空”,这空的是离愁,是感伤,是牵挂!妈嘱咐我要勤快,要早起做饭,特意为我做了围裙、套袖、工作服裤子,还把她们单位发的劳动保护的风帽塞进我的包里,说扒灰时带上,省得弄脏了头发和衣领;婆婆也是妈,在几次见识了我的“全副武装”之后,便不再让我扒灰烧火。和妈的担忧一样,姥姥的担忧也是多虑的,要强的爸爸不久就提了干,我们也被人羡慕地称作“军官家属”。这床被子妈很少盖,总是叠得板板整整地压在柜子的最底下。掀开被里,棉花不旧,但仔细看有些小黑片片,不知是当年的棉花没摘净还是进了小飞虫;妈舍不得用,大概是难舍姥姥的那份情吧!

(2010.09.28)
screen.width-333) {this.width=screen.width-333;this.alt=''''''''''''''''''''''''''''''''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border=0 pop="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节令刚过秋分,便觉得了几分凉意。中秋节前一天开始,秋雨已经下了十多天。致使盼望已久的中秋之夜,也没看到月悬碧空,满月生辉的景象。 一场秋雨一场凉,绵绵的秋雨让我们脱掉了夏装换上了夹衣。秋分过后,南北球昼夜都一样长。天气骤然变凉爽了, 秋风飒飒,秋雨绵绵,那迷迷蒙蒙的细雨,像扯不尽的银丝又似根根牛毛使大地湿润。秋天的晚上特别好睡觉。淅淅沥沥的雨点不知疲倦地敲打着窗棂上的雨棚。滴答,滴答,像在演奏一曲情意绵绵的乐章。

图片 2

        曾被姥姥和妈妈一片片絮过的被套弹在了一起,我又一针针把它缝结实。这个被我要给瑾儿,给他讲当年的故事,让勤俭、关爱、包容、上进这种淳厚的家风,亦如这传被一样,代代谨记。

秋雨并不恼人,晚上,躺在暖和和的褟花被里,听着滴滴答答的雨声让我倍感惬意,同时也想起小时后的一件事:那是一个秋天的夜里,我和娭毑睡一张床。半夜里我冷醒了,发现自己没盖被子,忙扯盖在娭毑身上的被子。娭毑不声不响地把被子从我身上扯开。我又扯着被子盖在身上,娭毑又把被子从我身上扯开,还说:“沤四冻九”。我不理解地问:“沤四冻九是什么意思?”娭毑说:“春天多穿点不会感冒,秋天少穿点,冬天扛得住风寒,不易生病。”听了娭毑的话,我觉得有道理,就靠着床里边睡去了。睡梦中仿佛一阵寒风像刀子一样刮来,我不禁打了个寒战,感觉浑身透凉,我又被冻醒了。这时,我顾不上娭毑的话,就往她的被窝里钻。娭毑仿佛没睡着,她用脚把我往被窝外面踢,过了一会,我又钻进娭毑那暖和和的被窝里,娭毑不让我进她的被窝又用她那长长的指甲掐我的脚。我无可奈何了,只好蜷缩成一团睡在靠墙的床边无声地抽泣着。我为娭毑的行为气愤!为了抵御寒冷,我只好往垫被底下钻......

那时候的被子是五层做成的:表层(面子)是丝滑的织锦缎,图案龙飞凤舞,色彩赤橙黄绿青蓝紫,织物的讲究丝线的配色精细的手工,是不可多得的奢侈。被子的底层(里子)是本白色的纱织密密的绵布,要比表层大出来约15公分左右那么一整圈。夹层是纯棉花,棉花两面各一层纱布。棉花是那种在商店买来的用牛皮纸颜色的薄纸(当时商店的专门用包装纸)包裹成一个个棉花糖一样的团啊卷啊,扎着细细的纸绳子。拿回家来,一块块一片片撕开弄平,在一层纱布上絮匀(叫做絮棉被),渐渐铺展开来,絮成一床被子大小,翻折另一层纱布包裹起棉花,并在中间从一头到另一头缝上三行(这工艺叫做绗háng)。用来把棉絮固定在两层纱布里,以免盖在身上手脚用力拉(踹)出洞洞来。面积也要比底层(里子)小那么一整圈(约三指宽),然后铺上表层(面子)。行成了各是三个大小不同的长方形面积。最后,铺好底层(里子),纱包棉絮和面子,折上来底层(里子)的白棉布包裹住中间那软软的白花花的纱布包棉芯,一直折到表层那漂亮的被面,留出一指宽的缝头,用长约中指一般的大针一针针缝起来。四个边四个角缝完了,一床被子就做成了。

往事如烟,“沤四冻九”在这秋雨的季节,它给我的生活增添了涟漪。啊!秋雨——醉人的雨,飘飘洒洒,飘落在房顶上,飘落在树梢上,飘落在田野里,也悠悠地飘进了芭蕉湖;这场秋雨梳洗着青山,滋润着大地,地面大大小小的水洼积满了水。这秋雨就是那甘醇的美酒,奉献给滋润万物的大地,奉献给满怀喜悦的人们......

在那个物资不太丰富的时代,结婚所用这样的被子已经是非常好的嫁妆。同时对于女儿的出嫁也具有相当绵绵娘心意的仪式感。

图片 3

文学风家园欢迎您!

时光荏苒,搬家无数次,棉被也一换再换,我却很不中意所谓夏凉被空调被。唯独钟情并依然保留了几床这样久远年代的织锦缎被面,缝了边,只留单层。专门拿来夏天盖。透气绵软丝滑,也很漂亮。在一场秋雨中,盖在身上是多么安然!“卧迟灯灭后,睡美雨声中”。

七月流火,暑气转为闷热难耐。却又对于现代化的空调多少存有几分畏惧。从不曾放开整宵,无论是制冷,还是切换到除湿换气。这一场秋雨啊!带给我无限自然而舒适的凉意。不觉睡到了自然醒。

图片 4

图片 5

早晨,窗外静悄悄,没有了往日的嘶吼锣鼓点疯狂音乐,没有了巨大的鞭子声声。我想那些扭动着肥硕身躯的广场舞者们,开大了音响手持话筒声嘶力竭又不想去歌舞厅娱乐的人们也会感觉到这一场秋雨带给人们静静的清晨吧!想证明自己舞姿歌喉但却严重影响到其他人的正常生活作息,难道不是罪过么?!那鞭子声声犹如永远悬在人们头顶的第二只靴子带给人的惊扰,血压一次次升高降下,心脏一次次提起放下。难道他们不是严重影响了侵犯了他人的健康和心理安宁么?!在这些人们的锻炼中,他们也许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但我们的神经却一次次为之抽搐着,扎心呐!

我们的认识和生活理念还需多少年的初级阶段?我们的社会还需要多大的容忍度?我们每个人还有第二个五十岁么?

图片 6

图片 7

网上的一幅画

“夜来秋雨后,秋气飒然新”。我伫立窗边,远眺南山,心里暗暗祈祷着,但愿人长久,千里平平安。飒然秋雨中,留我好睡眠。

也期盼“凭轩望秋雨,凉入暑衣清。极目鸟频没,片时云复轻”。

图片 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场秋雨一场凉,从绷被子说起

关键词: